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日期文章:2002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個人都不想被遺忘
雖然嘴上說不介意
但是內心卻是萬分的介意
就這一點
我是非常認同女人的
怎麼可能有人口口聲聲說愛你
卻又硬生生的就是記不起你的生日呢?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曾經提過一齣戲”歌舞線上”
這算是少數幾齣我非常喜歡的歌舞劇
因為,歌舞劇一般來說都沒有太多的劇情內容

我曾跟一個學戲劇的朋友討論過這個議題
他說,歌舞劇就像是我們的歌仔戲
我卻一點都不同意
我們的歌仔戲應該是比較像歐洲的歌劇
每齣戲都有其個自完整的故事
音樂及歌唱只是幫助表達情感的工具
我印象最深的歌仔戲是一幕許秀年臨死前唱著”一隻鳥仔號啾啾”
那是多麼的悽美動人(離題了)

而百老匯的音樂劇
則是用大量的音樂及舞蹈來支撐著它可憐微薄的劇情
我在那次的討論中跟我朋友說
百老匯的音樂劇雷同於製作精美的色情影片
相較於色情影片裡只主角們在不合理的場合及地點中作愛
歌舞片則是在不合理的場合跟地點唱歌跳舞

然而“歌舞線上”這齣戲
雖然也是歌舞劇
可是寫故事的人非常用心的要講一個還算不錯的故事
藉由每個角色的自我頗析獨白
每個角色的生命力於焉而生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一篇是我出國前1999年6月貼在緯柏的文章
現在看看
我更是清楚當出為什麼要逃離那個城市

因為
我知道我不快樂

現在
再回首
我真的很高興自己當年的決定

因為
現在我是快樂的


[重  逢]

快10點了
走出補習班的門口
迎面而來
一個白衣藍褲的男子捉住我的手

我猛的回頭

天ㄚ!竟然是他

兩年多沒見了
他卻和我記憶中的他仍然完全一樣
白淨、書生、戴著金邊眼鏡
穿著白色的T恤藍色的牛仔褲

歲月
似乎在他的臉上沒有留下太多的痕跡

他說
我現在和他6年前認識的時候沒有多大的改變
而他呢?
其實也是

看著他
和他談話
一下子
所有的記憶一下子湧上心頭


是我所認識的第一個同志

也是我這輩子第一個愛上的男人

也是第一個讓我對同志愛情不再盼望的人

6年前
認識了他
他29我25
我剛參加完自己談了6年戀愛的女人的婚禮
我清楚
這世間不會再有女人可以擄獲我
我決定將自己投向我掙扎以久想又不敢的男人的懷抱

他在這時走進了我的生命

我仍然記得
那時的我
上班時不敢去上廁所
下班後直接回家推掉一切朋友的約會
上班、下班
我就這麼的癡癡地守在電話旁
深怕一個不小心我就錯過了他的電話

我是那麼的相信
我真的找到了可以和我相依一世的情人

我還記得
第一次
他將我抱在懷裡
看著我
握著我汗溼的手
我問他
介不介意我連接吻都不會呢?
他一句話也沒說
就這麼的成為這輩子第一個吻我的男人

當然
就像所有的同志故事一般
王子與王子終於沒能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我們的戀情
就在我在他的床上發現另一個與他糾纏的軀體而告終止
更可笑的是
我竟然
才是那介入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我丟下工作
拖著發著燒的身體
將自己丟自一個陌生的國家
每天每夜坐在海邊發呆
等到夕陽西沉才回房間讓自己昏睡不醒

一個星期後
我回到了我的公司
回到我的家庭
我想  我失去的其實不多

只不過是8公斤的體重
只不過是對愛情的憧憬

但是我一點都不恨他
畢竟
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子

今晚再見到他
許多往事飛進腦海

我在他身上看見那個6年前的自己
那麼的單純那麼的相信愛情
那時的我是那麼信仰著一生一世的愛情

這些年我已經完全忘了
忘了自己也曾經相信過愛情
忘了我也曾渴望過和人一生一世

但今夜
感謝上天讓我遇見他
我彷彿遇見的
是那個6年前的自己
我彷彿又看見
那個喜歡穿著白色麻紗的自己

風輕輕地吹
我的心好年輕
我好像聽見那個25歲的自己在告訴我
告我我
相信我  這世間會有永恆的愛情的

我彷彿聽見
他在我的耳邊說

我彷彿聽見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很久一前在緯柏的文章
當初那個喜歡穿黑衣的我已經不復存在
原來
時間
真的可以撫平一切的不平與過去



[鏽化的愛情]


今天晚上想去看電影
看著自己一身的黑
想想也該加點顏色上去才好
否則感覺一直都很暗

剛好看見躺在書桌杯子裡的項鍊
這條項鍊是消失一年多的他送的
自從他從我生命中消失後我便沒再戴過了
今天卻有一種想把它戴上的心情

拿起項鍊
才發現
銀白的項鍊已經發黃佈滿了銀鏽
再拿起放在一起的戒指
一樣地 也鏽黃不堪

我忽然發現
原來
什麼東西放久了 不用了
它就會慢慢地鏽去
項鍊一樣
戒指一樣
就連愛情也一樣

而這份擺了一年的愛情
也隨著時間也鏽化而去了

我把項鍊用洗銀水洗淨
它又回復了美麗的銀白

可惜
愛情的腐鏽沒有洗愛情水
可以讓它回復到閃亮的過去

我戴著項鍊出門
銀白在我身上的黑留下亮麗的顏色

然而
這已與他無關了
這只是我與項鍊的關係
這只是黑與白的相遇

我和他之間
已經透過洗銀水
徹底的洗淨了

今夜
透過這鏽黃的項鍊
我對於愛情
又有新的體會了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0年的二月
我接到費城的學校通知
學校接受了我
經過一翻掙扎後決定還是離開紐約回到費城去吧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音樂劇開始前
樂團會開始將劇中將會出現的歌曲摘要選奏
這稱為Overture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