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日期文章:2004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前在台灣,我的脾氣總是很直。也許是因為其實沒有什麼後顧之憂,所以做事也就沒有什麼顧慮。像在台灣的幾個工作,要辭職要換工作,就跟喝開水一樣的自然順暢,就連其中兩個工作間休息了七個月,媽媽也都沒說什麼。

來美國越來越久,發現自己的安全感指數急速下滑。剛來的時候,找房子,找學校,百廢待舉,雖然很煩,可是也沒有到無法應付。可是最近,就這樣一個換工作。竟然就把我搞的焦頭爛額。

每天的生活只要有一點變化,就覺得是烏雲罩頂,心神不寧。

昨天,下班前跟老闆說要去醫院回診,他在電話那頭就又開始細細唸。說是我上星期五已經請半天假,星期一請兩小時去看眼睛,星期五又要再請兩小時去回診。那到底是要不要上班?

問題是,當出Interview時,我又問他一年幾天病假。他說沒有病假,反正生病就不要來,要看醫生就去看,看完再回來上班。所以我現在只是去看醫生,為什麼又會變成這樣大不了的問題勒。

昨天又收到Interview的通知,所以星期一又要去Interview。雖然他早就知道我會一直interview,不過,一想到又要被他唸一頓,就不是很敢跟他開口。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的在意,反正他又還沒要我跟別人交接,我也不是說要流落街頭沒工作做。可是那種感覺就很糟、很糟。就像是一朵烏雲懸在頭上,想趕都趕不走。

昨天下班後,頂著不佳的情緒,想找人聊聊。忽然發現其實我在美國真的沒有什麼朋友。除了Joe以外,有在通電話的就剩Tripp了。忽然很想念以前在台灣,一通電話就可以聊到天南地北的朋友。打了幾通電話回去,大家都是在上班,根本也沒有人有空聽我的抱怨。聊了幾句就只能更難過的掛上了。

我問我自己,就這樣漂洋過海的來到這邊,這樣的結局真的是我所要的嗎?

今天老闆要David去跟他談我走了以後的交接問題。我是一定要走的,問題是要走去哪勒?

之前的Interview也音訊全無,到底未來在那邊?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Linus,尋找著一條可以讓我安心的毛毯。

不想再用同樣的問題煩擾Joe了,他做的已經夠多了。

真希望可以揀到一個神燈,許三個願望,然後幸福快樂的過完一生ㄚ。


PS
謝謝Ken昨晚陪我講電話講一個多小時,讓我可以安心的入睡,希望沒有佔掉你太多的時間才好。

也希望之前的Interview能趕緊有好消息回報。或是新的Interview能有好的表現。

覺得自己很貪心,世事並非盡如人意,我又怎能奢望自己的版本可以有童話般的結局呢。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lian也說:

蠻同意小火火的留言,不過我蠻懷疑十萬以上的月薪不是難事這句話。台灣難道突然變得很景氣嗎?

我想年輕時吃苦是重要的也必要的,不要一開始就想錢的事情,不過要說到發光發熱,這感覺好像政令宣導的語氣喔!

其實會不會發光發熱,等出了社會就知道,再金字塔體系下有時現實是殘酷的,
而且同時,本土商或越大的公司,你想要三級跳的機會就越小。叫學工程的進去台機電當基礎品管工程師,三級跳或發光看看!頂多最後吃上太多化學藥劑所以最後身體真的會發光吧!

除了股票多外,這類工作要發光的機會太低了!多少人就只是穿著防塵衣等著呆五年吸夠多化學藥劑後,拿著股票的錢開始看醫生,希望五年來的毒物不要殘留體內一輩子!

銀行,要就進外商,在本土,除非現在結構已經有大變動,否則在以往銀行是鐵飯碗的系統,要三級跳,大概等你頭上那些50歲的什麼協理、襄理、阿裡不打理退休回家養老去。否則你慢慢熬吧!跟公家機關沒大差別的!
現實跟理想總是有差距的

要想月薪十萬,到通化街賣香腸去速度最快!有時口袋麥克、麥克,跟自我實現,是完全的兩回事!

另外,我完全同意有些工作薪水超高,但工作量大。算算時薪,其實不過還可以罷了。我以前的行業就是加班加到死,大家一聽到在這種地方工作只有兩眼撐爆,直想問怎麼進去的。沒有人知道我們的辛勞,跟完全沒有personal life的日子。

It’s all about trade off,端看你想要什麼樣的人生。賣香腸也可以賣五年退休去!




小火火說:

To @lian:

”月薪十萬不是難事”,呵呵!這當然是一句鼓勵的話啦!

你的留言,把我想說卻沒說的說了。其實,怎樣過生活,自己想要的生活,真的比錢重要。即使領了高薪,賠了生活,也是不划算啊!

