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分類:狗血篇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的七月來美國就要滿七年了。

當初打包來美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自己一呆就會呆這麼久。
這幾年,身邊的朋友一批換過一批。
隨著大家畢業,身邊的朋友已經是五個指頭就可以數完的了。

打回台灣的電話費,從一開始的一個月一百到現在一個月不到20元。
95%是打回家裡給姐姐跟爸媽。

是什麼時候我開始變的這樣的孤單的?

南紐澤西州~~~~~~~~這個離台北那麼遙遠的地方

若不是有Joe的相陪,我想我必定寂寞至死。


網路是一種神奇的東西。
透過網路的文字,我認識Ken酪梨這些好朋友。

我們住的算近也不算近。
雖然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阻在我們的中間。
但至少維持著一年見個4-5次面的機會吧。

我是多麼的希望有小叮噹的任意門,這樣我和我親愛的朋友的距離就可以縮短。

親愛的酪梨就要回台灣了,而Ken也要遠去密西根了。

眼看著這些年來,我的友誼資產有減無增。唯一增加的大概就只有不會說話的小熊們吧。


趕著在酪梨回台灣之前。我心心念念的要給她一隻美麗的小熊當紀念。

從星期三一直忙到星期五,小熊做出來了。

我告訴小熊,人家說身邊有一個粉紅色的東西容易幫女生帶來婚姻好運。
你就陪酪梨回台灣,幫她好好的招來一段好姻緣吧。


酪梨,我的朋友。

希望你在地球的另一端一切都好。

也希望你在抱著這隻小熊時,也能想起在南紐澤西州,有個關心你,念著你的朋友。


祝你一路順風。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書書

真的太灑狗血了啦
實在不太適合我現在簡約儉樸的心情
不過我想這篇文章可以留下來
有一天如果我比你先走
你可以在葬禮過後的派對上唸給大家聽喔

我們說好了有天要讓你幫我寫回憶錄的
記得嗎
上星期跟一個戲劇單位討論合作電視原聲帶的事情
遇見了他們劇組的攝影師
你猜是誰
是你以前IR的同事大勇ㄟ
我還在想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今天看了你的文章才知道
已經十幾年了
這樣一天到晚算日子
好像在不斷的提醒自己老了

你知道我不是個喜新厭舊的人
那年在巴黎ㄧ天到晚呆在電影院看老電影
現在每次去大陸也狂買六七十年代的老片
有些東西在時間的沉澱下才會顯出他的意義來
有時候我不注視眼前並不是我沒有感覺
只是我更想知道
經過時間的變遷之後
那些我們曾經以為珍貴的東西
還會不會留下當初心動的感覺
或者
會不會讓我們更清楚知道
那些我們執著不肯放棄的東西
是不是就能夠說明幸福的定義

會不會想太多了?

有一首老歌是這麼唱的:
Don’t your feet get cold in the winter time?
The sky won’t snow and the sun won’t shine
It’s hard to tell the nighttime from the day
You’re losing all your highs and lows
Ain’t it funny how the feeling goes away?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Come down from your fences, open the gate.
It may be raining,
but there’s a rainbow ab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那年飛往巴黎的飛機上正好聽見楊乃文的
祝我幸福
那時候茫然不安的心情
今天想起來也只是人生的過程

我也想跟你說祝你幸福
我也相信
你已經在路上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尤理斯:

看到你的留言真的是我今天最高興的事了,不知道我們多久沒有好好的聊天了,隨著我出國的時日增加,你的遠去法國再返台,我們之間的距離也同時越來越遠了。幾次看到你在MSN,想叫你去卻又不知如何云。曾幾何時,我們從無話不談的朋友變成了相對無言的朋友。

回頭看了自己出國前貼的那篇紅酒、美食、音樂與友情。(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llen2002/3/766550/20020409125458/)
我好希望回到18年前我們初識的那年,那時我們都還年輕,生命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

第一次注意到你,應該是在金山的活動中心吧。那個迎新晚會上你們那一組演的戲是”喜、怒、哀、樂”。我連我自己那天在幹麻都不記得了,可是確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還記得那天你們演的戲。而事後聊起,我們其實都對那個從歷史(哲學)?系降轉過來的帥哥都很有印象呢。

第一次去你家,那時你跟你哥哥合租在仁愛路,你正吃著你哥哥煮的牛肉麵,我等著你跟我一起去教會,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記憶竟然可以如此的清析。還記得那天姐姐跟你說,你比我大,所以應該要把我當弟弟看,多讓我幾分,可是你堅持要把我平等的當朋友對待,為此我感謝你。

後來大一那年的寒假的前一邊天,你跟我擠在我那小小的房間裡,隔天睡醒你竟收到一封來自我的”絕交信”因為我任性的要你處處讓我,可是你卻堅持要平等對待,所以我決定要片面斷交。那是唯一一次你出手挽回這份友誼。我還記得我們上中通課時,”張哥”說我們這群人只要有人情緒不佳一定就是因為你,天知道我們當時應該是對他都有一點小迷戀吧。

