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小時候唸地理,總有一種題目是問你如果要從廣州搭車去審陽,要怎麼坐火車。年幼無知的我,總會因為自己可以很快就把大陸地圖包括山脈、河川、都市、鐵路畫出來而自鳴得意。大陸對於那個年紀的我,也許就只是如同我沒有去過的中橫一樣的吧。(我一直到27歲才第一次去中橫)

從小被教育大陸”應該”是跟台灣有不可分割的感情,所有的情緒也會跟著看”寒流”而起起落落。(是叫寒流沒錯吧?)所以,在兩岸正式開始通商前,大陸就是一個台灣的終極回歸目標,我們就是有一天要反攻大陸的。

正式跟大陸人交手是我來到美國之後。美國的學校,尤其是MBA是很重Group Study的,一剛開始來的時候,一來因為英文不好真的白人學生懶的理你,再來因為當地人都不是Full time 的學生,所以多多少少最後都會跟非美國人混到一組去。當然,自然也就會遇到那些拿獎學金的內地人了。

第一次跟大陸人交手是第一年的電腦課,電白的我是很認真的在聽老師講課的,可惜的是,老師根本就不按照課本講,就算我事先都已經看過課本了,我還根本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所以上了幾堂課後,我終於忍不住跟旁邊看起來很和善的美國同學借筆記。我跟她說,因為這是我在美國的第一堂課,再加上我對電腦一竅不通,我真的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所以可不可以借我超一下妳的筆記。這位小姐也很大方,二話不說就把筆記借了給我。

就在我筆記拿到手的那一剎那,一個大陸小姐衝了過來,直接把手伸了出來,然後跟我說,先給我吧,我抄完再借你吧。我看了她一眼,心理還在想”為什麼?”。她說著就要把筆記拿去了。我看了那位美國同學一眼,然後跟大陸女生說,對不起,筆記不是我的,她如果沒有同意,我也不能借你的。況且,下下星期就要考試了,我怎麼可能讓你先拿回去抄完然後我再抄勒。這位大陸女生就很不爽的瞪了我一眼然後離去。

後來才知道,她是四川來的,因為我們的主修相同,所以後來交手機會就越來越多了。

在同一堂課裡,後來我認識了一位印度來的女同學。她跟我很好,我們總會互相討論功課跟跟作業。所以後來我們有台灣同學的Group Study 我也都會邀她參加。那位大陸女生後來從印度人那知道說我們有Group Study 就不請自來了。在Group Study裡,大家都會拿出自己的答案,然後說明推算的方式,所以通常最後會有一個共識,不過如果你堅持自己的答案,當然也沒有人會強迫你改答案。可是這位小姐,每次都只是來聽答案的,輪到她的時候,她就說這題我不是很確定,不過我同意某某的說法。所以我們也從來就不知道她的答案。後來幾次印度人偷偷告訴我我才知道,有時候她明明知道我們都算錯了,她也不會跟我們說,然後就只有她一個人拿滿分。

其實她大可不必如此,因為在美國,你的A跟我的A是完全不相干的,你不會因為我也拿A所以你就拿不到獎學金的。後來,她越來越厲害,那種小人的做風到讓我完全看不過去。最後,所有台灣來的人都不願跟她一組了,到最後,她必須要拿Independent Study來自己做報告。

以前在台灣教會,牧師的工作除了星期天講道外,還要去探訪會友,來到美國後,發現這邊的華人教會的牧師是不探訪的。問了長老後才明白,原來又是另一段故事。

話說牧師剛來時候,也是很高興的挨家挨戶的去探訪,來到大陸同胞的家中,牧師自報身份後,門是打開了,主人很不客氣的問牧師,你一個月賺多少ㄚ,牧師回答後,主人馬上說,你一個月賺那麼少,你是有什麼資格來我家看我ㄚ,說著門就給他關起來了。在經過無數次的甩門經驗後,牧師像長老們提出不再探訪會友的決定了。既然牧師不做這項工作,工作總是得有人做阿。因此兩位錢賺的算是多的台灣籍長老便接下來了。當然,因為他們賺的錢頗多,所以就被熱情的歡迎進家門了。

有了兩年在學校被大陸同學糟蹋的經驗,再加上連在最善良教會裡都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我當然是對大陸同胞退避三尺了。