我妹妹、妹夫,之前都在上市電子大廠工作,去年突然一起辭職開小餐館。辭職前我們全家都反對,因為擔心他們只是怕吃苦,而非真的想經營餐館。餐館一開,就倒楣地遇上SARS,夫妻倆灰頭土臉,差點撐不下去,我妹每次回家拿青菜(我爸有種菜),包括我在內,也都沒同情心的一起冷言冷語,”看吧!好好班不上,出來才知生意難做錢難賺”。他們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努力經營,一年過去,雖然那店沒爲他們賺大錢,但生意聽說很不錯,而且,以前一個禮拜見不到幾小時的夫妻,變成一起打拼的同林鳥,感情更好。本來有嚴重胃潰瘍的我妹夫(來自壓力吧),經過這陣子的休養生息,身體也好多了。

最近,有三家電子公司又找我妹夫去當研發主管,老公司也向妹妹招手。我們家的人卻是不敢發表意見了,因為,他們自己最了解本身的狀況,我們以世俗的功利眼光爲他們擔心,有時反而害了他們。

還是老話一句,行行出狀元。實力加運氣,就會成功。你說的對,賣香腸鹽酥雞或麵線(香腸賣相差些,我比較愛吃鹽水雞),至少自立自強,隨時可退休。在機構
鬥爭和主管的壓迫,真讓人想死。即使領高薪,也是奴才阿。



飛天再說:

To 小火火 & @lian:

謝謝你們熱心的留言。

其實小火火說的我懂,@lian說的也很有道理。坦白說,在國外生活”清貧”了幾年後(我真的覺得我在國外的生活很簡單),學得最多的就是了解簡單的生活一樣可以活的下去。有時聽到有人說,他們不想生孩子,或是孩子只能生了一個,原因不外就是沒錢沒時間。我聽了都覺得,很多事是事在人為。沒有人說養小孩就要給他全身名牌、搬半個玩具反斗城在家,或是下課後學藝班補到死,多花時間自己跟小孩子相處不也一樣?相對的,我對我自己的人生也有同樣的準備。也不時的給我爸洗腦,希望他有天不要對我的選擇吐血。

不過,我的問題就是我的興趣很廣。所以很難定的下來,而且我身邊的人沒有在銀行工作的,所以完全沒有關於銀行的經驗值。再來就是,我雖然可以接受自我實現的重要大於金錢,但是我也有點怕找到一個,工作量超大但與薪水不成正比的工作。我想台灣的工作文化很多就是這樣吧,不是嗎?如果在美國我想我的擔心就會比較小一點。不過我當然也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可以發揮的舞台,所以,意外的發現這個版大部分都是銀行界的,我就多問問了。如果你們發現網站或書可以有更詳盡的回答,你們也可以跟我說。不過,目前為止我想我從你們得到的,不是書本裡會提的,而是很貼切的個人經驗。

所以,也許我該換個方式問你,你的銀行生活是神麼樣子啊?升遷管道又是如何啊?一班銀行的架構是神麼樣子的啊?像之前所謂的風控和財務工程是在什麼樣的架構什麼樣的情況下工作的啊?為什麼銀行會需要這2樣呢!謝謝啦。


碧海藍天補充道:

金融產業走到金控時代,有幾個趨勢:
(1)相當重視「風險管理」(跟政府BIS管制有關)
(2)財務工程(開發新的金融商品)

後者你可以想成類似IC「設計者」,只不過在商科是設計新的金融商品、吸引購買,但凡有買賣活動必有價格等風險存在,故需作風險控管。這幾門學問適合大學念理工組的,到碩士班改念財金。因為多數有衡量模型,這些與數學(微積分)、統計、電腦(寫程式模擬)高度相關。


飛天又說:

我有理工背景,可是學校沒教財務工程,我看我的理工優勢在這裡也沒啥用。我會盡量去找找有沒有可能旁聽一下好了。看看自己有沒有能力handle。

我很好奇,前面小火火說的,讀英文文學的都可以進銀行。那他們擔任的是什麼職位啊?讀MBA出來,但是沒經驗的,可以做什麼啊?




@ lian回答:

先說讀MBA吧!

老實說如果是沒有經驗的,讀MBA出來什麼也不能做!大概就去抓一個trainee做做吧!沒有經驗,難不成要老闆讓你直接做經理去?

這也是國內的價值觀跟國外很不同的!有時很搞不懂台灣一窩風,大學畢業什麼都不會就去念MBA幹什麼?浪費家人的錢也浪費同學的時間!

我想人還是要down to earth啦!所以小火火說得很對,很欣賞最後面的結語,做高官也可能只是狗奴才,賣鹹水雞的生活也不錯!

不過同時,為什麼讀英文文學就不能進銀行的?很多專業知識本來就是進去再學就好了。大部分的公司的職務,也沒有複雜到真的無法經過後天的職業訓練來教會。所以只要夠聰明夠上進,在interview時表現出來,讓人覺得你是塊料,可以栽培,
我覺得你要什麼工作都可以!(但當然不是說你學文的去做品管工程師啦!不過我還真的有朋友這樣就是了,真是刮目相看!!)

