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睡眠這種事
是每個人每天都要經歷的
說起來好像很簡單
可是要真的實行起來
卻又不見得是那麼的容易

最完美的睡眠
就是那種一躺下去馬上睡著
連夢也一個都沒有的那種
那種睡眠就像身體的插頭在躺在床上的同時就完全地被拔除
整個身體就只剩下緊急的備用電池勉強的唯持著心跳,呼吸,跟血液的潺流
然後
在早晨一個沒有遇定的時間裡插頭又被插上了
身體就這樣醒來

由於身體除了心臟基本的跳動及肺部的呼吸外根本是進入冬眠的狀況
所以醒來時精神會特別的好
心情也像是六月天的太陽一樣明亮而愉悅
這時
如果能夠有一噸美味的早餐
那真的就是再幸福不過的一天

能在這種睡眠裡醒來
通常一天裡就算是遇到再不合理的事情
一般而言好像也都可以微笑的處理完成

完全相反的是最惡劣的睡眠
身體明明就已經疲累到連自慰的能力都沒有了
可是躺在床上
從左邊翻到右邊
又從右邊翻到左邊
身體就像是躺在床墊下有顆豆子的公主
怎麼睡也不舒服

這時後就會開始數羊
可是偏偏這些羊在數到一百之後就會開始跟你聊天
聊你公司老闆的不是
聊哪個朋友今天說了那句話讓你耿耿於懷
而這些羊一旦開始說話就沒完沒了了

看著床邊的鬧鐘
一點了
不過你心想還可以睡七個小時(假設你九點上班八點才需要起床)那也不算太壞
等到三點了
心想不睡是不行了
起床來吃了一顆助眠藥(不是安眠藥喔 這裡是不鼓勵用藥的)
這種助眠藥
平常一吃馬上就像被打了麻醉劑的大象可以立刻失去知覺
可是在這種最最悲慘的睡眠狀態裡
藥效就只能發揮一半的效果

藥效發作後
身體跟意識在某種行式下脫離了
意識在百分之五十的清醒下繼續在思考著
可是這個時候身體卻是睡著的喔
因為如果試著想瞄一下鬧鐘是幾點時會發現其實身體是根本無法動彈的
想要睜開眼睛的話是連一點力量都沒有的
但是整晚窗戶外面的貓叫了幾聲救護車過了幾次可卻都是聽的一清二楚地

就這樣在這種半睡半醒的狀態持續下
終於
鬧鐘響了
在這種情況下起床
因為是不得不起床而起床的
所以即使馬上洗了一個再舒服不過的熱水澡
吃一頓超級美味的早餐再加上三杯不加糖和奶精的黑咖啡
可能還是無法挽救一個注定像是十三號星期五一樣不幸的一天

在這樣的敘述兩種極端的睡眠後
應該就知道
睡眠是多麼私人的事
在同一張床上可以有著天堂到地獄差別的睡眠品質
那麼就更遑論如果是出門旅遊或是得跟別人同睡一張床時的冒險
那變數的增加就變成無限大的未知

我常常跟朋友說
如果是做愛的話
只要看的上眼互相會勃起的
那麼通常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可是要選擇男朋友
除了床上運動必須協調一至外
就一定要先試睡一下才能做最後的決定
因為
不好睡的男朋友就跟不合腳的鞋子一樣
不管再好看再合用
終究還是要捨棄的

會做愛的男人就像夏天的松鼠滿街都是
而好睡的男人就像有著四片葉子的幸運草十分難找
有一點差錯就會像頻道被干擾的收音機一樣
怎麼調都不可能會聽的清楚的
所以漸漸地
性功能強弱與否的擇偶方式便被可睡性的強弱所取代了

在台灣因為跟家裡一起住
所以其實好不好睡倒也不是一個挺嚴重的問題
反正就算一星期能把男朋友偷渡到家裡睡個一兩晚
總是會因為過度運動後陷入深沉地睡眠
或是因為反正是自己的家裡所以再怎麼樣也可以找到舒服的方式入睡

記憶中有兩種不好的經驗
一種是男朋友有很嚴重的口臭
不知道是胃不好還是有牙周病
總之
吐出來的氣息就像是臭鼬受到驚嚇時所發生的反映
即使不是面對面睡著
只是聞著他從背後抱著你所深深吐出來的氣息
就可以讓你整晚希望著自己有著一付氧氣面罩

因為這次不好的經驗
從此
我選男友的時候都會很仔細的像貓聞著新的食物時的謹慎
看他身上,口中,腋下有沒有無法忍受的氣味
如果稍有聞到些微地蛛絲馬跡
就必須在陷入未深前當機立斷的斬亂麻
否則
失眠的夜將如惡夢般地永無休止

另一次的經驗則比較不是那麼的討厭
因為交了個比自己小五歲的男友
可能是他年青氣盛
每每當我徘徊在彌留的睡眠狀態時
便會被他的雙手或舌頭弄醒

一整夜就這樣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早晨起床
看他一臉開心的模樣
也不知道倒底是該滿足還是抱怨
雖然沒有能跟他到天長地久
但是我想
如果問題只是這樣
只要過了新鮮期
如果兩個人還能在一起
可能就可以像老夫老妻的海獅一樣相安無事的一覺到天明

當然就像我所說的
這種睡眠的問題在台灣時根本就也不是選擇男友的必要因素
但是到了美國後
因為是自己租房子住
有了男友後
不是你去他那裡睡就是他到你這邊睡
這時候
睡眠
就變成一個相當相當巨大的議題
而惡劣的睡眠關係
就像檸檬紅茶加奶精一樣是根本無法入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書 的頭像
書書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