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日期文章:2004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一早,就收到大樓管理委員的通知,因為有Owner(就是公寓是買的不是租的)要求車位,而我又是所有擁有車位的Tenant 裡的最後一個,因此我就必需要把車位讓出。停在我們那棟大樓一個月是45元,而大西洋城死要錢的市政府的Meter是從早上七點收錢收到晚上十一點,週末歷假日照收,除非你每天早上七點起床投Meter,否則停在街上幾乎是不可能的。附近的Casino停車場雖然方便,可是才一年半,就從一開始的兩塊錢一天漲到現在的六塊錢。如果兩塊錢一天的話,那一個月是60塊其實是還可以接受的,可是如果漲到6塊錢那一個月就要180塊錢,就快要我四分之一的房租了。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書

真的太灑狗血了啦
實在不太適合我現在簡約儉樸的心情
不過我想這篇文章可以留下來
有一天如果我比你先走
你可以在葬禮過後的派對上唸給大家聽喔

我們說好了有天要讓你幫我寫回憶錄的
記得嗎
上星期跟一個戲劇單位討論合作電視原聲帶的事情
遇見了他們劇組的攝影師
你猜是誰
是你以前IR的同事大勇ㄟ
我還在想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今天看了你的文章才知道
已經十幾年了
這樣一天到晚算日子
好像在不斷的提醒自己老了

你知道我不是個喜新厭舊的人
那年在巴黎ㄧ天到晚呆在電影院看老電影
現在每次去大陸也狂買六七十年代的老片
有些東西在時間的沉澱下才會顯出他的意義來
有時候我不注視眼前並不是我沒有感覺
只是我更想知道
經過時間的變遷之後
那些我們曾經以為珍貴的東西
還會不會留下當初心動的感覺
或者
會不會讓我們更清楚知道
那些我們執著不肯放棄的東西
是不是就能夠說明幸福的定義

會不會想太多了?

有一首老歌是這麼唱的:
Don’t your feet get cold in the winter time?
The sky won’t snow and the sun won’t shine
It’s hard to tell the nighttime from the day
You’re losing all your highs and lows
Ain’t it funny how the feeling goes away?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Come down from your fences, open the gate.
It may be raining,
but there’s a rainbow ab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那年飛往巴黎的飛機上正好聽見楊乃文的
祝我幸福
那時候茫然不安的心情
今天想起來也只是人生的過程

我也想跟你說祝你幸福
我也相信
你已經在路上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尤理斯:

看到你的留言真的是我今天最高興的事了,不知道我們多久沒有好好的聊天了,隨著我出國的時日增加,你的遠去法國再返台,我們之間的距離也同時越來越遠了。幾次看到你在MSN,想叫你去卻又不知如何云。曾幾何時,我們從無話不談的朋友變成了相對無言的朋友。

回頭看了自己出國前貼的那篇紅酒、美食、音樂與友情。(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llen2002/3/766550/20020409125458/)
我好希望回到18年前我們初識的那年,那時我們都還年輕,生命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

第一次注意到你,應該是在金山的活動中心吧。那個迎新晚會上你們那一組演的戲是”喜、怒、哀、樂”。我連我自己那天在幹麻都不記得了,可是確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還記得那天你們演的戲。而事後聊起,我們其實都對那個從歷史(哲學)?系降轉過來的帥哥都很有印象呢。

第一次去你家,那時你跟你哥哥合租在仁愛路,你正吃著你哥哥煮的牛肉麵,我等著你跟我一起去教會,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記憶竟然可以如此的清析。還記得那天姐姐跟你說,你比我大,所以應該要把我當弟弟看,多讓我幾分,可是你堅持要把我平等的當朋友對待,為此我感謝你。

後來大一那年的寒假的前一邊天,你跟我擠在我那小小的房間裡,隔天睡醒你竟收到一封來自我的”絕交信”因為我任性的要你處處讓我,可是你卻堅持要平等對待,所以我決定要片面斷交。那是唯一一次你出手挽回這份友誼。我還記得我們上中通課時,”張哥”說我們這群人只要有人情緒不佳一定就是因為你,天知道我們當時應該是對他都有一點小迷戀吧。