銀行需要各種人才,以及各種學歷。說到這,也不是歧視,不過有機會來寫一篇跟自我介紹以及職業的有關的好了!你說滿街跑的信用卡業務員算不算為銀行工作?實現在很多銀行都用outsourcing了,但他們的確還是算在banking領域工作阿。

另外信用卡的徵信、核發卡、銀行的櫃台、call center,有時很多位子其實高職學歷就可了。

你說在那邊接電話幫你取消剛剛掉的信用卡的工作,需不需要你是MBA?或又需要多少金融知識?

另外風控以及財工,其實不只限制於金融方面(應該說是風控),公司制度,以及資訊流上的風險控制(如駭客),都是風控的一環。

但說回來,不是說你是理工就一定強,你是財務出身就一定沒機會。我反倒覺得,如果你是文科出身,但擁有這些知識,你的升遷更快速,且把理工的人吃的死死的,到時踩在人家肩膀上上去的就是你。

因為不管什麼領域,都需要財務知識或需要中間做溝通的人,而這些永遠不會是學理工在那邊做modeling的人,十個programmer如果出現兩個擁有這樣能力的就很不容易了。

所以即使碰上現在商業時代需要大量IT交流,在上邊當溝通人(通常也就是經理人或project manager),either是很資深很資深(通常做八年十年)的IT,不然就是學商的。

反而換句話說,如果你會modeling,那很抱歉,就在那個位置慢慢熬吧!

沒有三、五年被公司利用你的數理能力,大概是不會把你升上去讓你不做黑手dirty work的。

就像我前幾天到dell.com買東西,結果信用卡徵信出了問題。他們打電話來給我,其實很明顯你就可以知道他們其實是在印度的back office。

現在各行各業在美國off shore的很厲害。在印度,他們也還是可以找到會講英文的優秀大學生(先不管口音),又便宜,當然寧可把back office設在亞洲,用長途電話還比雇用一個不會做事或眼高手低的美國人好的多。

所以IT、 finance serive,只要是後勤support的,這種工作被裁掉的機率就越高,因為通通轉移到第三世界去了。

很多公司的hotline雖然你打得是1800美國免付費專線,接電話的人遠在印度。

其實在美國看了後,往回頭看台灣,我個人是覺得台灣的前景一片看憂。大陸追的很厲害,只要台商再多做栽培以及信任(我個人認為這才是大陸人現在最大的問題,因為credit不夠),台灣基本上是沒救了。尤其看到現在年輕的草莓族,真為他們憂心將來要怎麼在世界的舞台競爭哪!

另外,所謂的banking,再國外比較常用的字是financial service institution。涵蓋範圍更廣,所以不只銀行、把卷商、i-banking,等等,甚至政府跟財務財稅規定範圍內的機構都納進來了。大概就有點像台灣這兩年搞的金控那樣吧!



PS
如果有後續
我再繼續第三篇囉

謝謝大家熱情的提供寶貴經驗喔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工作忽然很忙,一下子多了很多的事要處理。可喜的事,因為Intterview一文的貼出,引發了許多職場上的留言。我覺得是很精彩的留言,不想它淹沒在未來,所以在這邊整理貼出了,如果留言的人有意見,請記得要跟我說喔。



@ lian說:

台灣的薪資結構真的是糟到家了!個人是真的這樣認為,雖然講到那個,台灣新人不懂開價也是另一種奇聞。但說實話,薪水是跟行業有很大關係的。有時公司越小可以凹到的錢越多。

以前有同事從國貿行業跳槽過來,人家以前薪水就已經五六萬了。但我也有做marketing做到死的朋友,已經是經理職,薪水還上不了五萬,大公司就是吃定你,反正人找的到,不差你一個。

會計要是沒有加班費,其實是很可憐的,以前我跟同學明明在同一間公司,不同部門起薪直接差1.5倍,且之後調薪,我們是20%~40%跳,他們是$500~3000調整。

不過最可憐的還是廣告啦,不管學歷都是不到三萬,我妹妹就在這個賣命又沒錢的行業,要不是住在家裡,在台北真不知道他要怎樣活!

談薪水真的是藝術哪!



小火火說:

美國的升遷制度應該算健全吧,台灣,則是敢拿的全捧去。特別是金融界,對海外歸國的,簡直是灑錢抓人。

我們家,就剛從華爾街挖個年薪約80萬美金的傢伙當顧問,他的資歷洋洋灑灑,但都非金融本業,這一段時間相處下來,發現他比我們強的地方,可能也只有英文比較溜而已,當然他也是沒半張執照的。所以,你在美國好好地累積經驗,把資歷搞漂亮點,等哪天想回國,我幫你談工作。我就不相信,你會比他差到哪去。

特別是,臺灣銀行競爭激烈,巴塞爾協定二實施後,風控人員勢必狂缺,你可以朝這方面發展。

那位@lian 說的薪資待遇不平的問題,真的深有同感。績效好壞是一回事,但不吵就沒糖吃。實在滿惡劣的。



飛天問:

看到這裡有很多前輩在談薪水。我也到了要丟履歷的時候了。所以想問一下台灣和國外的差別。

(...oO0 )所謂的工商有差,那是指商的待遇比工的好嗎?我讀了bussiness and management(企管)的program也可以搞進銀行嗎?

