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earing

本來是準備把四齣電影用一篇交代完成的,可是老人家碎碎唸的”症頭”一發,就硬生生的把一篇變成四篇了。(難怪我每個系列都寫不完。) 最近看了這些電影,雖然是租DVD回來看的,不過因為都是當初想去看,來不及看就下片的電影。因此看完後總有一種慾望被滿足的舒適感。在這邊的生活也許平淡像老公公老婆婆的生活,但我想只要有電視,至少我生活中很大一部份的慾望就可以被滿足掉的了。(另外最近Joe買了一台32吋的電視給我,雖然不是那種電漿的,不過至少螢幕是平面的那種,所以更加強了我躺在床上看電視的動力。)

前一陣子大家在那邊熱烈討論外遇ㄚ,偷吃這樣的道德問題,其實以前我也是黑白分明,沒有中間界線的人。可是年紀越大,就越來越明白,其實很多的事情並沒有那麼是非黑白分的那麼清楚強烈的狀況。好像是年紀越大就越瞭解,在下斷言之前,是否有先看清楚了背後的真相,而即使看清楚了真相,也不禁要懷疑那自己所看到的真相是只是呈現在眼前的假相,還是真的是真相。好像那種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的灰色中間地帶越來越擴大了。並不覺得是自己失去了應有得道德標準,而是認清了人事間的所有事,真的是不能用白紙黑字的法律道德所可以全面概括的。

話題好像扯遠了,不過前面的論點只是要解釋這部片子裡的人物與角色的心情與想法。這部片子Clearing在美片房一樣很不好 (這樣講好像我是專看冷門片的),而且又是有限區域的上演。我在這邊上演的第二週要去看的時候,就已經給我偷偷下片了,所以我又多等了4個月才看到這部電影。

有人問我是怎麼選片的,除了選導演外,演員也是我選擇要不要看這部片的重要因素。而這部The Clearing則是因為演員的因素讓我想要來看他。首先,男主角是Robert Redford (勞伯瑞福),也許六、七年級的人已經不知道他了,可是就我這五年級的人來說,他可也算是重量級的演員。從早期1969年與保羅紐曼的”虎豹小霸王”,到1973年與芭芭拉史翠珊的”往日情懷”,再加上1985年與梅莉史翠普的”遠離非州”,都已經是五年級的影癡心中不可磨滅的精彩記憶 (每次聽到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二交響曲,就會想起勞伯瑞福在非洲的大草原上幫梅莉史翠普洗頭的畫面。)。

雖然他後來接戲的頻率越來越低,但是仍然可以每隔幾年依然看到他的身影出現在螢幕上,像是1990年的”哈瓦那”,1993年與戴咪摩爾合作的”桃色交易”,以及1998年的”輕聲細語”。雖然他演出的頻率越來越低,但他投身在電影事業的積極態度從未減低,像是將布萊德彼特捧紅的”大河戀”就是由他所執的導筒。另外,專為有心拍攝藝術電影的導演成立的”日舞協會” Sundance,便是由他所一手創建的。

其次,本片的另外一個男主角Willem Dagoe則是有名的大反派,大家可能記得最清楚就是他在蜘蛛人第一集裡所釋演的那個瘋狂科學家。光是看他們兩個人飆戲,這齣戲的本身就已經值回票價了。更不用說女女角是跟勞伯瑞福差不多同期出道的老牌演員Helen Mirren,幾場內心戲的部份,她光是用臉部的表情就已經將張力括充到極限。而故事本身雖然並沒有什麼特別精彩或是刺激劇情,可是導演將電影像村上春樹的小說一樣分兩條線來說,十足為這樣平凡的劇情加分許多。(從Joe沒有睡著看到最後就可以知道應該還不是難看的地電影。)

