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分類:Couch Potato看電影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生活過的很沒勁,做什麼都懶。可是越是偏生越是懶惰,周圍的事也就越多。

上星期一整個星期都在吃,從星期六幫Joe煮完飯後,星期天去費城送一個要回台灣的朋友,我們七、八個人又是趁機點了一桌的海鮮。然後星期一我請Joe去吃Oliver Garden,星期二Joe的朋友請我們去吃牛排,接著星期三Joe的媽媽請我們去她家,吃她為她的雙胞胎煮的晚餐。

就這樣一路吃吃吃,吃的我也沒去運動,眼見腰部一天天的腫大,如果我是女生,上公車可能會有人讓座喔。(還好Joe的比我還大,不過可能是因為我太胖了,Joe似乎對我失去了吸引力了,真是肥胖夫妻百世哀阿!)

星期四晚上,將我那個”很需要”打掃的房子,徹底的打掃了一遍,不是我愛乾淨,而是有朋友要來拜訪,所以我星期四晚上便只吃了一顆粽子而已。星期五晚上,又跟朋友們去Hilton 吃Buffy,吃到肚皮要撐破了才回家。然後星期六晚上去Joe家吃Bar B Q,吃完後大家在他們的大電視前看我Xload的”Shark 2” 果然是很好笑的電影,Joe在FBI上班的朋友還覺得比第一集還好看。(看完後才想起來,怎麼在FBI 的幹員前播放X版的電影勒,還好沒被抓去關。)


然後昨天(星期天),去費城做完禮拜,Joe穿著一身我買給他的迷彩裝,跑來費城跟我會合,我們就去吃”乾炒何粉”還真的是很好吃。,吃完後,兩個人一路飆車回來看The Day after Tomorrow,有了Ken的血淋淋的經驗,兩個吃的飽飽的胖子,帶著厚重的外套進去看那冰天雪地的電影。

我覺得戲院應該是有跟片商講好的,否則他們怎麼會故意把冷氣開到那麼冷,害的只穿短褲的Joe差點冷死。

片子算是不難看,不過不合邏輯的地方實在太多,(像是要燒東西,當然是燒木製的桌椅比較持久ㄚ,幹麻還特別跑到稀有書籍室去抱出聖經來保護。還有ㄚ,外面那麼冷,他們出去拿藥都不用蒙面的喔。)不過套句Joe常說的話 ”It’s a movie. “所以也就不要太計較了。

片子的特效其實作的很好,尤其是水淹金山寺的時候,不對,是紐約市,那氣勢還真是不錯。不過,這部片子有一個很難得的地方,是看到少在好萊塢式的電影裡出現的美國反省。

像是副總統最後認錯,其實是反應著歷屆一些美國總統因為不願在大事尚小時就做出應做的決定,導致最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諸如剛過逝的雷根,當年忽視愛滋病的存在,導致最後愛滋病一發不可收拾。)

還有美國這幾年在移民政策的刁難,也在墨西哥不讓難民進入時有一種很諷刺的對比。(最好是這樣,看美國還能囂張到何時。)

片中的父親,看起來很偉大,可是卻因為在長期對兒子的失約的內疚下,非理性的”走”去紐約,還連累的好朋友。而其實,就算他不去紐約,最後救援隊還是會去看有沒有生還者的不是嗎?

走出戲院,我問Joe,如果大風雪,我們可以在他家撐上幾天?他說一星期應該沒問題吧。不過問題是,他家太靠近海邊了,我們可能會先被淹死,其實是不用等到去擔心有沒有書可以燒的問題了。(我到時候要呆在我租來的12樓公寓裡,不過那裡沒有壁爐可以生火,所以還是會死。)

我問Joe,如果我在紐約,他會不會來救我?

Joe想也不想就說:Of Course,Baby,I will come to save you.

