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分類:裝文青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18 Wed 2008 02:29
  • 不惑

Photobucket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以前在台灣,一星期至少會看個一兩本書,再加上我對書的特殊僻好,看書一定要看新書,因此家裡的書根本就是多到要淹過屋子,不過我也有一種喜好,就是看到喜歡的書,就會想要推薦給朋友看,因為我自己已經看過了,所以我其實常常會把書借給朋友看,而有些書就會因此一去不回。而每次朋友借了不還,我通常也不見得會去討回,因為如果是我真的喜歡的書,我是不介意再買一本的,這樣也許算是對作者的另一種致敬的方式吧。

最近因為Ken跟Anary從台灣幫我進了一堆書,所以看書的時間反而還比看電視的時間來的多。

Anary來的時候,帶了一套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在看 。一開始是因為Anary在看而且她已經看完第一本了,因此我就順手拿來看,沒想到一看之後,便欲罷不能,常常她在客廳我在房間,兩個人就在那邊個看個的書。

上星期因為腳的問題,必須要一直跑醫院,美國的醫院通常要等很久很久才會看到你,有時後運氣如果不好,等個一兩個小時是常有的事,所幸有這部書,我才能夠輕鬆的渡過。

”冰與火之歌”是一部奇幻小說,作者”喬治馬丁”師承”魔戒”自創了一個充滿奇幻生物的帝國。除了本身年輕時就已經創作了一聯串的奇幻小說,近年來更是擔任”陰陽魔界”、”美女與野獸”的電視製作。因此其小說讀起來,竟然有如在看電視劇一樣高潮跌起。

每個他所創作的角色,其個性鮮明不說,他更是勇於在必要的時候用完全必要的原因,讓好不容易塑造起的角色魂歸西天。因此整本書唸起來,真是高潮跌起絕無冷場。

這部”冰與火之歌”原本預訂要寫成三部曲,可是作者在動手後,卻發現必需要寫成六部書才能將故事交代清楚。目前英文版已經出了前三部了,第四本已經寫好了正在預售中,而作者現在正在著手努力的寫著第五部。

台灣目前由”高富國際文化”出版了前兩部,每一部因為都過於巨大,所以又拆成三本分開來賣。所以光是前兩部曲就已經出了六冊的中文書了。首部曲的譯者文筆極好,許多優美的文字都翻的極其精準。另人看了覺得很是舒服。

我目前才進行到第一部曲的第二本,其劇情就已經精彩到我不禁要深深佩服作者的想像力與思路的清析。

想在第一部看完前去博客來買第二部曲,可惜的是第二部曲的第一本書竟然已經賣完了。只有第二跟第三本還有剩。

其實這是一種很有趣的現象,因為一般來說出版社出版的套書通常每一本的數量都是一定的。這如今第一本已經賣完了可是第二三本還有剩,這就代表,有些讀者在看完了第一部曲後竟然在第二部的第一本後就停手了。根據美國的銷售量,第二部跟第三部都是一路長銷,所以絕不是故事變差了。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中文版的譯者沒能像第一部的譯者一樣抓到書本的優美文體,因此讀者放棄了。

不過這只是我跟Anary私下的猜想,確實情況要等真的拿到第二套書才能知道。Anary比較上進,已經買了英文版在看了,可是我中文版已經看的這麼慢了,如果要看英文的,那就不知道要看到民國那一年了。

因此,寫了這麼一大篇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雖然網路沒有了,並不代表一般的小書店沒有貨,因此,書書我在這邊要懇求在台灣的朋友們。如果你們去書店的時候,可不可以幫我找一下奇幻小說類的書架,看看有沒有第二部的第一本書” 冰與火之歌II部曲卷一:風雲變色”。找到的人請幫我買下,我會請我姐姐跟你連絡拿書的,順便會請姐姐附上我們家家傳好吃的”鳳梨酥”。