(小火火)所謂的’績效好壞是一回事,但不吵就沒糖吃。是指台灣的銀行界嗎?

我一直有在考慮回台灣工作的可能性,不過看起來,似乎須要有點’國外經驗’撐腰,不然回台也只是耗在台灣不成熟的升遷濫泥。




小火火回答:

To 飛天:

你唸的東西,在台灣銀行是沒問題的。基本上,只要你有國外MBA,英語能力不錯,都會有機會。像我們家,唸英國文學,或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系的,都進得來,只是進來了後,自己還要努力,再上些課看點書,表現也不能太差就是了。

”吵才有糖吃”,應該是存在於各領域吧!在台灣,是local bank比較常見的文化。這沒什麼,資本主義執行得不徹底,就會這樣。相對的,這對想吃大鍋飯的人
就有好處,因為不會動不動,就要人走路。

如果你可以在國外工作一陣子,那可考慮先累積一些資歷。如果要先回台灣,也建議先到外商工作,目前在銀行方面,缺人的是財務工程,未來將缺人的是風險控管。你參考囉。




飛天再問:

To 小火火:

謝謝你的解釋啊!不過,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適合吃銀行飯啊?因為我有理工背景,也曾想過去當分析師。你自己覺得吃銀行飯的人有沒有需要甚麼特質啊?

至於你說的”財務工程、風險控管”,我查了一下,好像跟電腦比較有關係。那你說的。是說要有這方面的經驗是嗎?


小火火回答:

To 飛天:

銀行是龐大的機構,媄鉿釵U色各樣的職缺。所以,除非你有強烈的藝術傾向
否則,只要肯等、肯找,條件也不錯,應該都能找到還算適性的位子。


安啦!我這種叛逆的人,都可以在銀行上班了。基本上,我看這邊的人,應該也都沒不適合的。


券商,工作較活潑,但壓力較大。銀行,工作量不小,但比較傾向打組織戰。你想當分析師?是指?國內券商需要研究員,那工作有點悶。銀行一般不太設有所謂的”分析師””頭銜,研究單位也不太受重視。至於外資券商的分析師,競爭激烈,除了不乏博士級的從業人員,不然就是要有強大的業務能力,加上一點運氣。


財務工程,就是爲現今流行的連動債等衍生性金融商品,建構模型與定價等等的職缺,需數理背景。在國外,很多都是印度人在做,當然,台灣印度人不是很受歡迎。所以,自己人機會多些。但這種東西,會就會,不會就不會,最好在課堂上先學著,出來學就有點晚了。

風險控管,有執照可考。

基本上,如果你一點經驗也沒,也沒概念,那先找個相關的工作,磨個半年,應該就知道自己要什麼了。想像與實際,有時是差滿多的喔!



飛天又說:

我說的分析師是證券的。但沒想到券商分析師還要背業務壓力!其實我對分析師有興趣是因為他的pay還可以,運氣好的話,進外商後可以身家’豐富。這一點就令我很心動,可以在下半輩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以了解一下為什麼要”肯等肯找”?銀行工作很搶手嗎?

我一直都是理工科的,對我而言,銀行就是我存款的地方而已(轉帳用網路,提款到atm)。見過得人就是行員而已。對銀行的了解太少,銀行的起薪如何呢?發展性好不好?如果好的話,會是一個很好的動力讓我進銀行。我會試著是看看有沒有財務工程的課去聽聽。

其實幾年前曾給奧美面試過,但我當時不知道奧美面是要3次,(也不過就是AE)所以第三次他們打來約面試時間時,我已經在工研院的一家駐區廠商工作了。但是他們還是要留下我的資料,所以就給了他們我的工作單位名稱。本來還在考慮近廣告界的可能性。不過一聽你說,不分科系一率under3萬,我的心就涼了一半。

我會試著看看可不可以有相關經驗的,不然,像無頭蒼蠅一樣也不是辦法。




小火火再建議:

To 飛天:

其實,我倒覺得,你應該先了解自己喜歡什麼?再來決定要做什麼。因為每一行都有高薪與低薪的,為何高薪?就是個人附加價值高。這可能是指業務能力,可能是指有特殊的技能。銀行如此,廣告業也是如此,我想科技業也是。

而據我所知,每一個行業的起薪,其實都大同小異。學士三萬多、碩士四萬多(搞不好沒那麼多),那些拿超高薪的,通常是不僅有工作經驗,而且是在前幾個工作表現傑出。也可以這麼說,與其花很多時間找一個好工作,不如把精神放在眼前適合自己的工作。因為如能在工作上發光發熱,夢幻般的工作,自己會跑來,十萬以上的月薪,不是難事。

分析師的領域競爭很激烈,除了要有業務能力,也要有”想像力”,當然不乏有超高薪的明星分析師,如謝國忠、蘇艷雪,但大多分析師,工作量大但薪水應該只能說”合理”。可以提前買房子,但可否提早退休,那得看個人造化,萬一槓龜,還得回家吃自己。