故事一開始Robert所飾演的Wayne在和妻子Eileen共組的所謂”Ideal family” 中清醒,開始他應該是平凡的一天。從Wayne出家門後,電影便分成兩頭在說故事。一邊是妻子這邊在Wayne應該出席的晚餐上久等不到應該在坐的男主人,在晚餐後,Eileen終於按不下心中的不安而報警去了,在警方的偵查後,找到了Wayne被棄至在一停車場內,除了Wayne的鞋子跟一份報紙外,什麼都沒有留下。另一條線故事則細說從頭,Wayne出門後即被綁匪Arnold刻意放在門口地上的報紙給吸引下車揀報紙,就在他回到車上的時候,Arnold上前搭訕並趁機開門上車綁人。(這邊聽起來很像台灣網路上在傳說要大家開車一定要鎖門要不然搶匪會騎機車從兩邊開門搶劫綁架一樣。)

Eileen這邊則是綁匪利用每天在報紙上的廣告像Eileen登出要求,而FBI則因為Wayne的身份地位顯要因而介入調查所有可能的犯案人員。在開始牽扯所有來往人員的過程中,FBI查出Wayne與其前秘書兼情婦仍然把持著不尋常的關係。這對於要即將要為Wayne付出大筆贖金的Eileen無疑是一項重大的打擊。因為Eileen一直以為Wayne早就已經將這一段意外的出軌在秘書離職後結束了。在Eileen的心中,同時要面對丈夫被綁架及丈夫出軌的現實。Eileen在此不禁要動搖著來懷疑,她跟丈夫間所擁有的過去是否是真實的。在Eilleen的信心動搖後,她決定要去拜訪這位她從未正視過的情婦,她想從情婦的身上更瞭解Wayne,她想要知道,為什麼她無法滿足自己的先生。

在Wayne這邊,故事是以一種很緩慢的方式在呈述,Arnold一路帶著Wayne上山,Arnold說他的工作只是要將Wayne帶到山上小屋裡,然後交給其他的人,他就算是完成他的工作了。在一路上Wayne與Arnold有著數段的交談,擅於分析人性的Wayne在短短的時間內變將Arnold的個性給摸透了。Wayne從同情到認同最後在他終於發現Arnold的貪婪時,Wayne鄙視的不願再與Arnold說話。

在Wayne與Arnold上山的過程中,有一次Wayne有機會逃脫,後來便陷入與Arnold的肉體爭戰,Wayne在抉擇於自己的自由跟殺死Arnold中選擇服從自己的天性而放了Arnold,這也同時埋下了自己的殺機。(這裡告訴我們,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Wayne 知道自已難逃一死,便要求Arnold在將他交給匪徒後,把一封信寄給他太太,他希望在最後給他一些留言。

鏡頭這邊回到Eileen,Eileen按著Arnold的指示,經過了數次的擺脫FBI而將錢交到了指定的地點。就在Eileen將錢放下後,她忽然的瞭解,她在電話裡聽的的聲音只是之前Wayne被錄下的聲音,她在剎那間明白,Wayne可能已經死了,於是她追了回去,想從’綁匪那裡查明,倒底Wayne是生是死。當然,當她回到丟錢的地方時,一切早已人去樓空了。

故事再回到Arnold身上,在一天要結束時,Wayne被Arnold帶到山上,Arnold告訴Wayne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其他人,整件事就只是他一個人自導自演的,他只是在等著天黑,天黑後他才能面對要被處決的Wayne,天黑後他開槍時,就可以不用看到Wayne的臉。而Wayne就在被綁架的同一天被殺死在荒涼的山野。

拿了錢的Arnold並沒有過著他所想像的快樂人生,他被自己的罪惡感給吞噬著,他去著相同的店花著搶來的贖金,終於,FBI將他繩之以法了。

故事的最後,Eileen收到Arnold幫Wayne寄來的訊息。Arnold在信中告訴Eileen,他對Eileen的感覺就像當年他們第一個女兒誕生時那樣的濃密,他問Eileen是否依然愛他?因為如果Eileen仍然愛他,那麼他就擁有他所想要的全部了。

電影的故事其實真的是再簡單不過,可是經過導演的手法,讓人注意的其實已經不是故事的內容,而是幾位老演員所呈現出來的那種氛圍。那是一種濃密到與空氣中濕度緊緊糾纏的情愫。是一種至死仍深愛不渝的情感。Eileen在最後躺在床上,想像著Wayne在向她說話,我想在那一刻,欺騙也好,外遇也好,再也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介入他們倆之間的情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書 的頭像
書書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