雖然因為這種愚蠢的問題的答案並不據有真實的考量性,不過他沒有先用一些理性的邏輯先行分析再回答,就已經讓我十分感動了。

看來我還真的是容易滿足的動物ㄚ。

以上是我上星期的生活周記。


PS
其實上星期還看了Gothika跟Monster兩部片。
可是因為我一來沒有看過鬼,二來沒有有跟殺人狂Date的經驗,所以先不寫Couch Potato的報告,不過如果這星期有空,再來看看要不要來寫篇觀後感吧。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1995年以前,如果你跟我談西洋畫,我知道的有印像的可能除了”蒙娜麗莎的微笑”,就是”最後的晚餐”吧。一直到1995我初次造訪歐洲,我對於西洋畫的眼界才豁然開朗。

1995年我去的是奧地利跟布拉格,在奧地利的行程主要是Follow電影”真、善、美”的拍攝場景。每晚在古典音樂與白酒中渡過,美麗到如夢似幻的城堡倒映在湖影上,我第一次體驗到原來世界真的有這麼美的地方存在著。

而在布拉格的旅程則有更多的驚訝,在老城的建築物保有著15、16世紀的建築風,每一個轉角都有著不同驚喜等著你。當出雖然行前已經做了一個多月的功課,但是當看到查理橋的那一瞬間,還是驚訝到魂飛魄散。(請參閱第二頁的”黃金城-布拉格之旅”)

雖然那次旅行是以景點跟建築為主,但也有幸到不少的博物館去一睹西洋畫的真跡,而這也才知道,原來西洋畫的學問如此之大。

因此隔年當我決定要去瑞士跟義大利時,我花了四個月研究西臘羅馬神話跟文藝復興史,這才正式進入所謂的藝術之門。

雖然說花了四個月的時間作功課,但是當我看到”最後晚餐”的真跡時,還是被震撼到說不出話來。原來這幅畫當初是達文西畫在修道院食堂的盡頭的,整幅畫彷彿是食堂的延伸,我可以想像,當年在這幅畫前進食的修士們,每次進食時,一定是感覺到彷彿正參與在那次世紀性的晚宴中。難怪,幾世紀過去了,這幅畫依然能保有它在藝術界不墜的地位。

後來到了佛羅倫斯,除了美的不得了的雕像外,博物館的鎮管之寶是Sandro Botticeli (澎澎香皂上維納斯的誕生的畫家)的春神,看到那在畫中清飄的薄紗,這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名畫還真的不是浪得虛名。

等到到了羅馬,參照著旅遊指南跟藝術簡介,那三天在羅馬的時間根本就是文藝復興的校外教學。每天在前一晚醇美的義大利紅酒的宿醉中清醒,然後便迫不及待的要吸盡這千年古城的靈魂。從這些畫中我學習到原來西洋畫也是從平面開始的,一直要到達文西首創三度空間的畫法才進入新的境界。也難怪達文西會被尊為文藝復興之父。

有了這兩次的歐洲經驗,當1996年我辭去工作後,我便決定要去巴黎給自己一個假期。這次雖然決定的匆忙,但是我在行前還是儘量的抓了幾本藝術蓋論的書塞進行裡中。在飛機上研讀後,發現原來羅浮宮最多的收藏是浪漫時期的畫作。而我在兩天的羅浮宮震驚後,走到其他的博物館時我竟漸漸地可以不看標示就可以猜出畫家的名稱了。後來我總共在巴黎逛了18個畫廊,從莫內的印象派到畢卡所的抽像畫,到此,我的西洋畫史算是從14世紀到現代全數修完學分。

我不禁想起,在大學的時候,其實”藝術欣賞”還是門必修的課程,可是那時候,就只是一個老的不能再老的婆婆,每堂課放著幻燈片,告訴你那些跟我們一點切身關係都沒有的畫作。而期末考就是要我們看著幻燈片寫出那幅畫的來歷,我根本就忘記當出到底是怎麼通過那門課程的。

在見到這些壯觀的西洋畫真跡後,我不禁重新思考,雖然我們不見得有機會每天去看到這些西洋藝術,但是為什麼老師確從未嚐試教育我們,去欣賞那些掛在故宮的千年古畫呢?如果所有的老師都有如此的企圖與嚐試,也許現在這一代的”中國人”可以更懂的珍惜與欣賞遠祖用丹青所繪出的卷軸。

前一次回台灣,帶著老闆跟 Joe到故宮一遊,那位導遊是從紐約來台灣學東方藝術的學生,聽著她介紹著我們看了一輩子的國畫,我不禁再次反覆的重新思量,為什麼我竟要由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的英文中,才懂得明瞭中國畫的奧妙。是我們的教育真的有失誤嗎?