2002年我剛來大西洋城時,Joe介紹了”亮”給我認識。他們是在費城Gay bar的Asian Night 認識的,因為沒發生過關係,所以後來就變成了朋友。Joe天真的以為,因為我們都說中文,所以應該可以變成好朋友。可是當然,”代志不是像憨人所想像的那樣的”。

有幾次我跟Joe去費城,雞婆的Joe就打電話讓他知道我們在費城了。他就說他想跟我們吃飯,不過吃飯前,他需要去買一塊布(他是唸服裝設計的),問Joe可不可以”順路”載他去一下布店。Joe當然是說可以,可是這一順路,順到要開40分鐘以上的北費,而且還是去全北費最恐怖的區,就在他下車去剪布的時候,我跟Joe在車上嚇到要昏過去了,還不時有恐怖的黑人在車旁邊走來走去,所以後來他沒買到布要去另一家的時候,我就跟Joe說,我不太舒服我要回大西洋城了,所以不方便再載他去另一家(還要再開20分鐘)買布了。當然我們的費城晚餐就這樣泡湯了,所以雞婆Joe在回程時狠狠被我罵了一噸。

後來有一次我跟費城的朋友在China Town吃飯被他看見了,他就不請自來加入了我們。後來他得知我朋友過逝的男朋友也是服裝設計師,就開始跟我朋友裝熟。幾次跟我朋友約看電影,都在最後一分鐘打電話來取消。搞的我朋友一肚子的火。後來在他畢業展裡,他竟然開口要跟我朋友借他前男友設計的”皇袍”當做他的畢業作品,不用說,他當然也就被我朋友當場列為拒絕往來戶了。(當然我是有跟我朋友說”I told you so”)

後來他找到工作搬去紐約了,他知道我前男友也住在紐約,所以就一直要Joe讓我幫他介紹我前男友給他認識,我當然沒那麼笨,幾次都裝傻聽不懂他在講什麼,然後就給他混過去了。

上上星期,他打電話給Joe,跟Joe說他現在的公司要調他去台北實習一年,他想問問我台北狀況,雞婆的Joe除了讓他知道我人就在紐約外,還邀請他來大西洋城抓螃蟹。還我我因為沒帶充電器,所以手機是處在幾乎沒電的狀況下,所以就沒接到他電話了。

上個週末,他終於來了,為了不想讓自己覺得要招待自己不是很喜歡的朋友,所以我又約了David跟他老婆,還有我的醫生跟他太太。他來的時候在車上打電話給Joe,說是他的一個朋友也要跟來,我當然是無所謂,反正就只是多雙筷子。

去車站接他的時候,他手上提了個蛋糕,說是在中國城買的,上車後就跟我炫耀,他們這班車因為停在Resort所以有退17塊錢回來,他說他當場跟他朋友要了10塊錢,當做是分攤蛋糕的費用。我乍聽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哪有人直接跟一起來的朋友要求分攤蛋糕費用的,看來我們的教育真的是很不同ㄚ。

晚上要睡覺前,他問我要怎麼睡,我說你們就睡客房吧。他就說,我是不跟別的男人一起睡的,我睡覺可是全裸的,我怎麼可以跟沒跟我做過愛的人一起睡勒?這真是好問題,我因為已經滿肚子火了,所以就把 Joe叫來,跟他說,你自己的客人你自己處理吧。最後的結果是他帶來的客人睡客廳,Joe雖然一直覺得不好意思,可是人家不跟你睡你是又能怎麼樣。

洗完澡要睡覺前,他跑來跟我聊天,要我給他一些我在台灣的同志朋友的電話,到時候他可以要他們帶他去玩。我很客氣的跟他說,我在台灣的朋友大部分是基督徒,所以是不去Club跟三溫暖的。他就說,他也可以去教會認識人ㄚ,反正他們總還是會有需要吧。說到這裡,我已經滿肚子火了,可惜Joe帶另一個客人出門去了,所以我只好硬撐著。我就跟他說,你是有Lover的人了,你只是想找一夜情而已,我真的不想把我的朋友介紹給你的。

