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的9月,我初次步上地球另一端的歐洲,我落腳的第一個城市是”維也納”。既然名為音樂之都,維也納當然就不負盛名的展現出它的音樂內涵。因此,在那石頭鋪成的馬路上,每一個轉角都有著不同的音樂演奏著,我像是走在一個無止盡的露天音樂會中。九月秋天金色的陽光,灑在匈布朗宮土黃的石牆上,第一次的歐洲印象,便深深的刻印在這美麗浪漫的音樂之都上。

回台灣後,同年Before Sunrise在柏林影展拿下銀熊獎,因為喜歡茱麗蝶兒,所以在得知Before Sunrise的LD在美國已經出片,便拜託在美國的哥哥幫我買下寄回。看完後還翻拷數片分給眾親友。而當台灣在近一年後只在一家小戲院上演一星期時,我又再次看了這部片子,也許是因為我曾身經在相同的城市-維也納,所以可以體會與瞭解片中的浪漫與美麗。事隔九年,得知續集已拍完要上演,我忽然很想知道,當年在漱諝x分手的他們,如今何在,他們的九年,我的九年,為什麼他們沒有如期在月台重逢?這樣的困擾竟如郝斯嘉是否跟白瑞德終成眷屬一樣令人深感遺憾著。


許多朋友不喜歡這部片,許多朋友沒看過這部片,昨晚,再重看一次Before Sunrise,喜歡的感動依然存在。那種只有在維也納會發生的浪漫與感動,再次衝擊著我。

如果說要簡單將Before Sunrise交待一遍,那就是美國男孩Jesse在歐聯火車上遇到法國女孩Cellin,兩人在短暫的交談後決定一起在維也納共渡一天,然後在日出後各自奔赴人生的未來。這樣聽起來是很無聊的劇情,可是故事在兩個人不斷的在城市移動中,所產生的對話與共鳴,讓人產生很大的思考與反省,Jesse 與Cellin的相遇是人生的失軌,因此他們的離別是可見的命定。人生中有多少失軌能有看到結局的機會,因此讓這份失軌更顯的珍貴。

1995年的Jesse 從美國飛到馬德里去看看他在Summer Camp認識的女友,長距離的戀情在Jesse一下飛機後,女友的刻意迴避宣告終止。Jesse失去了留在馬德里的意義後,卻又不願馬上回去美國面對自己的失敗,因此跳上了歐聯的火車,開始他的自我放逐。

Cillen則是去布達佩斯拜訪她的祖母,在逃避了一整個暑假去面對控制慾強的父母後,她也搭上了歐聯火車要回巴黎面對現實人生。

兩個人都用火車來延緩他們面對現實的時間,因此當他們相遇時,那一份要將現實驅除並享受短暫的虛晃的慾望,便將他們拉的好近好近。

故事開始在歐聯的火車上,電影一開始鏡頭延著火車的車軌一路前進著,原本筆直的車軌忽地和另一軌交錯併為一軌,電影從此點出Jesse跟Cillen的相遇。坐在火車上的Cillen因為受不了隔壁座的德國夫妻大聲爭吵,因此將行裡拿著搬到後面的位置去坐。畫面上藉著Cillen唸的法文書跟Jesse讀的海明威來點出兩人的文化差距,也因為彼此詢問所讀的書因而展開了錯軌的啟始。

美麗Cillen與可愛的Jesse在第一眼便有著性吸引的火花產生著,因此當Jesse邀請Cillen跟她去餐車閒聊時,Cillen並沒有多做考慮便答應了。在餐車裡幾段簡短的談話,將倆個人的文化差距、教育背景、跟死亡觀念一一帶出。你會很驚訝的發現,倆個人因為彼此的不熟識,所以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車到了維也納,已經下車的Jesse又衝回車上,他要Cillen跟他一起下車,一起在維也納度過一天(因為Jesse要搭隔天的飛機回美國)。Jesse要Cillen想像,十年、二十年後,也許Cillen會想起Jesse這一個曾經偶遇的男子,如果Cillen沒有跟他下車,那麼終Cillen之餘生,她都會在一種他們到底會怎樣的猜想中度過。所以Jesse說與其讓你的餘生都在一個”如果當初我有”的猜想中度過,那不如就跟他一起下火車來發現這個事實吧。