聽姐姐說,新的教育方式開始有比較多的校外教學跟生活實驗,我其實真的覺得,學校要教的,除了那些你可能一輩子都用不到的物理、化學外(對理工科的可能是歷史、地理)其實真的應該讓學生多去接觸真實的事物。也許,這樣教育下成長的學生,在可能將來,也會比較容易Appreciate他們身邊的人、事、物吧。

後記: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是根據荷蘭名畫家Johannes Vermeer的同名畫作所創作的小說改篇成的電影。

因為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所以雖然故事描寫算是動人,但卻無法引起最深的共鳴,再加上片子處理的很嚴謹,所以女僕跟畫家那種相知相惜的情感被壓抑的難以察覺。導演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場景的考究之上,因此在許多的小細節上都算是面面俱到。

如果你喜歡中世紀的壓抑情感的電影,那你可能還會蠻喜歡這部片子的。不過如果你是急性子人,等著要看女僕跟主人到底有沒有姦情的觀眾,那你就可以省省了,因為,電影真的處理的極其壓抑與小心的。

幾個演員的表現都算是在在水準之上,女主角幾乎讓人認不出是那個在”愛情不用翻譯”的失魂女子。

推薦指數:兩顆半蛋黃酥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有約會中的人都必須承認,在約會的過程中最常做的室外活動不是吃飯就是看電影。吃飯的選擇有很多,你們總是可以找到彼此都喜歡的餐廳去吃飯。可是看電影就不一樣了,兩人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對於同一部電影是可以有很大很大的差距的關影心得。

我在美國的第一個男朋友Carl,他喜歡跟我一起租錄影帶回家看,可是他只喜歡看Sci-Fi其他的電影他一律是用睡著跳過的。可是也因為他喜歡Sci-Fi所以他也是我交往過唯一一個會喜歡哈利波特跟魔戒的男友。

後來跟紐約的Tripp交往,他的口味就比較廣。不過他看電影的選擇方式很是奇怪,他會先把New Yorker 跟Entertainment Weekly的影評先看過,然後才根據影評的標準去電影院看,就算是電影的題材其實根本就不是他喜歡的題材,他也會忍耐的去電影院把它給看完。(關於這一點,我個人認為他是有知識焦慮症的,因為他可能認為既然影評評的那麼好,如果他沒去看,可能就會跟不上討論的話題吧。)

不過他們都是過去式了,所以提到就好了。現在要來提提我們家老爺Joe。

Joe喜歡看喜劇,越是荒謬的喜劇他越是喜歡,(我認為他如果生長在亞洲國家,他一定會深深愛上周星馳或是吳君如吧。)他最喜歡的演員是馬丁史提夫。每次看到電視在重播他電影,他就算是已經看過10遍了,他還是可以停下來再看一遍的。可惜我本人對於這種過度做作的喜劇片真的是一點興趣沒有。連假裝陪他看的念頭也都沒有,所以只要他在看那種片,我就轉身睡我的大頭覺去了。所幸,Joe不會自己主動要去看電影,也不會去租DVD,所這一個部份的選擇權還是在我手上。反正電視也不是天天重播這些我認為很無聊的喜劇片。

除了喜劇片外,Joe也很愛看動作片,還不是一般的動作片喔,是要那種每五分鐘爆破一次或是有武打場面的動作片。如果劇情太複雜的話,他會搞不清楚然後會陷入昏迷狀態的。所以即使是動作片,也不能拍的太難懂,太難懂的他會看不懂的。(像Kill Bill的角色有點多(-6個)他就有一點搞不清楚了,我還要跟他解釋一番。)不過他很愛看成龍或李連杰的片,像這種片要他從頭看到尾根本就不是一件難事。(英雄他就覺得拍得太誇張了,他比較喜歡臥虎藏龍。)