大一升大二那一年的暑假,我們在南崑笙的前烏腳病診所裡,看著”少年阿莫的秘密日記”聽著周華健的”心的方向” ,我們就在那裡嘻嘻哈哈的度過一個很愉快的暑假,雖然其他人有爭執有異議,可是我的回憶總停留在我們一起看書的那一個下午。

大二那年我當了會長,不願多事的你勉強的接下了只要去開會的PTT一職,而我們經濟鐵五角也在我的失言後分裂,那時候的我是多麼地幼稚不懂事,如果我是你,其實我是不會選擇這樣的一個朋友的。

第二年的暑假裡,我在台北演出著”錯愛”我拼命的說服自己,我是愛她的,而這齣戲竟然也就一演演了五年,一直到她嫁為人婦。我還記得那年夏天結束後,你在我的房間跟我訴說”莫利斯的情人”的劇情。你說到電影裡他們分手又重逢的那個夏天的景,燥熱的未退的暑氣在陽明山竄流著,我則興奮的跟你說著對面二樓新搬來的猛男,洗完澡後都不穿衣服的事,怎麼這樣明顯的暗示,我們竟還不願走出櫥櫃。

後來你轉到新聞系,我因為你神秘的行事風格還對你相當的不諒解,但我想你是對的,事情沒成前,其實是不應該在那邊敲鑼打鼓的。不過我還記得,我們在新聞系的錄音間渡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還有陪你去劍潭的幼獅電台錄音。我們說著你們系上系主任跟助教的八卦,跟我的室友一起聊天談心。其實我一直不清楚的是,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室友?後來你也搬上山來,走到山仔后去跟你聊天便是我的運動之一了。

那年中華體育館燒了,我們在一次爭執後,各自去買了”天使與狼”的票。那天好冷好冷喔。我將本來要跟你去的票給了姐姐,姐姐又帶了當時在追他的男同事,一場原本可以一起欣賞的演唱會,就在我們任性中喪失了。

第三年的寒假,我再次演出了有名的”去南部解決事情”的鬧劇,我想其實當時你是知道我的傾向的,而你在我的日記裡也是斬釘截鐵的被認為是Gay的。然而每次當我們在一起看著那些肌肉男時,我們還會自己解嘲的說,那是因為我們不夠壯,我們只是羨慕而已,我其實無法想像,如果我們在大學時就彼此Come Out我們的人生會不會有什麼不同。(附注:後來有一次發現我暗戀了三年的那個企管系學長竟然也出現在 Funky)

隨著你交了女朋友(其實還有男朋友),我們變的沒那麼親蜜了,我總是懶的記住你女朋友的名字,我總是說反正你很快就會換了。而我自己則繼續演著那場虛龍假鳳的愛情戲。我連你後來搬到山腰的那裡跟你男友共住的事也都是後來才知道的,天知道我當時還真相信他只是你的高中同學。

大四那年,我交了新的朋友,我沉迷在IR的打工時間,跟那一群年輕的俊男美女過著沒有未來的日子,那樣的生活,對於一個大四即將畢業的而前途迷枉的我,是再適合不過了。而我還記得你跟你姐來IR吃飯,我從容的上了一堆菜,最後結帳時只開了一張100元咖啡的帳單。你還記的我跟”小豪”那段奇怪的友誼嗎?那段日子其實也是我一生中難忘的歲月。

後來我上班,你當兵去了,我總是很固定的寫信給你,可是你總是愛回不回的,後來甚至連我附上回郵信封,你也還不見得回。你說你在軍中有自己的視聽室,所以你可以在那邊,愛看什麼片就看什麼片,我們會討論 LA Law的劇情,但大部份的時間,你跟我是疏遠的,因為你是有愛人的,而那一部忿的生活是你無法跟我分享的。後來你終於告訴我她訂婚的消息,我難過的去了一趟香港,

後來你退伍了,本來想就這樣放棄了,因為我覺得你其實不太在意這段友誼的。可是我們各自找到了新的工作,而公司就在只隔幾條街的仁愛路上,我會去你們公司拿試聽帶,中午我們也可以一起吃飯,我們又回到像一前一樣相親相愛的日子了。記得我第一次失戀,我難過的一個人跑到普吉島渡假,臨行前,我跑去你們公司跟你道別,你在我上車前問了我一句”她是長頭髮還是短頭髮”,我知道你要問的是”它是男的還是女的”,不過我們終究還是沒開口。

