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輩子的基督徒,聖經上關於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經文也不曉得看了幾百次了。但是當在電影院,看到梅爾吉博遜將整個過程重現時,發現其實自己以前的想像還真是有限,我所能想像的痛楚,原來竟遠遠不及電影所表達的千分之一。而可以想像的,兩千年來不願承認耶穌是彌賽亞的猶太人,在看到這部電影後的反彈跟忿怒,因為一段他們最不願意承認的錯誤,竟然在兩千年後再次被提起。我想,這應該是當年叫囂要處死耶穌的猶人在大喊”如果他真是彌賽亞,那罪就歸給我們的子子孫孫”時所沒想到的結果吧。

電影一開始,由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揭幕,在那樣的氤氳的夜裡,耶穌掙扎在自己的不願與尊從上帝的旨意之中。 James Caviezel 無辜的雙眼在痛苦中讓觀眾同時也感受到了那份掙扎與心痛。而導演大膽的將撒旦的蠱惑置於其中雖是讓整個禱告的過程更加的戲劇化,但確也因此使得當耶穌看見們徒睡著時的失望顯為更加的合理。

我同意導演的想法,能預知自己即將受到的遭遇的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絕不是像一般文藝復興的畫作裡那樣的和平與安祥,那絕對是一場天翻地覆、驚濤駭浪的內心爭戰。影片交錯的進行著導演預設所有觀眾都應該知道的耶穌生平,詭譎的音樂配合著魔鬼的誘惑,而最會終結於那撼然的一踏。我只能說,若非真的相信耶穌,我想沒有一個導演可以有如此精準的描述了。

雖然已經知道耶穌受難的過程,但是整部影片進行的過程,卻一再的挑戰觀眾的忍受力,彷彿上帝在跟你說,”你以為就只是這樣嗎?這才只是開始而已呢。”於是情緒就隨著已知的劇情一再又一再的翻飛上去,直到最後斷氣而崩盤。而導演熟練的將幾則出名的故事放入其中也頗有化龍點睛之效。像是耶穌下蹲於地畫著沙土,等待著第一個拿石塊丟妓女定罪的那一幕就配合的天衣無縫。而耶穌母親瑪利亞的演出與詮釋也同時讓這齣戲加分到極限。我想也只有在導演深深被耶穌感動的同時,他才能創作出這樣令人動容的影片。

在還沒看電影以前,早就對於耶穌受難前所可能遭受的痛苦有所研究與閱讀,然而,不可否認的,當實際場景以影像展現出來時,五感中的聽與視覺強化了所有的情緒,因而讓所有腦中的記憶重整,牽引出一部每個人不同感受的受難記。

看過那麼多耶穌傳,我也覺得這是少數幾部真的完全按聖經記載拍攝的片子。除了影片中猶太將銀幣歸回一事我覺得懷疑外(記得他拿去買了塊田然後吊死在田中),其餘的描述只能說是穠纖合度了。

這樣的電影有其觀影背景的需要性,如果你不是基督徒,這就只是一部很煽情的記錄片。如果你像我一樣,剛經歷完台灣的政治風暴,你可能也能完全理解影片中的政治謀殺論。而如果你是猶太人,你可能會像日本人一樣反感的抱怨為何一再重提南京大屠殺。只是於我,一個三十幾年的基督徒,在看完這樣的電影後,我所能做的,就只是在深深的夜裡,跪下雙膝來感謝兩千多年前的耶穌所為我做的犧牲了。

PS 個人認為影片在明年的奧斯卡會受到猶太人眾多的影藝學會杯葛,因此,另一種型態的政治謀殺於焉產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書 的頭像
書書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