希望很快就可以有好消息了。在此先謝謝大家了。

ps因為找不到第二部的圖,所以用即將出版的第四部來代替
另外,如果因為這篇文章的介紹讓這部書在台灣又大賣,結果我更是買不到這本書,那麼就希望有好心的人看完再借我吧。

附注:
感謝大家的幫忙目前找書的事就先交給楚門了
謝謝熱心提供網站的大家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黃 金 城 ─ 布 拉 格 之 旅

一九八九年在布拉格的最後一任共產總理交出了政權後,代表民主政治時代的哈維爾總統便揭開了捷克新歷史的一頁,同時也將素有黃金城美譽的布拉格再次呈現於世人眼前。

和歐洲大多數的城市一樣,布拉格與歐洲的繁華也以火車相繫,因此在歐洲自助旅遊的民眾,實在不該錯過這美麗的城市。在布拉格旅遊、住宿相當的方便,一出火車站,便有許多的掮客等著推銷便宜又方便的民宿,通常只要台幣一天三百元便能找到不錯的房子;除了要與房東同住較為不便以外,所有的電器用品乃至廚房均可自由使用不另收費,比住旅館還方便。選擇民宿的地點,則應以離老城區較近之處為優先,如此便可以免去夜遊回程時交通上的不便;因為布拉格人民的所得極低,人民的交通工具對外為火車對內為地鐵,計程車則幾乎為觀光客的專利,但、非不得已最好不要搭乘,否則短短的路程下來可能會有付不出車錢的尷尬情況發生;而地鐵雖然方便,但自小訓練有素的吉普賽扒手又常有令人防不勝防的感慨。

十四世紀的布拉格、曾為神聖羅馬帝國之首都,且其在兩次的世界大戰中都幸免於難;因此在布拉格的城中保有羅馬、巴洛克、哥德、洛可可乃至新藝術的各式建築,城中尖塔百餘座,堪稱建築史之博物館;其中以出了火車站朝西北走去的老城廣場、查理大橋以及布拉格堡最為出名。


老 城 廣 場

老城廣場實指舊市政廳旁的廣場,廣場正中央的銅像為波西米亞十五世紀宗教改格運動之始祖─胡斯及其弟子,下方的圓形階梯不分晝夜都坐滿了來自捷克四面八方的人民,或坐、或臥、或說、或唱,將布拉格新生自由的氣象顯露無疑。面對銅像的右方為一三六五年所建之泰茵(Teyn)教堂,其建築形式為羅馬及哥德之結合,而位於教堂前方一排的建築物,由右至左分別為新藝術、哥德及洛可可式之建築,加上教堂本身實為歐洲建築模式之實體展覽館;而夜晚,當兮白的燈光打在教堂高聳的尖塔時,會讓人有置身於中世紀歐洲的時空幻覺。銅像左方為舊市政廳,是十四世紀哥德建築表現之極致;除了高七十公尺的尖塔外,以臨街的天文鐘最為出名,耗時八十年才完成;鐘面本身為一天文表象,顯示地球、月球及太陽三者之間的相對位置及月亮的圓缺情況;鐘面下方有一圓盤,內圈繪著十二個星座,而外圈繪著相對月份所該從事之農業活動;鐘的右方有一骷髏,骷髏手拉之細線連於上方的鐘樓,告訴世人時間之無情、人之將必死;而鐘的上方為一金雞,表示日日為新、日日有希望;另外,每個整點鐘響時,鐘上方的兩扇窗便會打開,十二使徒雕像會手持代表之聖物於窗前遊走,因此每到整點時分廣場便有許多人引頸期盼這藝術的傑作。
白天、老城廣場的四周有著各式各樣的攤子,遊客多在此駐足把玩,有趣的是、攤子的老闆都穿著波西米亞的傳統服飾,而所販賣的則是現鑄的錢幣及精緻的陶磁。廣場的四周繞著曲折婉延的小巷,或因布拉格建築形式的繁複多變,因此每每一個轉彎便會令人發出驚豔不已的嘆息,彷彿建築師的巧手在此競賽,彼此相銜卻不衝突一路望來渾然天成;而此區屬徒步區,行走其間悠然自得頗有偷得浮生半日閒之感。在這些的小巷中,林立著各種不同的商店,其中以水晶、琥珀的商店最為吸引人;捷克盛產水晶,因此商店中小至手環、項鍊大至花瓶、雕塑無不光彩奪目令人愛不釋手,仔細一看價格卻十分便宜,加之捷克的貨幣─克朗與台幣等值,購買時可省卻換算之困惑非常方便。木偶店、則隨處可見,木偶劇可說是布拉格的傳統文化,因此、大街小巷都可見到奇諾比、莫札特、貝多芬等各式的木偶懸吊待售,價格依其大小在兩百至五百之間便可購得;而夜晚、還可去看木偶劇,只要找到門口有一木偶標誌者即為劇院。而此間的木偶劇以各種形式來演出,其中以為歌劇─唐喬凡尼最為特別,是為了紀念莫札特將此歌劇首演於布拉格,因而將此劇改編為木偶劇演出,演出直逼真人,然趣味性又高出真人許多;還有一種俄羅斯娃娃也經常可以在商店或路邊看到,通常一排會有五至十個,有的甚至有十五個之多;其特色為一個比一個小,小一號的剛好可以放入大一號的腹中,據當地人說這是一種許願娃娃,每次對著一個娃娃許願,當願望達成後,便可將娃娃打開拿出下一個娃娃來許願,擺出的娃娃越多表示達成的願望越多,十分有趣。