我從普吉島回來後,在一次翹班的下午茶裡,你問我,讓我心碎的是男的還是女的,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我竟然跟你承認那是男的了。從此,我們的友誼就此進入到不同的境界。

我們陪著彼此一起渡過無數失戀的歲月,幾乎每個我生命中的男子,都要以給你見過當做最後的考量,我們彼此影響著對方的情緒,我們自己戲稱我們是生活在同一城市的雙面維若妮卡。

你去唸了研究所,我換了兩三個工作,我陪你去台北之音錄音,你請我當特別來賓。這一切的事就好像昨天才發生。當時,我們雖然各自忙錄,但每天總通不下兩三通的電話,有時候幾個月沒見面也不覺得,因為其實精神是一直都同在的。

後來我的重心放在教會,你雖然不願直接介入,但總在我需要幫忙時,你還是願意被我托下水。我從來就不曾懷疑,我們的友誼將持續到最後的一次呼吸。

我在美國五年了,終於我不得不承認,空間的距離是會影響朋友的親密度。我知道這幾年你變了很多,你選擇了一種簡單的方式在生活著,而我卻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在生活著。因此,我們之間的交錯便越來越成為平行線了。

知道你忙,但每次回台北,卻仍很想多花一些時間跟你聊聊天。因為我是多麼的在意這樣一份將近十八年的友誼ㄚ。

播了十年的Friends終於要在下星期結束了,Monica 跟Chandler在得到小孩領養權後決定要搬去郊區,Phoebe也找到她的Mr. Right結婚了,Rachel拿到LV的Offer去巴黎上班,似乎大家在同時都Move on他們的人生。雖然Joey不願放下美好的過去而正鬧著脾氣,但卻意外的又發現自己將進軍Hollywood。天下無不散的宴席。雖然好朋友將各自東西。但我卻依然相信。若世間有什麼是永恆的,那麼除了上帝的愛之外,應該就是一份難得的友情吧。

我知道你看到這篇文章,一定又認為我在灑狗血,但事實上,我只是想很正式的跟你說一聲

”祝你幸福”。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消失的歲月 II裡,我有提到我超愛看電視的。我的電視節目一星期是40個小時(相當於一份全職的工作),還不包括要看台灣帶來的霹靂布袋戲跟一些買來的DVD,所以要怎樣把電視看完,就變成一個很大的學問了。

通常,我會盡量將Tivo錄下來節目當週看完(大約20個小時),所以Tivo錄的節目就必需是我很愛看的,或是比較可以看的下去的。剩下的節目,就用錄影機錄起來,(一卷只錄一個節目)然後等到五月到九月間的重播期,我就可以來慢慢的看他們。這樣聽起來好像很簡單,其實施行起來時卻是很困難的。

怎麼說勒?

首先,電視季是從九月底到五月初,歷時八個月,總共是34-35個星期。可是一季的電視就只有22-24集,所以不是每個星期都是新的節目。這一點可以在Tivo上克服,因為Tivo可以選擇只錄First Run的節目,只要是重播的一率不錄。可是剩下一半的節目就一定要自己去查了。查的方式有兩種,首先,每個星期三會收到TV Guide,先看一遍將我的TV Schedule表先填一遍,將重播的刪去,然後再每天回家前再查一下Yahoo的TV Schedule確定一下是否正確。因為電視台很會做臨時的改變的。

其次,雖然你已經做了萬全的調查,可是常常會有Football Game或是總統演講,然後Schedule就又被搞亂了。而NBC有時候有很賤,節目開始在9:59分,而那一分鐘就跟其他節目重疊,結果呢Tivo就不會錄了,這時候就又要用錄影機錄了。(對!不用懷疑,就是Law and Order)