至於”肯等、肯找”的意思,是一定非找到自己中意的職務不可。如果,不是那麼挑,進銀行在現在,是很容易的事,比擺麵攤還容易。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三的面試結束了,我個人是覺得應該還不錯,可是面試這種東西還真的是很主觀,所以你覺得不錯並不代表你就一定會被錄取的。

話說星期二晚上,去拿了西裝後就回家唸履歷表,並且回答自己假設的一百個問題。後來Joe來了以後,他又再加了五十個問題。整個晚上就在那邊用英文回答一些很莫名其妙的問題。後來吃了安眠藥睡著後,就一直保持在半夢半醒的狀態,而整晚的夢境,就是一場又一場的Interview,一整晚下來,就等於已經面試了七八個小時了。

早上起床,打電回家,媽媽在電話的那頭跟我一起做了禱告,然後又花了20分鐘把自己打扮的人模人樣的才出門去了。

九點半的面試,我九點十分就到了。坐在那很氣派的辦公室裡,幾個會計師在那邊走來走去,最驚人的是,他們真的都穿白襯衫、藍西裝耶。

先跟秘書把等一下要面試的先生的姓再問一次,因為在電話裡聽的很不是清楚。終於好戲要上場了。

(面試的人以下簡稱S)


S:所以你是M會計師推薦的囉。

書:是的。

S:說一說你現在的工作內容吧。

書:xs@$&@@%@^ 還有940、941、927等稅項……………

(我還沒說完S就插進來了)

S:所以說基本上整套的薪水你都做過?

書:是的。

(然後又討論了一下工作內容)

S:我們有兩個缺,一個是Auditor另一個是Senior Accountant,你比較想做那個工作?

書:會計方面我已經做了1x年了,除了Auditing我沒做過,其他的我都做過了,所以我想學Auditing方面的事。再加上我的會計師職照需要有400小時的Auditing的工作經驗。

S:So you open for auditing position?(因為這個工作的錢比較少,工時也比較長,一般人比較不喜歡這個工作。)

書:是的。

(到目前為止,我覺得S先生說的比我還多。)

S:如果你選Auditing的工作,你可能會在各個經理下接不同的Case你可以handle不同的經理人的personality 嗎?(聽起來好像是他們每個人的脾氣都很不好似的)

書:當然可以,我來美國也才五年,已經交了好多的朋友,我覺得自己是很Easy going的人,再加上M會計師告訴我,這邊的人都很好相處,所以我想應該不是問題。

S:通常查帳的人都會讓客戶有些許的不舒服,你要如何面對自己的獨立性又不會影響到跟客戶的關係。

書:我以前在台灣是在上市公司上班的,每一季都要準備報表給會計師查帳,基本上,會讓客戶不舒服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很多去查帳的人,其實就都只有大學畢業,所以他們會問一些很不適當的問題,因此會將客戶惹火。我曾經在客戶的立場做了那麼多年,我想我應該有能力可以將我們的關係維持在一個公正又合諧的地位。

S:That was a great answer.

後來他又問了一些相關的問題,我也都用一些經驗值的答案回答過去,並且強調台灣跟美國的會計制度是完全一樣的,所不同的只有一些稅法的差距而已。

然後S忽然就跳開,開始講公司的福利了。包括上班時數一周是34.5小時(這個部分我不是很清楚,怎麼會是34.5小時),如果有超過就算是加班。Tax Season時星期六要上班,School Budget season時則是隔周週六上班,不過都有付加班費。然後S先生就又講的更Detail說明醫療保險的項目,和有幾天病假幾天事假等等。

然後S先生又問我:那你對薪水有什麼要求勒?

書:我現在是 High 30,我當然是希望能有往上發展的空間,不過我也瞭解,這是初級的工作,你們公司也有你們的薪資結構,所以這方面是可以談的。

S:一般來說,這個工作是Low 30,不過以你的工作經驗,雖然我不能馬上把你放在Senior的薪資層裡,不過也不能就只付你初級員工的價錢,所以應該不會跟你現在的薪水差到哪去。

S:如果你被錄取了,你什麼時候可以上班ㄚ?

書:老闆知道我還面試,也相當的支持我,所以給他們兩星期應該就夠了。

S:那你還有別的問題嗎?

書:只有一個技術性的問題,我現在拿的是工作簽,如果我要來這邊工作,我就必須要將工作簽轉到你們公司下面,到時後需要一張$1250.00的公司支票來付這筆費用。一般來說都是公司支付,而員工就法律規定是不能補償公司的。不過如果公司真的不願意出,我們也可以從薪資上來做調整了。

S:那你有打算留在美國嗎?

