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Tax Season結束後,整個辦公室的氣氛全然改變,休假的休假,查帳的查帳,每天辦公室都剩不到三分之一的同事。星期五就更不用說了,幾乎四分之三的同事都休假去了。當然我自己也不例外。從Tax Season後,幾乎每個週末我都往外跑。

先是去了Longwood Garden,然後隔週酪梨跟Ken來找我,我們就一起南下去Cape May County的動物園,然後去Cape May吃晚餐。接下來的的兩週,我則意外的密集連續去了兩次紐約。

先是Tripp跟我說他參與的Encore最後一齣show要演出,他有兩張免費的票,如果我想看的話他可以把機會給我。所謂的Encore是NY City Center每年舉辦的活動,每年二月中三月底跟五月初NY city Center會有三齣Musical的表演,每齣六場,這些Musical是選自早期(1920-1950)出名的Musical來重新演出,因為只有六場,所以佈景都相當簡單只有一個景,然後樂隊都是直接在舞台上的。記得我跟Tripp的第一次約會就是去看Encore的。Tripp每年都會買套票去看Encore,幾年下來,他非常希望自己能參與這樣的演出。今年,剛好42街的演出結束了,所以他就爭取參與的機會,意外的就獲得二月的舞台經理的工作。因為他優秀的表現,所以二月的秀結束後,他們就要求他參與今年剩下的兩齣戲。

因為二月跟三月我還在忙,所以都沒有空去看戲,五月既然已經忙完了,當然就不能錯過這種免費的機會囉。因為Joe 已經連續幾個週末都有一天或半天沒上班陪我去玩了,所以他那個”很不快樂”的合夥人,臉上已經開始慢慢的”結屎”了。因此當我問他要不要一起去紐約看戲時,他那為難的表情就已經說明了一切。所幸我還有”Ken”這個紐約的好朋友,所以還不致於淪落到自己一個人去看戲。

Broadway的Musical是很神奇的東西,你要是一整年沒看也不會覺得損失或錯過太多的人生,可是一旦你開始看了,你就會想要一齣接著一齣的看下去。從1999年7月來美國到現在,約略估計應該是看超過100齣的秀。其中有好看也有不好看的。不過不管是Musical 或是Play ,就像那齣今年被提名13項東尼獎的”The Drowsy Chaperone”裡說的,舞台的迷人就在於,你會因為他的音樂跟劇情,讓你在這兩個半小時內,完全跳脫現實的人生,進入一個虛幻璀璨的世界裡。(因為沒有像電影裡加了一大堆的特效,所以感覺更接進真實的人生。)

每次來紐約,Tripp就會開一張單子給我,上面有我應該看的戲,然後打星星的部份就是一定要看的戲。托他的指點,第一個星期就看了The Drowsy Chaperone跟Wedding Singer,因為這兩齣都還是全新的戲,因此票房還在建構中,所以去半價票亭時都還可以買到最好的位置。(後來第二個星期再去,因為The Drowsy Chaperone被提名13項東尼獎,一夜之間所有的票都被搶購一空,因此不要說是半價,連全票都一票難求。)

第二個星期,因為哥哥臨時到紐約開會,所以我就去紐約跟他碰面,結果又看了Dirty Rotten Scoundrels和The light in Piazza,這兩齣都是在去年的東尼獎上都大放異彩,經過一年後已經都可以在半價票亭上買的到了。等到6月10號去紐約替Joe慶生順便看Jersey Boys 和 Harry Connick Jr.主演的 The Pajama Game後,Tripp給的單子上就只剩下The 25th Annual Putnam County Spelling Bee 和去年東尼最佳音樂劇 Spamalot。然後我就完全趕上落後的進度了。

至於改編自夜訪吸血鬼的Lestat 跟紫色姐妹花 The Color Purple則被劇評評的很糟,所以Tripp說除非你真的沒戲看了要不然是不用浪費錢的。

算了一下,就這兩趟紐約行,車資加飯錢跟戲票,大概也花掉我350元。剛好我在跟表弟吃飯時,他說到他想買一台新的ipot因為舊的”只有20G”我就跟他說,那既然你要買新的了,舊的就給我吧。當然,小氣的表弟是寧可送別人也不會送自己的親人的(上次他要換掉舊的液晶螢幕時我也是柪了很久才好不容易柪到手的)。因此在討價還價後,我們同意用我做的小熊換他的ipot。

表弟問我說,為什麼不買一個新的呢?一個也才不過399.99,我就回他說我沒錢,他就說,你光是看戲花的錢就已經不知道可以買幾台了。想想也真的是,這些年來我花在看戲上的錢應該也可以像表弟一樣買一台52吋的電視在家享受了,更不用說是我那些將近五千多美金的Teddy Bear材料,還有家裡那兩台總共可以錄160個小時的Tivo。

現實生活中有好多想要的東西,像是一組好的音響,像是一個60G 的ipot,或是一台52吋的電視,或是一張Ken一直推鑑的Memory Foam 床,再加上一組日式的磁燒餐具組合。雖然說我賺的不多,不過也不是說全然買不起,只是,每當要真的花錢時,就會覺得應該把錢省下來做點自己喜歡的事,畢竟生命有限,而這些喜歡的show或是自己喜歡的毛料則不會一直都在。反而是科技的進步之快,也許明年同樣花399.99就可以買到100G的ipot了。(說真的100g的ipot是要用來幹什麼ㄚ?)

那到底人生的價值觀在哪?以前在台灣,省吃簡用就為了每年出國一趟去歐洲玩。現在在做移民監,所以無法出國,我幾乎花掉大半的積蓄在買Teddy Bear的材料上,(買到店家把我當大戶,自動給我30% off) 最近我跟Joe花了很多的時間跟錢,把家裡前面那一小塊花圃弄的跟跟Longwood Garden一樣,各種顏色的花繽紛奪目,雖然每天下班得花半小時以上澆花除草,Joe還要趁半夜沒人注意時把那很醜的樹給移走然後種上我們喜歡的東西。不過這一切在每天進出時看到那些美麗的花後就覺得都是值得的。

看著自己有限的銀行存款,想像著如果有一套能媲美我在台灣的音響,再加上一台52吋的電視,和一台頂級的筆記型電腦,那生活就會更完美了。不過我很清楚我自己,我6/2跟6/9還是會去紐約繼續看表演,6/17去上怎樣做小兔子的課,然後在七月飛到洛杉磯去上小熊的進階課程,順便抱一堆毛料回家。

錢永遠都不夠用,但也是要看你自己怎麼用。看著門口前漂亮的花圃,和滿屋子裡的小熊,我想,就算沒有52吋的電視和60G的ipot,我應該也還是可以活的很快樂吧。

創作者介紹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
  • i-pod?
    u r really a good cook, i-pot sounds like a good idea.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