這種錄法,平時是沒有問題的,可是一到要出門旅行,經常就得動用到四五台錄影機才能完成,而回來後還要再檢查 TV Guide看是不是有錄到重播的,所以這個工作是非常重大又艱辛的。可是這幾年下來,我的電視強迫症也越來越嚴重了,所幸一些我喜歡的節目,在今年都一一收場了,可是等九月一到,我就又要面臨選擇的困擾了,我想除非我回台灣,否則這個症狀應該是不會好起來的。

終於要到五月了,電視季要結束了,看著我那一堆又一的錄影帶,我覺得除非我退休不做事,否則要看完那些錄影帶跟DVD不知道是哪年那月的事了。

以下是我的時間表:

Monday
7-Heaven, Ever wood, CSI Miami, Everybody Loves Raymond, Two and Half Man, Fear Factor, and Las Vegas

Tuesday
8 simple Rules about Dating my Teenage Daughter, Happy Family, Guardian, Law and Order Special Victim Unite, Gilmore Girl, One Tree Hill, 24, Dead Zone

Wednesday
Smallville, Angel, Law and Order, My Wife and Kids, It’s All Relative, The O.C.,

Thursday
CSI, Without a Trace, Friends, Will & Grace, Apprentice, ER, Tru Calling, Threat Matrix, Wonderfall

Friday
Joan of Arcadia, Touching Evil

Saturday
Yu-Gi-Oh

Sunday
Charmed, Alias, Cold Cases, Law and Order Criminal Intended, Simpson

另外還有HBO的節目
Soprano, Six Feet Under, Sex and the City, Deadwood, OZ, Carnivale

再加Showtime的Queer as Folk跟一些不定時的Reality Shows

我覺得我真的是電視重毒太深了。

Ps 在美國稱這樣的人為Coach Potato (就是指躺在沙發上吃洋芋片看電視的懶人)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重新再來一次,你還會選擇一樣的生活嗎?如果結局注定是悲劇,你還是會勇敢的再愛下去嗎?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吃,我向來有一種強迫性人格,只要是好吃的,合我味口,我可以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吃。至於好吃的餐廳,則會一去再去,一直去到餐廳被我剋死終於關門為止。有些餐廳可以天天去,有些餐廳是城市的地標,只要拜訪那城那鎮,就一定得去。我念文化大學時山上有一家”大陸麵店” 我曾經一整個學期就只吃那一家餐廳,從它的魯士麵到榨醬麵。我就這樣午餐、晚餐、餐餐吃,吃了整整一個學期。而同時,早餐就吃另一家”楓香奶茶”的三明治跟奶茶。也不是其他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吃,只不過這就是我的餐廳強迫症。

以下就是我書書私人的Michelin Guide(米其林年鑑)。

紐約,號稱人文薈萃集中之地,當然,吃也不會太平凡。要在紐約找好吃的餐廳,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只不過一旦被我認定了(標準是要便宜又好吃),就算那家沒進入正統的米其林年鑑裡,我也會忠心到底的消費下去的。

既然書書我是Gay,當然要從紐約的Village開始說起,今天就來談談我心目中第一名的Village餐廳”Cafe Rafaella”。

“Cafe Rafaella”位在134 Seventh Ave. South, New York ,NY 10014 (between West 10th & Charles) 基本上是在所謂的Village的心臟地帶,而且就在大馬路旁,要錯過都很難。

你一定認為被我這樣推薦的餐廳一定高級的不得了,那你就錯了。“Cafe Rafaella”其實就像是我第一篇文章裡咖啡廳一樣,是一家再親切不過的餐廳了。整個餐廳有樓上跟樓下,樓上又分為兩廳。兩廳裡零零落落地擺著桌子跟椅子,仔細看,幾乎沒有一張椅子是長的一模一樣的。所有的椅子幾乎都是古董,同一張桌子邊擺的可能就有著高高低低不同的椅子,有的桌子旁還擺著有老舊絨布面的長椅。坐在餐廳裡,就好像坐在老舊的中世紀圖書館裡一樣。四面的牆是用一扇又一扇維多利亞時期的木門裝飾而成。看起來好似只要打開門,又會通到另一個時光空間似的。