猶 太 區

老城廣場朝北走大約五分鐘,便到了猶太區。猶太人自第五世紀時便到了布拉格,但因波西米亞人對猶太人的態度並不友善,以致時遭迫遷;直至十三世紀搬至此區,前後建立了猶太新、舊教堂後,以此為中心發展成為現在的猶太區。而當時猶太人仍然沒有社會地位,直到一八四八年奧匈帝國之哈布斯王朝皇帝─約瑟夫二世才給與猶太人公民權,因之、猶太人為紀念他,便將此區以約瑟夫城(Josefov)稱之。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希特勒意欲在布拉格建立一個國際性的古猶太文化中心,因此此區才能逃過魔掌得以保存。

此區最重要的部份為以古猶太墓園為中心的兩座教堂及一座儀式廳,當然墓園本身則為此區最重要之古蹟。墓園建立於十五世紀初期,其中共埋了一萬兩千多座墳墓,呈不規則的Z狀排列,由於地方狹小,因此埋葬的方式為在舊墳上堆土再疊上新墳,因此,走在墓園中,高度比市街高出近一個圍牆;根據記錄,最早葬於此者為詩人及法學家Avigdor Karo,葬於一四三九年,最後一位則葬於一七八七年,歷時三百多年,後因實在是無可葬身之所了,才改葬別處。墓園的出口為克勞茲(Klaus)教堂,教堂最早建於一五七三年,後因大火焚毀直至一六八九年始重建;由於其地理位置特殊,乃成為保存猶太葬禮文化之一重要據點,現在則為展示猶太宗教傳統、習俗之文物重地。克勞茲(Klaus)教堂的右前方為儀式廳(Ceremonial Hall),此建築建於十七世紀,後亦被燒毀,於一九一一年以仿羅馬式之建築重建;原先為猶太人舉行葬禮儀式所用之廳堂,現在則為一陳列館。館中一樓陳列著古希伯來文的手稿和版畫,二樓則陳列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關在集中營之猶太小孩所繪之圖畫,畫中所表達之恐懼與悲悽,足為猶太民族悲劇的見証。出了儀式廳,繞著墓園的圍牆前進至另一方,則到了平卡斯(Pinkas)教堂,教堂建於一五三五年,早期之作用亦與墓園息息相關,直到二次大戰後,則用來哀悼於戰爭期間所犧牲之猶太人;因此,走進教堂可看見四周牆上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血紅色的為死者之姓名,藍黑色的為死亡之日期,有時甚至一家六、七人名字排成一列,極其悲慘,一面又一面的牆共計有七萬七千二百九十七位受難者刻於牆上,形如猶太人之哭牆,行走至此令人氣絕。