因此Cillen就下火車跟Jesse這位僅僅認識不到幾個小時的陌生男子,開始他們的維也納探險。

片子藉著一幕又一幕的行走換景,大量的對白,讓兩個人慢慢地貼進彼此。很明顯的,性的吸引力是兩人間的首要關連,因此在繞著城市的電車上,Jesse開始了所謂的Q & A的遊戲。而Jesse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誰是第一個讓你有性吸引力的男孩”。很顯然的,若不是對對方有興趣,問題是絕對不會繞到那邊去的。當然這樣的性張力從這一刻開始便逐漸的加強了。從電車到唱片行的試聽間,再到匈布朗宮的外圍,再到墓園裡,終於這樣的張力在離地的空中摩天輪上爆發,兩人終於向那情慾的聳動妥協,而吻起了眼前的陌生人。

Cillen是來自好家庭的女孩,因此她對於世界還是充滿著浪漫與信心,相反的,Jesse是來自父母仳離的家庭,且在小時候的父母爭吵中聽到,他是不被期待的意外之子,因此他對人性總是有著懷疑與抗拒的態度。這樣的差距在吉普賽看相者與路邊詩人的兩次考驗下,將兩個人對人性的態度顯露無遺。Jesse雖然喜歡詩人的即興之作,但他的懷疑天性還是讓他無可避免的懷疑著詩人只是將被選定的字填入既有的作品當中。而Cillen卻就只是單純的喜歡那令人感動的詩句。

入夜了,Jesse終於跟Cillen坦白他是因為逃避失敗的愛情因此在歐洲流浪,而Cillen也跟Jesse坦承之前對其男友的著魔,甚至在小說中致他於死地。兩個人因為沒有過去跟未來的包袱,因此可以將心理最最底層的秘密一一揭露。影片在維也納的石板路上將兩人的防線一層有一層的解放。終於,在一家小餐廳裡,Cillen藉由假裝打電話給她的好朋友,將她對Jesse的真實感覺一一解放,相對回應的,她也得到Jesse對她的告白。自此兩人間的最後底牌也在此呼之欲出。



在一艘船上的甲板上,Cillen與 Jesse彼此同意,要做理性的選擇而不要墮入浪漫的空想,因此他們同意,不交換電話,不交換住址,沒有期待、沒有未來,讓今夜就只是今夜,讓今宵就只是永恆的一點。

在認知只有今宵沒有未來的現實後,因為只有此時此刻,所以所有的關係必須加速前進,兩個人終於在紅酒與激情下,在公園的草地上發生了關係。

清晨在維也納巧巧地降臨,兩人開始往著車站朝著歸程前進。空曠的街上傳來大鍵琴的琴聲,在現實與虛幻的晨光中,他們停下腳步,將彼此好好的攝入心中永遠的位置。期待這樣的相遇將是此生永難忘懷的回憶。

回到歌劇院前的廣場,坐在廣場上的Jesse跟躺在他腿上的Cillen(這就是美麗海報的來源)都明白,虛幻的偶遇將在兩人各奔前程後結束。來到火車站,要上車的Cillen跟要去搭飛機的Jesse開始不捨了起來。兩人在一番掙扎後,決定在六個月後,也就是下著大雪的12月,再次在這個月台重逢。

鏡頭照著昨晚他們曾經駐足的每一個空景,大鍵琴的琴聲中,景物依舊,只是人事已非。鏡頭照著在火車上的Cillen跟在巴士上的Jesse。從兩張木訥沒有表情的臉上,你知道他們跟你想的是一樣的事,六個月後,是否會再相見?曾經受過情感傷害的倆個人,是否會如期在這個月台出現?是一方出現?還是兩方都出現?或甚至雙方都沒有出現?

火車跟巴士繼續行駛著,他們的未來,也就隨著鏡頭的淡出漸漸消失。


後記:

九年過去了,我很想知道他們將要如何將故事繼續說下去。

這樣的事在生命中每天都在發生,這部電影之所以令我著迷,並不是因為它很浪漫,而是因為他很寫實。每天在生命中來去過客如其之多,十年、二十年過去了,我總偶爾會想起並猜想,那曾在我心中佔有一重要位置的他/她現在不知道如何了?

Before Sunset也許並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但至少,他們願意給觀眾一個機會去反省現實的人生。

浪漫電影有時後是不需要生離死別的,那淡淡的驚鴻一瞥,有時後才是令人傾國傾城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書 的頭像
書書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