講夠裝潢了,就要進入重點。這家餐廳的菜其實是很一般的義大利菜,只不過,不管是主持廚沙拉或是義大利麵都好吃到下巴要掉下來。而已份量又都很足,所以很適合我們亞洲人的Share的進食方式,通常三個人點兩樣就夠了。就沙拉而言,這裡最出名的就是它的Chief Salad(主廚沙拉),澄黃的美國起士跟鵝黃的瑞士起士切條混排,再加上切的薄薄的Ham,混在翠綠的沙拉中,而餐廳特調的淡綠沙拉醬更是讓這份食物加分到無懈可及。

當然沙拉後要點一份主食,既然是義大利餐廳,那當然要點Pasta囉。一般台灣吃的義大利麵是紅肉醬(蕃茄加碎肉)淋在Spaghetti(細麵),但是來這家餐廳,你就一定要試試它的Fettuccini Alfredo 。Fettuccini是一種寬的義大利麵,好吃的Fettuccini 煮的夠久的話,特咬勁十足又不會太硬,比起傳統的Spaghetti要好吃幾十倍。而Alfredo則是一種用特製起士(Parma Jan)加上Heavy Cream 和 Butter 下去煮,煮的時候還要不時加入Corn Powder (類似勾欠)而成的白醬。因為材料單純(全是乳製品)所以混合在一起後氣味非常的突出而且芬芳。混合完美Alfredo 醬的Fettuccini則會充分讓彼此的氣味達到臻至。吃第一口下去,你會感覺彷彿在一個充滿奶香的天堂裡。而這一家的Fettuccini Alfredo則就有這種奇妙的效果。

你可能會覺得,分食主菜跟沙拉好像會吃不飽,不過就是要你留一點胃下來。因為,如果來到這家餐廳而錯失的它的甜點,那就不要來了。這裡的甜點,只要你說的出來的義式甜點大概都有,但是它最遠近馳名的是它的Tiramisu(提拉米蘇)。

第一次點 Tiramisu時,當Waiter端出來時我的直覺是,送錯了。因為那明明看起來就是冰淇淋。後來朋友趕緊糾正我的錯誤,跟Waiter說沒事才拯救了我的窘態。這裡的Tiramisu跟你平常吃的絕對不同,推薦的朋友吃下一口後,閉上眼睛足足一分鐘沒說話,然後張開眼睛說”人生能嚐至這美味足矣”。你真的無法想像,明明就只是蛋糕,可是卻可以在你入口的瞬間化掉,然後將美味以最快的速度散入你的消化系統。讓你的身體從頭到腳都起身鼓掌致意。(不相信的人請自己去嚐試)難怪連挑嘴的紐約客,也將它評為全紐約最好吃的Tiramisu。

而這家餐廳就像所有體貼的紐約餐廳一樣,在星期六、日會有Brunch(早午餐),以照顧那些週末睡晚的饕客。我個人目前吃過他的French Toast(就是將麵包沾蛋下去煎)跟Omelet(蛋混合Ham或Sausage及香菇煎成蛋包),都美味的不得了。再加上旁邊所放的水果及附贈的柳澄汁及咖啡,絕對是一頓營養跟美味兼顧的Brunch。

我每次到紐約來,一定要到這家餐廳吃一餐,就算根本不餓,點一客Tiramisu也會讓自己整天的心情都很好。所以,如果你住在紐約,就趕緊去試一下,如果你不住在紐約,那麼下次你來紐約時,就一定要專程來吃它一餐。因為,這樣才對的起我的報導喔。

PS:
1.這家餐廳的唯一缺點是,因為生意太好所以結帳很慢,所以最好就是準備一些零鈔,這樣剛好付現金不用找。

2.這家餐廳離最有名的Jazz Bar ”Blue Note”很近,所以可以在去聽Jazz前或後去體驗一下另一種享受。

3.附圖是Brunch中的French Toast。

4.個人首頁的圖則是傳說中的Tiramisu。

5.Michelin Guide是專門推薦美食的權威導遊書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櫻花樹
一種奇怪的植物
總是在初春的時後開滿了一身的淡粉
搶著向世人宣告春天的到來