大一升大二那一年的暑假,我們在南崑笙的前烏腳病診所裡,看著”少年阿莫的秘密日記”聽著周華健的”心的方向” ,我們就在那裡嘻嘻哈哈的度過一個很愉快的暑假,雖然其他人有爭執有異議,可是我的回憶總停留在我們一起看書的那一個下午。

大二那年我當了會長,不願多事的你勉強的接下了只要去開會的PTT一職,而我們經濟鐵五角也在我的失言後分裂,那時候的我是多麼地幼稚不懂事,如果我是你,其實我是不會選擇這樣的一個朋友的。

第二年的暑假裡,我在台北演出著”錯愛”我拼命的說服自己,我是愛她的,而這齣戲竟然也就一演演了五年,一直到她嫁為人婦。我還記得那年夏天結束後,你在我的房間跟我訴說”莫利斯的情人”的劇情。你說到電影裡他們分手又重逢的那個夏天的景,燥熱的未退的暑氣在陽明山竄流著,我則興奮的跟你說著對面二樓新搬來的猛男,洗完澡後都不穿衣服的事,怎麼這樣明顯的暗示,我們竟還不願走出櫥櫃。

後來你轉到新聞系,我因為你神秘的行事風格還對你相當的不諒解,但我想你是對的,事情沒成前,其實是不應該在那邊敲鑼打鼓的。不過我還記得,我們在新聞系的錄音間渡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還有陪你去劍潭的幼獅電台錄音。我們說著你們系上系主任跟助教的八卦,跟我的室友一起聊天談心。其實我一直不清楚的是,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室友?後來你也搬上山來,走到山仔后去跟你聊天便是我的運動之一了。

那年中華體育館燒了,我們在一次爭執後,各自去買了”天使與狼”的票。那天好冷好冷喔。我將本來要跟你去的票給了姐姐,姐姐又帶了當時在追他的男同事,一場原本可以一起欣賞的演唱會,就在我們任性中喪失了。

第三年的寒假,我再次演出了有名的”去南部解決事情”的鬧劇,我想其實當時你是知道我的傾向的,而你在我的日記裡也是斬釘截鐵的被認為是Gay的。然而每次當我們在一起看著那些肌肉男時,我們還會自己解嘲的說,那是因為我們不夠壯,我們只是羨慕而已,我其實無法想像,如果我們在大學時就彼此Come Out我們的人生會不會有什麼不同。(附注:後來有一次發現我暗戀了三年的那個企管系學長竟然也出現在 Funky)

隨著你交了女朋友(其實還有男朋友),我們變的沒那麼親蜜了,我總是懶的記住你女朋友的名字,我總是說反正你很快就會換了。而我自己則繼續演著那場虛龍假鳳的愛情戲。我連你後來搬到山腰的那裡跟你男友共住的事也都是後來才知道的,天知道我當時還真相信他只是你的高中同學。

大四那年,我交了新的朋友,我沉迷在IR的打工時間,跟那一群年輕的俊男美女過著沒有未來的日子,那樣的生活,對於一個大四即將畢業的而前途迷枉的我,是再適合不過了。而我還記得你跟你姐來IR吃飯,我從容的上了一堆菜,最後結帳時只開了一張100元咖啡的帳單。你還記的我跟”小豪”那段奇怪的友誼嗎?那段日子其實也是我一生中難忘的歲月。

後來我上班,你當兵去了,我總是很固定的寫信給你,可是你總是愛回不回的,後來甚至連我附上回郵信封,你也還不見得回。你說你在軍中有自己的視聽室,所以你可以在那邊,愛看什麼片就看什麼片,我們會討論 LA Law的劇情,但大部份的時間,你跟我是疏遠的,因為你是有愛人的,而那一部忿的生活是你無法跟我分享的。後來你終於告訴我她訂婚的消息,我難過的去了一趟香港,

後來你退伍了,本來想就這樣放棄了,因為我覺得你其實不太在意這段友誼的。可是我們各自找到了新的工作,而公司就在只隔幾條街的仁愛路上,我會去你們公司拿試聽帶,中午我們也可以一起吃飯,我們又回到像一前一樣相親相愛的日子了。記得我第一次失戀,我難過的一個人跑到普吉島渡假,臨行前,我跑去你們公司跟你道別,你在我上車前問了我一句”她是長頭髮還是短頭髮”,我知道你要問的是”它是男的還是女的”,不過我們終究還是沒開口。

我從普吉島回來後,在一次翹班的下午茶裡,你問我,讓我心碎的是男的還是女的,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我竟然跟你承認那是男的了。從此,我們的友誼就此進入到不同的境界。

我們陪著彼此一起渡過無數失戀的歲月,幾乎每個我生命中的男子,都要以給你見過當做最後的考量,我們彼此影響著對方的情緒,我們自己戲稱我們是生活在同一城市的雙面維若妮卡。