剛開始交往時,我們看的第一部片子是Six Sense ,他老兄表現倒是很不錯,從頭到尾都有把手握在一起,而且不時的還會含情默默的看著你。然後,電影結束後還會把你拖到電影院後面的小巷子跟你好好的親吻一番。(果然是調情高手。)然後他又跟我說他跟他之前的男朋友看過這個看過那個,害我以為他也是影癡、影迷級的人物。

等到真的交往後才發現,他是不看科幻片的。像哈利波特、魔戒等這種片,他是完全無法投入,就更別說是X- Men這類手會有刀跑出來的”荒謬”電影了。 可是我偏偏又愛看這種科幻片,所以,最後就都只好自己一個人去電影院看了。

而文藝片就更不用說了,如果是一般性的愛情文藝片他可能還可以撐的住,如果是古裝的或是文學性比較濃的,那要他能撐過半小時就已經很謝天謝地了。更不要提那些有在歐洲得獎的藝術電影了。

所以跟Joe一起看電影選擇性就變的很低了。如果不是要屈就他看喜劇片,就是要看有爆破的動作片。後來我發現其實雖然他不喜歡驚聳片,總說劇情破綻百出,不過至少他是可保持全程清醒的。

最近越來越瞭解Joe了,發現他是一個絕對信奉”活在當下”理論的人。他不會像我一天到晚做白日夢,以為自己會中樂透頭獎卻從來不去買樂透、或是以為自己會中移民樂透,然後所有的事情就都會幸福美滿的。他認為,你要事情有你想要的結果,那相對的你就要付出同等的代價。所以他特別喜歡Reality Show而不喜歡所謂不存在的神話或英雄。

當你瞭解一個人後,你就不會有特殊的期望,所以現在每當我開始看文藝片的電影,而他在我旁邊呼呼大睡時,我不再會有生氣或憤怒的感覺,相反的,我竟覺得很幸福。因為我覺得,有人在辛苦工作了一天後,仍然願意跑來你家只為了能睡在你身邊,那麼他應該是相當,相當愛你的了。每次我看著我的文藝片,看著身邊熟睡的他,我就覺得自己其實真的是很幸福的。


後記:
Italian Job也算是一部每五分鐘就會爆破一次的片子,雖然劇情老套到一開始五分鐘你就可以知道所有的故事大剛。不過因為導演的佈局以及好看的爆破場面,所以Joe全片看完仍然沒有睡著。反觀同樣是動作片的SWAT,因為前面佈局佈太久了,所以還來不及看到追逐戰跟爆破場面時, Joe就已經陣亡了。

難怪Italian Job賣的比SWAT 要來的好ㄚ。


推薦指數:兩顆蛋黃酥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有夢想嗎?

你的夢想是什麼?


他們說

在美國,所有的夢想都可以成真

但是,如果你沒有真的踏上美國的土地

那你永遠也不知道,你的的夢想是不是真的會實現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就像是從小在父系家庭長大的小孩一樣,因為父親在外的時間實在太長,所以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與父親共渡的回憶。有記憶的總是在半夜,爛醉的父親在我們小孩的床前一一的跟我我們說對不起,然後,在母親關起房後雙方激烈的爭執,記得在幾次著爭吵中,我們兄弟姐妹還經常的討論著,如果母親決定要離開,我們是要跟爸爸還是要跟媽媽。

雖然父親有著正當的職業,可是因為屢次的投資失敗,所以家中的經濟基本上是母親的裁縫店在維持的,後來因為成衣市場進入,母親不得不收起裁縫店轉為烹飪教室。(這轉業轉的非常的神奇,完全是無關的行業也能轉行。)所以,父親其實在家中實在是沒什麼地位。

也因為母親不斷的在我們的面前與父親爭執,三個小孩其實也都挺看不起父親的,我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外面的人是那麼的尊敬父親,為什麼每次出門如果遇到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們總是奉父親為上賓?我們常在想,難到他們看到的父親,跟我們所看到的父親是完全不同的形象嗎?

