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台灣
想著要好好來做一次身體簡檢查
剛好乾媽從南部北上為舅舅作壽
而乾媽提及最近身體極為不適
經常腹漲無法進食

因此我便建議她與我一同去醫院做檢查
醫生聽了她的敘述後便要為她照超音波
而且安排馬上做
所以當我們拿著報告給醫生看後
醫生說要馬上住院檢查時
我便心生不好的感覺

折騰了幾天
就在我要上飛機的前一刻
報告下來了
是肺癌第三期
醫生說大約是六個月至一年

乾媽本身並不知道
因此
當我去到醫院跟她道別時
我竟有一種悲從中來的哀傷
不知此去一別是否將是我們的最後一面

在飛機上
我一直在想
以前回台灣總是能無所眷戀的回到美國
因為不是尚在就學就是在考會計師
總還有未完成的任務等著完成
因此回美國就變成天經地義的事

可是這次卻不相同
所謂在美國的階段性任務皆已完成
那麼除了在彼岸等著我回來的Joe之外
我是否真的有回美國的必要性

看著母親因著連續喪父失姐妹的悲傷而衰老
再加上她最親的妹妹也得了癌症
讓我這次回來的路上頻頻怯步
不知此去再回
又將會是哪一翻局面

出門前跟母親擁別
我們抱的好久好久
因為在這次的擁抱裡
有太多太多言語所無法表達的情感在其中

今天上網去預購Sting 明年三月的Sacred Love Tour演唱會的票
在定票的同時
我不禁想著
明年三月是否人事依舊

而我又是在台灣還是仍在美國

在這樣的想著想著的同時
忽然就覺得
這樣的預約未來真是好生大膽

因此
我閉上眼睛深深的許了個願
“希望明年此時所有我愛的及愛我的人
都能健康快樂”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