你去唸了研究所,我換了兩三個工作,我陪你去台北之音錄音,你請我當特別來賓。這一切的事就好像昨天才發生。當時,我們雖然各自忙錄,但每天總通不下兩三通的電話,有時候幾個月沒見面也不覺得,因為其實精神是一直都同在的。

後來我的重心放在教會,你雖然不願直接介入,但總在我需要幫忙時,你還是願意被我托下水。我從來就不曾懷疑,我們的友誼將持續到最後的一次呼吸。

我在美國五年了,終於我不得不承認,空間的距離是會影響朋友的親密度。我知道這幾年你變了很多,你選擇了一種簡單的方式在生活著,而我卻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在生活著。因此,我們之間的交錯便越來越成為平行線了。

知道你忙,但每次回台北,卻仍很想多花一些時間跟你聊聊天。因為我是多麼的在意這樣一份將近十八年的友誼ㄚ。

播了十年的Friends終於要在下星期結束了,Monica 跟Chandler在得到小孩領養權後決定要搬去郊區,Phoebe也找到她的Mr. Right結婚了,Rachel拿到LV的Offer去巴黎上班,似乎大家在同時都Move on他們的人生。雖然Joey不願放下美好的過去而正鬧著脾氣,但卻意外的又發現自己將進軍Hollywood。天下無不散的宴席。雖然好朋友將各自東西。但我卻依然相信。若世間有什麼是永恆的,那麼除了上帝的愛之外,應該就是一份難得的友情吧。

我知道你看到這篇文章,一定又認為我在灑狗血,但事實上,我只是想很正式的跟你說一聲

”祝你幸福”。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友情
是我這生最豐富的資產




紅酒 美食 音樂與友情

星期天晚上
一個認識了14年的朋友請我到他家吃飯
要替我送行

照例
我帶了紅酒和自己做的甜點前去

他是我的大學同學
這些年來我們從同學變成摯友
而在幾年前當我們彼此Come Out後
我們幾幾乎便成了所謂的生死之交
從認識至今
我們沒有超過兩個月沒見面
電話則是每日數通

我們交換著彼此的生活
參與著彼此的生命
他常說
將來如果他要出回憶錄
由我來寫會比他來寫要來的詳盡

我們就是這樣的朋友

只是
這次
我們都深知
此次一別
我們便要過著沒有對方的生活

我們將無法在半夜因為睡不著而把對方叫起來聊天
我們將無法在六人行的廣告中打電話大罵莫妮卡的變態
我們將也無法向對方討論著彼此的新戀情

我們從不批判對方
不做任何的道德與良知批判
我們全然的接受著對方
我們總愛說
我們是雙面維若妮卡(一部講述兩個同名同命之人的電影)
我們是彼此的鏡子
當一個人在戀愛時另一個人會受到幸福的感染而也談起戀愛
當一個人情慾高漲時另一個人也會受到影響而慾火焚身

只有他能忍受我時而天使時而魔鬼的極端個性
也只有他
能讓我在他面前將我百變雙子的個性顯露的淋漓盡致而不至精神錯亂
我們如同對方的影子一般的共生著
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我們便能知對方的心意
甚至在辦公室我們都能用只有對方瞭解的語言講傳遞許多不為人知的訊息
剛認識我們的朋友
會認為我們彷彿是一對戀人般的依戀著對方
常常有人問我們
為什麼你們不乾脆在一起
我們總是一致回答說
如果我們在一起 那麼就是近親相姦 於法不合的

我們的姐姐都知道我們的事
也知道我們是如此特別的朋友

這晚
他的姐姐煮了滿桌的義大利料理招待我
我們邊喝著紅酒配著硬麵包
吃著義大利麵和烤洋芋
時而巴哈時而爵士的從我們的談話中輕洩而過
有時
會有一種錯覺
以為自己和他正坐在義大利的高級餐廳中舒適的進食著

我們緩慢而優雅享用著可能是我們近期內的最後一餐
他知道 此行對於我的義意
他知道 我即將藉此完成生命中的一個重大的儀式

美食 音樂 與紅酒在我們的手中流轉著
這些年的友誼也如同永不休止的輪盤在我們當中轉動
我們所共有是這14年的回憶
他曾因為我告訴他要活著回台灣
而在紐約的地鐵止了自己向下跳去的悲傷
我也曾在因愛大病初癒後
因著他重新燃起對愛的盼望

這樣的朋友我不知道一生能幾個
但此時我真的是心滿意足

晚飯後
他送了我一個禮物
從來就不是一個擅於送禮的他
這次竟用心的準備了個禮物
拿在手中尚未打開包裝我便知道是什麼了
那份體貼的心意更是另我感動

打開包裝果然是我所想的
一隻Swatch最新的網路錶
他知道我因為要出國而捨不得買
而這隻錶有兩個時間
一個是台灣一個是我將去的異鄉
如此
我們的時間又將在同一隻錶上重疊

生命 生活 到此令我滿足
也許我在情場是個失意人
但是
在友誼上
我卻是一個最富足的幸運兒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