書:是的,我有這樣的打算,如果半年後,公司真的很喜歡我,那我們就可以著手開始辦綠卡了。

S:如果沒有別的問題那很謝謝你來,我們今天有一整天的Interview,結束後我們會再通知你,第二次Interview就要跟合夥人談然後才做最後的決定。

然後我就回家了。

回家後馬上寫了一張謝卡給S先生,謝謝他花時間跟我Interview,而我也真的是很希望能在那邊工作的。


整個Interview的過程很還算是順暢。不過唯一另我擔心的部分就是身份的問題。因為一般公司是不願意花時間培養一個人,然後結果這個人做沒幾年就又跑了,不知道我最後的回答是否會搞砸這個Interview。

等待Interview的時間是漫長的,等待通知的時間則是更漫長。

已經幫我運功的朋友們,不要忘記繼續幫我禱告喔,希望很快我就可以有好消息跟大家分享了。

PS:

會計師說,就他對它們的瞭解,如果不是很喜歡的話,是不會提到薪水的。希望這是真的。大家要繼續用力禱告喔。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應付星期三的面試,除了要在家先自己練習要怎麼回答外,根據會計師的建議,入行的行頭可是一件也不能少的。已經五年沒穿西裝的我,當然就只好去買一套西裝應急了。

星期五晚上打電話給我在費城的朋友,因為他平常都有在穿西裝,所以他比較知道要怎麼買西裝,三談兩談後,他發現我對西裝一點常識都沒有,所以就覺定隔天陪我去買。

星期六中午,我們就先出發去Macy買,別看Macy這麼大的百貨公司,要找到我能穿的”藍西裝”還真的是難上加難。再加上它只賣整套的,所以通常上衣合褲子就不一定合。

在試穿的過程中,朋友W 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穿起西裝後,後面總是不會很順。所以我們就認為是Macy的西裝太爛了,決定去別家試試。

後來我們去JC Penny,結果情況更糟。只好改道去附近的Men’s Warehouse。我們這時候都心理在想,如果這邊也買不到的話,那就只好回費城去買了。

Men’s Warehouse的西裝藏量果然是比較豐富的。一進去,Salesman就過來跟W打招呼了,原來Salesman是W的bf的朋友。

W找了幾套還不錯的西裝給我試,試來試去,後面怎麼樣穿都還是不太順。Salesman就找了裁縫師來看,裁縫師左調右調。然後下了驚人的結論。

首先,她說,我的左右兩邊的屁股不一樣大。右邊要比左邊來的大一些。(真的嗎?我還從來就不知道。)因此下擺的地方,右邊會比左邊稍微的高一點。

其次,她問我是不是背部有受過傷。我說對ㄚ,以前練體操的時候有摔傷過。她說因為這樣,所以我的左肩比右肩要來的高一些,因此整個背部的流線就變的不是很平衡。

再來,她說我的腰椎有點前傾,所以腰部的地方有點懸空無法貼在腰上。

補救的方法就是,將左邊的袖子稍微修短,然後右邊肩膀的墊肩墊高一點。這樣整個動線就可以比較平衡。

以前在台灣不是沒買過西裝,可是這還是這輩子第一次有人跟我點出這樣多的缺點。(後來我跟Joe說,原來註定就不是模特兒的身裁。)

回家後打電話給我媽,跟她報告裁縫師的診斷報告。媽媽這才說,她年輕的時候也有腰椎前傾的症狀,所以除了跟人家墊肩墊胸外,她還需要墊腰。看來這應該是遺傳吧。

總之,一下午花了$300元,買了一套西裝,一件襯衫,一條領帶,三雙襪子。除了還缺一雙綁鞋帶的傳統皮鞋外,我的Interview的行頭算是齊備了。另外,意外的也得到一次體型體檢,雖然結果是不及格的,但是至少知道自己的缺點在那了。

昨天晚上上床前,我還問Joe,我的屁股真的兩邊不一樣大嗎?Joe隨便看了一下,然後說:「不知道耶,不過好像真的一邊有比另外一邊大喔。不過你放心,我還是一樣的愛你的。」

雖然我覺得他有點在敷衍我,不過看在他嘴巴那麼甜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他計較了。


PS

本來要找一張上身裝西裝然後下半身是X光的照片,可惜找不到,如果有人有找到的話,我就可以換圖了。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今年第一批的螃蟹

將新鮮的螃蟹放入蒸鍋裡
底層加上一罐啤酒跟一罐水
然後加上Old Bay Seasoning
蒸上15分鐘變成紅色的就可以吃了

另外

沾上蒜末醬汁來吃是最好不過的

(今天的日記就偷懶一下吧)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唸地理,總有一種題目是問你如果要從廣州搭車去審陽,要怎麼坐火車。年幼無知的我,總會因為自己可以很快就把大陸地圖包括山脈、河川、都市、鐵路畫出來而自鳴得意。大陸對於那個年紀的我,也許就只是如同我沒有去過的中橫一樣的吧。(我一直到27歲才第一次去中橫)

從小被教育大陸”應該”是跟台灣有不可分割的感情,所有的情緒也會跟著看”寒流”而起起落落。(是叫寒流沒錯吧?)所以,在兩岸正式開始通商前,大陸就是一個台灣的終極回歸目標,我們就是有一天要反攻大陸的。