然後在一夕之間以下雨般的姿態全數落光
繼之以黝綠的新葉

古日本
許多的悲情故事總結局在吊死櫻花樹後落幕
所以在日本
站在櫻花樹下是不吉祥的

2000年的初春,我從紐約的學校轉回到費城,因為還沒開學,幾個同學擠在我剛搬進去的家,看著同學錄給我的”人間四月天”。有人突發奇想,既然閒著也是閒著,我們不如就開車去DC看櫻花吧。

說好一早要去看櫻花,結果整夜的【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搞的大家都睡到正午。從費城到DC要三個半小時,等到我們整軍出發,已經是下午一點了。好不容易上了路,半途開到巴爾迪摩,有人提議要吃海鮮,於是就又繞進城裡去吃那一筒又一筒的Mussel。等到讓大家都吃飽,到DC時已經快五點了。

因為還是初春,因此天黑的快,我們就很努力地在夕陽昏黃的狀況下,欣賞著夕陽中的櫻花。一般來說,櫻花要在清晨看最美。因為清晨的陽光亮度 最能襯出櫻花那清亮的本色。無耐在眾人的拖扯下,我們就只能在夕陽中照到不是那麼美的櫻花。因此我們相約,明年此時再來賞櫻。我還記得那晚,我們在車裡一路用徐志摩的口吻交談著,幾次,大家都笑到差點氣岔。那三個多小時的路,就也不覺得那麼長了。

2001年,櫻花又開了。當年一車去看櫻花的夥伴,卻也因為男的有女朋友,女的有男朋友,因此紛紛各自去賞櫻了。櫻花正開的那一周,正值考試,我們三個號稱最老的留學生便決定在考完後去趕那剩下的殘花。前一晚,可能因為考完了,竟然跟A聊天聊到快天亮。A在電話的那頭一邊講一邊包壽司。既然一夜未眠,我們決定清晨便起程出發。我們打電話給W,結果發現W因為跟老婆講越洋電話講了一整夜,結果也一夜未眠。

我們一路前往DC,三個都沒睡飽的老人家,便努力的聊天讓我這彆腳的司機不睡著,我們一路邊開邊吃著A包的壽司。三個大氣晚成的老留學生,藉著彼此的打氣,努力的要度過著不太容易的留學生涯。

我們當然還是晚了,多數的櫻花樹已經開始冒出綠芽了。我們努力的在幾株晚熟的櫻花前拍下假裝全數盛開的照片。這次我們無法再約明年見,因為A在六月畢業後就要回台灣了,而W也在同年的12月要回去會老婆了。我們只能在櫻花樹前祝福彼此有個美好的前程。那天,因為已是櫻花的尾季。我們走在櫻花樹下,櫻花片片飛落,那櫻花雨,竟也是另一種難忘的美。

2002年,我一心唸著要去看櫻花。可惜正在努力拼CPA考試的我,連一天放鬆的奢華都負擔不起。因此也只能望著電視報導暗自嘆息。

2003年,Joe答應我要跟我去看櫻花,可是我應該在第五年才會發作的花粉熱,竟然在第四年就巧巧地到來了。我變的跟一般的美國人一樣,雙眼紅腫,鼻涕直流。Joe比我還要慘,簡直就像是重感冒,因此,當然還是跟櫻花說明年見了。

2004年,櫻花又開了,Joe接了一個大Case所以無法陪我去DC了。我決定不管如何也要去。剛巧在紐約的表弟要來訪,當他知道我要去DC賞櫻,便要我帶他跟他女朋友一起前往。剛好他們公司星期五因為Good Friday提早下班,因此當他們到大西洋城後,我們便決定連夜開車南下,如此便能趕到清晨的櫻花。終於看到清晨的櫻花,可惜因為前一星期的冷鋒過境,多數的花苞在未開前就已被吹落,所以今年的櫻花看來仍是個殘局。我一邊找著可以拍照的櫻花樹,一邊看著跟女朋友手牽手的表弟。看著看著,我竟有些許的嫉妒了起來。原來,我所謂的櫻花夢只是希望跟有情人一起度過罷了。

每次去紐約,總不願登上帝國大廈的頂端,因為,那是留給跟我最愛的人一起要做的事。那麼,我年年看不到的完美櫻花,是否在不遠的未來,也可以跟他一起漫步走過?