一直到我開始上班工作,父親決定提前退休全心在教會的事工服務,因此事情開始有了轉機。因為父親參與的機構在中山北路,而眼看著我跟姐姐兩人每天趕不上上班得花錢坐計程車,父親便開始每天送我跟姐姐去上班,然後再去辦他的事。雖然如此,但是我跟他之間還是經常演出他丟拖鞋我甩門的劇情。

但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沒有改善,一直到1996年我去了同志成長團體。在那裡,我第一次將對父親的不滿全數發洩出來,也是第一次發現,我之所以會長期處在憤怒的狀態下,是因為我對於自己是Gay的這件事,其實是無法自我認同跟接受的。因此,當六個月的課程結束後,我的生命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相對的,所有的人也都變的不再怕我了。在那以前,來查帳的會計師事務所的員工被我罵哭回去的不知道有多少,而在我性情轉變後,有一天,來查帳的會計師事務所的領組跟我說:「你人很好ㄚ!為什麼當初我抽到你這一組的時候,其他同事都說我抽到籤王呢?」我笑笑跟她說,那是因為她運氣好吧。

同樣的好運當然也發生在家裡,我從一個說話刻薄的小孩漸漸地變成父母的最愛。不過因為父親好面子的關係,所以他所有的朋友都只知道他有一個在美國唸博士的男孩跟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至於我這個文化畢業在大公司當小會計的小兒子則是從來就不曾存在過。而這對我來說也算是好事,因此我可以避掉所有哥哥姐姐極不願參加的各種社交場合,而專心發展我自己的交友天地。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才發現父當年所投資的人脈關係竟然是如此的巨大。善於利用資源的姐姐,她公司一半以上的Case都是經過父親引薦談成的,因此姐姐在公司的地位基本上是老闆之下萬人之上了。

幾次父親要幫我引薦工作,個性傲強的我總不願意,認為我自己就可以發展自己的一片天,所以總是斷然拒絕。後來到了美國,本來只打算要唸語言學校的我,意外的申請到了學校。可是我自己的存款根本就不夠唸完一個碩士。沒想到從來不花錢在我們小孩身上的父親,竟一口答應要支助我唸完我的學業。這讓我大大的驚訝著。(後來畢業後,父親在朋友當中就忽然多了一個在美國唸完雙碩士的小兒子。)

往後的這幾年,隨著我的年歲增長,我漸漸地開始瞭解父親了。父親並不是不負責任的男人,他只是不知道要如何表達他的感情,所選擇將精力投注在他看的見的友誼上。也因為受到父親的影響,我們幾個兄弟姐姐對於友情的投資也是相當的執著。以前總覺得,為什麼母親不跟父親離婚呢?可是這幾年,看著父親帶著母親幾乎世界各國都去的到處遊覽。我們幾個小孩又心生羨慕的覺得,夫婦老來伴將需如斯ㄚ。

最近我在煩我會計師認証的問題,父親在台灣一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合夥人朋友,就Offer 我回去他們的公司上班,如果我不是因為捨不得Joe,我想我回台灣的前途應該也是一片光明吧。

距離會使友情變淡,但卻會使親情變濃。越是離開家越久,我就發現我越是瞭解並喜愛我得父母。我常常感謝上帝,讓我有機會走到今天,讓我有機會看見我真正的父母。因為,在現實生活中,其實這是多麼深厚的祝福ㄚ!



後記:

Big Fish中,兒子想要知道事情真像的感受我很是能體會的。因為Just for once,如果能知真像,那是多麼的有真實感ㄚ。但是劇終他選擇父親的方式進入父親的世界,幫父親走完最後一程,卻讓我深深受到感動。我們總是要求父母進入我們的世界,但我們有沒有嚐試進入父母的世界呢?