正式跟大陸人交手是我來到美國之後。美國的學校,尤其是MBA是很重Group Study的,一剛開始來的時候,一來因為英文不好真的白人學生懶的理你,再來因為當地人都不是Full time 的學生,所以多多少少最後都會跟非美國人混到一組去。當然,自然也就會遇到那些拿獎學金的內地人了。

第一次跟大陸人交手是第一年的電腦課,電白的我是很認真的在聽老師講課的,可惜的是,老師根本就不按照課本講,就算我事先都已經看過課本了,我還根本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所以上了幾堂課後,我終於忍不住跟旁邊看起來很和善的美國同學借筆記。我跟她說,因為這是我在美國的第一堂課,再加上我對電腦一竅不通,我真的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所以可不可以借我超一下妳的筆記。這位小姐也很大方,二話不說就把筆記借了給我。

就在我筆記拿到手的那一剎那,一個大陸小姐衝了過來,直接把手伸了出來,然後跟我說,先給我吧,我抄完再借你吧。我看了她一眼,心理還在想”為什麼?”。她說著就要把筆記拿去了。我看了那位美國同學一眼,然後跟大陸女生說,對不起,筆記不是我的,她如果沒有同意,我也不能借你的。況且,下下星期就要考試了,我怎麼可能讓你先拿回去抄完然後我再抄勒。這位大陸女生就很不爽的瞪了我一眼然後離去。

後來才知道,她是四川來的,因為我們的主修相同,所以後來交手機會就越來越多了。

在同一堂課裡,後來我認識了一位印度來的女同學。她跟我很好,我們總會互相討論功課跟跟作業。所以後來我們有台灣同學的Group Study 我也都會邀她參加。那位大陸女生後來從印度人那知道說我們有Group Study 就不請自來了。在Group Study裡,大家都會拿出自己的答案,然後說明推算的方式,所以通常最後會有一個共識,不過如果你堅持自己的答案,當然也沒有人會強迫你改答案。可是這位小姐,每次都只是來聽答案的,輪到她的時候,她就說這題我不是很確定,不過我同意某某的說法。所以我們也從來就不知道她的答案。後來幾次印度人偷偷告訴我我才知道,有時候她明明知道我們都算錯了,她也不會跟我們說,然後就只有她一個人拿滿分。

其實她大可不必如此,因為在美國,你的A跟我的A是完全不相干的,你不會因為我也拿A所以你就拿不到獎學金的。後來,她越來越厲害,那種小人的做風到讓我完全看不過去。最後,所有台灣來的人都不願跟她一組了,到最後,她必須要拿Independent Study來自己做報告。

以前在台灣教會,牧師的工作除了星期天講道外,還要去探訪會友,來到美國後,發現這邊的華人教會的牧師是不探訪的。問了長老後才明白,原來又是另一段故事。

話說牧師剛來時候,也是很高興的挨家挨戶的去探訪,來到大陸同胞的家中,牧師自報身份後,門是打開了,主人很不客氣的問牧師,你一個月賺多少ㄚ,牧師回答後,主人馬上說,你一個月賺那麼少,你是有什麼資格來我家看我ㄚ,說著門就給他關起來了。在經過無數次的甩門經驗後,牧師像長老們提出不再探訪會友的決定了。既然牧師不做這項工作,工作總是得有人做阿。因此兩位錢賺的算是多的台灣籍長老便接下來了。當然,因為他們賺的錢頗多,所以就被熱情的歡迎進家門了。

有了兩年在學校被大陸同學糟蹋的經驗,再加上連在最善良教會裡都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我當然是對大陸同胞退避三尺了。

2002年我剛來大西洋城時,Joe介紹了”亮”給我認識。他們是在費城Gay bar的Asian Night 認識的,因為沒發生過關係,所以後來就變成了朋友。Joe天真的以為,因為我們都說中文,所以應該可以變成好朋友。可是當然,”代志不是像憨人所想像的那樣的”。

有幾次我跟Joe去費城,雞婆的Joe就打電話讓他知道我們在費城了。他就說他想跟我們吃飯,不過吃飯前,他需要去買一塊布(他是唸服裝設計的),問Joe可不可以”順路”載他去一下布店。Joe當然是說可以,可是這一順路,順到要開40分鐘以上的北費,而且還是去全北費最恐怖的區,就在他下車去剪布的時候,我跟Joe在車上嚇到要昏過去了,還不時有恐怖的黑人在車旁邊走來走去,所以後來他沒買到布要去另一家的時候,我就跟Joe說,我不太舒服我要回大西洋城了,所以不方便再載他去另一家(還要再開20分鐘)買布了。當然我們的費城晚餐就這樣泡湯了,所以雞婆Joe在回程時狠狠被我罵了一噸。