後來他又問我,如果台灣的女同事追他怎麼辦,我就跟他說你放心吧,台灣女生是不會喜歡大路仔的,這你就不用擔心了。

後來,他看的出我的不耐,就道晚安去睡了。(我真是爛主人ㄚ)

隔天,難得不用早起的Joe在床上跟我親親我我的時候,他來敲門了,說是他要趕11點半的車子回紐約,因為已經跟別人約好了,所以要我們送他去坐車,跟Joe做到一半的我,就把Joe推開,然後滿懷恨意的去準備早餐給他們吃了。

一整個早上他一直跟我要我在台北的電話,說是要是有緊急事情可以打電話給我家人要他們幫忙,一向熱心的我,吃了秤錘鐵了心,就是不想以後被我姐姐給殺了,所以假裝沒聽到。然後草草的把他們送了回家了。

雖然說,不能一干子打翻一船的人,不過說真的,我真的受夠這些所謂的大陸同胞了。


PS 我只是覺得圖很好笑罷了
跟文章沒什麼關係的

創作者介紹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小韋韋
  • 哈哈哈......
    有時真的會冒三條線或是烏鴉飛過的情景....
  • 穎
  • 之前去大陸的時候
    我是跟姊夫的弟弟.魚.(他滿有錢的)一起去的
    結果姊夫幫我們安排的那個女生導遊
    就一路一直死巴著魚 老是把我給擠到一邊
    還拿出她的新手機炫燿
    說她的手機比我的還好還新還炫=___=!!!
    年紀輕輕(大家都不過25的年紀)卻心機超重的
    實在是很討人厭
  • cookie
  • Hi 書書,

    我是從酪梨的blog連到你這來, 以經在貴站埋頭苦讀了好幾天...你這篇文章真是鉤起我許多直接間接跟中國學生交手的機會, 沒伴法現在是中國人的世紀,中國人滿天下阿...想離他們遠一點都很難阿(嘆氣...)

    我的結論是,你遇到的是typical Chineses experiences that I have in Pennsylvania, 這些人還是精英,其他人人品如何,可想而知.
  • cookie
  • 書書,

    真羨慕你, 可惜我自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為了在OPT期間可以回臺灣面試, 只好繼續在原學校公作, 我的manager說要我跟之前 assigned XXX繼續工作, 當場我就真想摔他一巴掌, 對他大吼, 你覺得XXX欺壓人欺壓的還不夠嗎(淚...)
  • Cookie
  • 書書,

    是很近阿, 我是在賓州中部centre county. 我這到new york 要4.5 hours. So I think it probably will take me about 2 hours to NJ.

    我覺的我好像在跟著你的腳步前進喔, 看到你面試和在要不要留下來的掙扎, 真是字字扎在心理.因為我現在也是在為這些事煎熬痛苦. 不過人生就是這樣, 一切還是要自己去面對.很高興你現在是撥雲見月 :)

    至於那個中國人, 我也以經麻木了了, 反正我也不久留.
  • Kenny
  • 敝校的中國同學都跟我們台灣同學處得不錯ㄟ...
    可能因為我們班有10個台灣人, 他們只有4個....

    我們過年過節都會一起慶祝, 而且其中幾個中國同學是真的超聰明人又nice, 所以有時候我們都要靠他們呢.... 呵呵呵

    我覺得可能也跟學校有關係吧....畢竟我們是公立學校, 聽中國同學說, 有很多人都是要拿私立學校獎學金然後跑去念. 他就覺得去那種私立學校沒意思
  • 無法沉默的貓
  • 哎哎哎∼

    原來我一直很討厭的一位大陸同胞教授,
    是這樣的文化環境裡出來的。
    我還很不平衡一個教授為什麼能那麼不識大體,
    現在看你這樣寫來,我還真是釋懷了。
    原來∼我所遇到的,還不算太爛。
  • ee
  • 能理解,不過我對大陸人比較有好感些
    我的室友是雲南人,乾淨整潔人也nice
    只能說一種米養百樣人,
    剛好你遇到的都是機車的大陸人
    而我遇到的都是機八的韓國人,
    我厭惡他們的程度只能說到了
    只聞其名就眉頭深鎖
  • simonlau
  • er....我应该还属于nice的吧
    虽然的确学校有些这样的人
    我自己都是敬而远之
    还好不干涉 不冲突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