這是一部簡單的電影,我卻有著極不簡單的感受。

推薦指數:三顆蛋黃酥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週末,因為身心疲累,所以決定什麼事都不做,就只在家裡看DVD。於是用Hollywood的Coupon 去租了三片99 Cents的電影。後來又去租了Kill Bill I給Joe看,然後星期天在拜訪完他母親後就”終於”去看的Kill Bill II了。

要在家裡看DVD其實也不是那麼簡的,因為在家裡看DVD就會想吃東西,可是不想兩個小時的電影被打斷,所以事前的準備工作是很重要的。首先,先花一個小時把珍珠奶茶的珍珠煮好,奶茶的部份就用”3點一刻”代替。然後,煮一鍋八角毛豆,這樣可以邊啃邊看。最後,把哥哥從西岸寄來的黃大目豆乾一字排開,如此就可以要吃什麼就伸手可及了。一切就序後,就可以捲在我溫暖的床上,看著有字幕的DVD了。

以前在台灣,一星期至少要去戲院看個一部電影,而11、12月金馬影展就更不用說了,等到2、3月的時候,又會趕在奧斯卡前把所有有被提名的電影通通看過一遍(當然要台灣有上演的)。然後7月的時候再趕暑假檔。

剛來美國的前幾年,因為英文實在是不好,所以每次進戲院都是在看圖說故事,漸漸的就不太愛去電影院看電影了,因為覺得花10塊錢進去坐兩個小時,結果還是搞不清楚在幹什麼實在是太不划算了。所以後來我跟同學就都等DVD出了以後再租回來看,而且看完還可以互相換片,可以說是經濟又實惠。最重要的是,DVD有英文字幕,這對於我們這些有”聽覺障礙”的人真的是一大福音ㄚ。(Kill Bill I的DVD竟還有中文字幕耶!真是太感動了!)

現在,雖然已經來五年了,其實應該很多都可以聽的懂了,可是我看電視還是很依賴字幕。像前天,我跟Joe正在親親我我,結果電視上的節目忽然說了很好笑的笑話,我跟Joe兩個人雖然都沒在看電視,可是竟然同時都笑到做不下去了。可見,其實沒字幕我應該也是可以活的下去的,只是依賴心做祟吧,我還是習慣性的要開著Subtitle才安心。

那有人就會問,那我花大把的錢去看的Broadway Show又沒字幕,我不是更浪費錢嗎?所以啦,每次我要去看Show之前,如果是舞台劇,我就先買劇本回來看、如果是音樂劇,我就買CD回來聽,總之要把”聽覺障礙”的不利條件降到最低就是了。而且我發現,先讀劇本有個好處,因為你會自己先架構一個自己的版本,等到你看到演員演出時,你才會驚覺同樣的劇情竟然可以有如此大的差異性的感動,這時候,花同樣的錢絕對是雙倍的值得的。

我在美國,平常有太多的電視要看了,所以我通常是等到現在電視季差不多結束了,再來猛租DVD趕上進度。(我覺得我的人生好忙碌喔。)

可是,平心而論,進電影院看電影,感覺是真的跟在家裡看DVD是不一樣的。進電影院看電影,你那兩三個小時就是被關在那黑漆漆的地方裡強迫性的注視著螢幕。這時候,你的腦袋除了一邊跟著劇情再思考,一邊還不斷的從記憶裡挖出類似的情境反覆思考著。所以通常,在電影院看完電影後,那種感動跟震撼可是比在家看DVD強好幾倍的。反觀,在家裡看DVD,你可能會看到一半要接個電話,或是去上個廁所,或是倒杯飲料。這種看似無關痛癢的舉動,其實是真的會影響你看片子的感動的。

之前,談了幾篇電影,結果被專業影評人說,我根本就只是在貼劇情而已,所以接下來這幾篇等著要看劇情的讀者就要失望的。因為這次就只談感覺而已。


註:圖是在Yahoo找來的,我想我小時候大概就是這樣訓練出來吧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