後來有一次我跟費城的朋友在China Town吃飯被他看見了,他就不請自來加入了我們。後來他得知我朋友過逝的男朋友也是服裝設計師,就開始跟我朋友裝熟。幾次跟我朋友約看電影,都在最後一分鐘打電話來取消。搞的我朋友一肚子的火。後來在他畢業展裡,他竟然開口要跟我朋友借他前男友設計的”皇袍”當做他的畢業作品,不用說,他當然也就被我朋友當場列為拒絕往來戶了。(當然我是有跟我朋友說”I told you so”)

後來他找到工作搬去紐約了,他知道我前男友也住在紐約,所以就一直要Joe讓我幫他介紹我前男友給他認識,我當然沒那麼笨,幾次都裝傻聽不懂他在講什麼,然後就給他混過去了。

上上星期,他打電話給Joe,跟Joe說他現在的公司要調他去台北實習一年,他想問問我台北狀況,雞婆的Joe除了讓他知道我人就在紐約外,還邀請他來大西洋城抓螃蟹。還我我因為沒帶充電器,所以手機是處在幾乎沒電的狀況下,所以就沒接到他電話了。

上個週末,他終於來了,為了不想讓自己覺得要招待自己不是很喜歡的朋友,所以我又約了David跟他老婆,還有我的醫生跟他太太。他來的時候在車上打電話給Joe,說是他的一個朋友也要跟來,我當然是無所謂,反正就只是多雙筷子。

去車站接他的時候,他手上提了個蛋糕,說是在中國城買的,上車後就跟我炫耀,他們這班車因為停在Resort所以有退17塊錢回來,他說他當場跟他朋友要了10塊錢,當做是分攤蛋糕的費用。我乍聽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哪有人直接跟一起來的朋友要求分攤蛋糕費用的,看來我們的教育真的是很不同ㄚ。

晚上要睡覺前,他問我要怎麼睡,我說你們就睡客房吧。他就說,我是不跟別的男人一起睡的,我睡覺可是全裸的,我怎麼可以跟沒跟我做過愛的人一起睡勒?這真是好問題,我因為已經滿肚子火了,所以就把 Joe叫來,跟他說,你自己的客人你自己處理吧。最後的結果是他帶來的客人睡客廳,Joe雖然一直覺得不好意思,可是人家不跟你睡你是又能怎麼樣。

洗完澡要睡覺前,他跑來跟我聊天,要我給他一些我在台灣的同志朋友的電話,到時候他可以要他們帶他去玩。我很客氣的跟他說,我在台灣的朋友大部分是基督徒,所以是不去Club跟三溫暖的。他就說,他也可以去教會認識人ㄚ,反正他們總還是會有需要吧。說到這裡,我已經滿肚子火了,可惜Joe帶另一個客人出門去了,所以我只好硬撐著。我就跟他說,你是有Lover的人了,你只是想找一夜情而已,我真的不想把我的朋友介紹給你的。

後來他又問我,如果台灣的女同事追他怎麼辦,我就跟他說你放心吧,台灣女生是不會喜歡大路仔的,這你就不用擔心了。

後來,他看的出我的不耐,就道晚安去睡了。(我真是爛主人ㄚ)

隔天,難得不用早起的Joe在床上跟我親親我我的時候,他來敲門了,說是他要趕11點半的車子回紐約,因為已經跟別人約好了,所以要我們送他去坐車,跟Joe做到一半的我,就把Joe推開,然後滿懷恨意的去準備早餐給他們吃了。

一整個早上他一直跟我要我在台北的電話,說是要是有緊急事情可以打電話給我家人要他們幫忙,一向熱心的我,吃了秤錘鐵了心,就是不想以後被我姐姐給殺了,所以假裝沒聽到。然後草草的把他們送了回家了。

雖然說,不能一干子打翻一船的人,不過說真的,我真的受夠這些所謂的大陸同胞了。


PS 我只是覺得圖很好笑罷了
跟文章沒什麼關係的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995年的9月,我初次步上地球另一端的歐洲,我落腳的第一個城市是”維也納”。既然名為音樂之都,維也納當然就不負盛名的展現出它的音樂內涵。因此,在那石頭鋪成的馬路上,每一個轉角都有著不同的音樂演奏著,我像是走在一個無止盡的露天音樂會中。九月秋天金色的陽光,灑在匈布朗宮土黃的石牆上,第一次的歐洲印象,便深深的刻印在這美麗浪漫的音樂之都上。

回台灣後,同年Before Sunrise在柏林影展拿下銀熊獎,因為喜歡茱麗蝶兒,所以在得知Before Sunrise的LD在美國已經出片,便拜託在美國的哥哥幫我買下寄回。看完後還翻拷數片分給眾親友。而當台灣在近一年後只在一家小戲院上演一星期時,我又再次看了這部片子,也許是因為我曾身經在相同的城市-維也納,所以可以體會與瞭解片中的浪漫與美麗。事隔九年,得知續集已拍完要上演,我忽然很想知道,當年在漱諝x分手的他們,如今何在,他們的九年,我的九年,為什麼他們沒有如期在月台重逢?這樣的困擾竟如郝斯嘉是否跟白瑞德終成眷屬一樣令人深感遺憾著。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