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國四年半多了
原本應該是過著窮苦的留學生生活
可是卻因為屢遇貴人
所以
其實這幾年的生活還真的是過的很好

最開始跟紐約的Tripp約會時
因為T是百老匯秀的Stage Manager
所以非常的愛看戲

而他又很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去看戲
所以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帶我去看戲
再加上因為他本身是在戲院工作的
所以幾乎每一齣戲他都有認識一些人在裡面
因此
不管是多熱門多難買的戲
他也總有辦法弄到”House Seat” (戲院最好的保留座)
(目前已經幫我弄了三次獅子王的票了)
雖然說付的價錢依然是全票
但是如果相同的價錢可以有最好的位置
那也算是非常值得的了

而在跟Tripp交往的同時
他也知道我只是個窮學生
再加上他根本就不願意離開紐約市
因此
只要我肯去紐約看他
他會負責車票錢看戲的錢
另外還會給我零用錢去吃飯
(這樣講起來好像是被包場喔)

而當然如果有去看戲
看戲的錢也就由他出了
我約略估算
我這幾年大約看了一百多齣戲
(基本上依然維持報紙打開後80%的戲都看過)
扣掉我自己付的大約30齣戲
就光是看戲T大概就花了七千元美金了(將近24萬台幣)
更遑論其他年節贈禮以及出門渡假(小從Godiva 巧克力大到DVD Player 或數位相機)
我個人估計那三年裡他花在我身上的錢50到60萬台幣大概跑不掉
有時後想想
我真有這麼值錢嗎?
(後來分手後看他花大把的前找職業伴遊出席Party
或是Massage或是深度服務
才發現自己也還算便宜)
(真是的怎麼把自己跟在賣的相提並論)

說到Party
因為T工作的關係
總是會有些Party需要參加
這些Party因為都算正式
所以都要穿西裝打領帶的參加
記得有一年還跟他一起去參加Tony(東尼)獎的頒獎典禮勒

不過
因為我都不認識任何人(後來他的同事當然都認識了)
所以通常到了這種Party裡
我都是酒拼命喝(因為通常是Open Bar)東西拼命吃
而如果人家跟我說話我就微笑點頭就是了
反正我的工作就是當一個美麗的花瓶
讓T看起有面子罷了(因為參加Party沒帶伴是很沒有面子的事)

所以嚴格說起來
我在唸書的日子裡
日子過的不算是清苦
反而還算是過著某種程序的奢侈生活

後來認識Joe
Joe在金錢上的關念跟Tripp完全不同
Joe會花幾個小時做Grocery Shopping
一排又一排
比價再比價
然後選最便宜的買
雖然耗掉很多的精神跟時間
但是所省下來的錢也還真的是相當可觀

而且
Joe去餐廳
不管是他出錢或是別人請客
他總是會盡量點最便宜的菜
因為他說
反正都是下肚子
實在沒必要點那些貴到嚇死人的菜

雖然他是如此節省
可是對我還真的是很大方
我自己賺的錢除了付房租、電話費、電視Cable費以外
我幾乎都沒有什麼用到錢
因為出去吃飯他會付
去玩他會付
甚至我買菜他也全付了(因為他說他每天都來我家吃飯)
不過相較我賺的錢
還真的是不到他的十分之一
所以我的這些開銷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二毛

而他知道我喜歡聽音樂會
喜歡看戲
所以三不五時我們還會一起去聽很貴的音樂會
(像上星期的Sarah Brightman就兩百多塊錢)
所以相較於同樣被美國人因為身份問題被撥削的台灣朋友們
我的生活又可以算是真的是過的非常的優沃了

Joe在南紐澤西混了他一輩子
所以也結交不少權貴
不過他的朋友跟Tripp的”New Yorker”朋友很不一樣
他們都很”Down to Earth”而且都對我很好
所以很快我也跟他們都變成很好的朋友
(Tripp說我交朋友的能力很強我想我大概就是像皮卡丘一樣很會交朋友吧)

而Joe這些有錢有勢(國會議員或是律師、醫師等)的朋友
通常這裡的房子只是他們眾多產業的一部份
(裡面所有的古董傢俱幾乎都來自Joe的店裡)
所以每次當他們回來這邊渡假或是處裡事情
就很自然的會邀請我們去那些貴的嚇死人的賭場餐廳吃飯
通常一餐下來四個人連小費是美金四百元跑不掉的
這還不算我跟Joe都不喝酒的價錢(認識Joe以後我就戒酒了)

我們曾經有一星期連續四餐在這種高級餐廳吃晚餐的記錄
所以我跟Joe對於要減肥這件事
真的的心有餘而力不足

另外
我現在的這份工作的老闆
跟Joe是二十幾年的朋友了
因為我工作的很認真
所以老闆很喜歡我
雖然我覺得他還是Pay我太低
可是看在我上班的時間極有彈性
他也很少給我臉色看的份上
這也算是一份愉快的工作

最近老闆計畫要再去泰國渡假
因為我已經滿一年了
所以符合年渡員工旅遊計畫
所以他們決定帶我跟Joe同行
老闆因為年輕時沒有玩夠
所以一再告誡Joe 要趁年輕還玩的動的時候
捨得花錢去玩
否則年紀大了後
光是有錢可是如果已經玩不動了就只能望X興嘆了

因此這趟旅行在他們的討論之下
決定要坐美金七千元一張票的頭等艙
光是這樣的價錢已經讓我渾身不自在了
還好是買一送一的機票
這樣我才不會覺得太過奢華
(因為雖然不是我出錢,我還是會覺得我其實在經濟艙就很舒服了)

而到了泰國
他們堅持要住”SUKHOTHAI” 一個晚上550美金的Penthouse Suite
(這也是太誇張了,就搞不懂為什麼一定要花這種錢)
雖然我對於這種一趟旅行就花掉我三個月薪水的奢侈很不以為然
不過這種事也不是天天發生
也算的上”Once of life time”所以就只能放輕鬆儘量去享受了

最近
台灣的朋友一直e-mail所謂”許純美”上流社會的新聞
雖然我沒有房契地契跟她比

不過我個人還是覺得
我在美國的生活應該也算是”上流社會”了吧

創作者介紹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