Joe 不懂我為什麼看完櫻花反而沮喪,我也不懂。但在寫完這篇文章的此時,我才知道,在奢望看到完美櫻花的糖衣下,我內心渴望的其實是一份完美的愛情。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台北的時候,是住在家裡的,如果有跟人家交往,因為怕在旅館被偷拍,所以總還是冒險帶回家過夜。而幾任男朋友下來,爸爸媽媽確也從來沒有懷疑過。唯一起疑心的就只有後來將我區打成招的姐姐(應該是哭倒長城法讓我招的)。至於為什麼他們從沒有懷疑過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要歸功於當時進出我家並借宿的”蕾絲編”女友們。

總之,在台灣進出我家的男友雖然一個換一個,但母親對他們卻一視同人,從頭到尾也沒有過問過。(不知道是不是太不關心我了)

到了美國,天高皇帝遠,他們不知情就更不用說了,可是去年夏天,爸媽來訪一個月,這一個月間我們去紐約時住在Tripp(EX-B)家中,雖然事先有交代要將照片都收起來,不過天真的父母還真的相信美國人真的就像台灣人一樣好客,自己去英國渡假然後把房子借給朋友隨意進出。也真不知道當時我是用什麼藉口說服他們的,還是他們真的不在意。

後來回大西洋城後,每天不管去哪裡,都是Joe載進載出的,餐餐陪到底,後來連爸爸看上的一塊地毯也連夜清理乾淨送到家裡給爸爸。這樣還不起疑心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可笑的是,爸爸回去後跟姐姐長談,爸爸說道,在來美國前一度有擔心我經年來都沒交女朋友,所以有可能是同性戀,可是來美國後,因為看到我都跟Joe和老闆混,而Joe跟老闆實在是太不像Gay了,所以結論是,我只是被朋友影響在享受單身生活,應該不是Gay啦。(這是哪門子的結論?)

這次回台灣更扯,不管我是回家或是去哪裡,Joe都跟在旁邊,而爸爸媽媽每次要照全家福,也都把Joe扯進來照。Joe在旁邊是感動到痛哭流涕,說是爸爸媽媽接受他了。(他在做白日夢!) 我原本也要相信他的說法了,不過就在見過美豔大方的”酪梨壽司”網友後,姐姐竟然告訴我,當時在車上偷看的爸媽一口咬定這位美女一定就是我那沒有公開的女朋友了。而我們因為長距離戀情所以無法常相廝守。(這又是哪門子的邏輯了,我應該開始限至他們不要看韓劇了。)

而最扯的是,在台北的那幾天,我都跟Joe住在晶華酒店沒回家,而且房間還只有一張床,我真的很懷疑是父母親的智商真的太低,還是他們掩耳盜鈴的功夫太過高深。

這幾天,從來不曾打電話來美國的媽媽頻頻來電,說是他們朋友上次在台灣不小心看到我,知道我尚單身,因此主動替他們在加拿大剛拿到博士學位的女兒來提親。這是什麼年代ㄚ?怎麼還有這種事情發生勒?對方說,因為唸書的關係,所以耽誤了婚事,現在年過三十了,因此有些急了。老實說,照片上看來也算是個美女,其實真的應該是不需要著急的。

但對方開的條件極佳(真的像在買女婿),首先就有紐約曼哈頓的房子一棟,再加上娶了對方就有綠卡了,害我差一點就心動起來了。媽媽要我好好考慮,也許會是個Good Match。

不過親愛的爸媽你們也幫幫忙,我的Gay氣指數雖然說沒有到九或十分,但至少也不會少過級格數六吧 !我在電話接到手軟之際,也就只能請萬能的姐姐出馬幫忙擋一擋了。姐姐笑著回我,至少這次比上次要把我賣到”匪區”去娶那個蘇州姑娘要合理多了。(上次因為還沒畢業所以逃過一劫。)唉!Gay路長漫漫,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父母親所謂的Good Match要錯過勒!

後記:

這樣吧!下次如果是像照片上一樣的可愛猛男,那我就照您佬的意思做好了!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孟子說人性本善、旬子說人性本惡,那到底人性本是善還是惡呢?

在拉斯逢提爾的新片”Dogville” 導演便在討論這樣的議題。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