查 理 橋

老城廣場的左邊便是著名的維爾塔瓦(Vltava)河。這條孕育著捷克文化的河流,以弧形的姿態將布拉格分為兩半,然後再透過許多跨越河上的橋將之相聯;這數十座的橋中,以聯接老城和布拉格堡的中世紀古橋─查理橋(Charles Bridge)最為著名。查理橋為一三五七年由著名的哥德式建築師─彼得巴勒(Peter Parler) 所設計建築,工程直到十五世紀初才完成;而建橋時之皇帝為查理四世,因此將橋以其名命之。查理橋,橋寬十公尺、長一百五十六公尺,由十六座拱形橋墩支撐著,橋的兩端分別有哥德式的高塔守護著,橋頭的廣場還有查理四世的銅像,而橋面則全部以石磚鋪砌;橋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兩側林立的巴洛克式雕像,走在此布拉格人稱之為雕像的林蔭大道(Avenue of Statues)。雕像共有三十座,或為群像或為獨立,且其完成的時間並不一致,從最早的一六二一年,到最後的一九三八年歷時三百多年,其中大多數的作品均完成於一七o六年到一七一四年之間,由於時值天主教重新掌權之際,因此雕像多為聖經人物或宗教之偉人。雕像中以聖嬰像和五星聖人像最為著名,前者為耶穌誕生之群像,後者為一主教因拒絕將皇后的告解告訴皇帝,便被皇帝派人從橋上丟下河去,後人乃作此像以彰顯其守戒之行徑;而相傳摸此雕像會有好運,因此雕像的右下方在經年累月的觸摸後,呈現出一種金黃色的光澤。

根據歷史文獻的記載,建橋後的初期,橋的功能不僅是聯結兩岸的往來,凡舉市集、擊劍、騎馬比賽、法庭的公審等都在此進行;而至現在,查理橋仍不僅僅只是橋,它衍生為布拉格的一項藝術,白天走在橋上,由橋向右看,可以清楚的看見布拉格堡凌駕於千百高塔之上俯視著它的臣民,偉峨的氣勢令人讚嘆不已;向左看,維爾塔瓦(Vltava)河深沉凝靜的流過,將布拉格帝王般的氣勢顯露無遺;而橋上除了悠閒漫步的行人外,還有畫家動筆畫著布拉格的千窗百塔,以及攤販販賣著荷蘭的陶磁小屋或胸針飾品,將橋上點綴的生氣盎然;而當夜晚來臨時,查理橋又展現出另一種不同的風貌,站在橋上望向布拉格堡,千萬燭光的燈火反照宮牆,連綿不絕的白窗泛著淡淡的青色,而聖維特(ST. Vitus)大教堂的尖塔凌空而出,整個城堡在漆黑的夜空飄浮著,使人彷彿身在幻境之中;夜晚的橋上遠比白天熱鬧許多,除了橋頭的廣場可見雜耍特技的表演外,橋上的兩側則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即興演奏,圍觀的聽眾彷若天成的音樂廳,將幻妙的音符緊緊包圍著;又因橋上的風大,音符雖在橋上四散開來,但聽眾自一處走至另一處卻絲毫不受彼此干擾;時而圓舞曲時而爵士樂,或是小提琴獨奏或是黑管雙重奏,甚至德佛札克所譜的新世界交響曲中的思故鄉亦能聽到,想來音樂家在異鄉,夜半醒來思及的,也就是這美麗的景緻吧!


布 拉 格 堡

所謂布拉格堡,並不是一座單一的城堡;它是由許多的宮殿、教堂、塔樓及美術館所組合而成的建築區塊;其建築年代橫跨近一千年,因此建築形式極富變化,有時同一建築物,包含三、四種不同的建築方式,因而形成一種只屬此區才有的建築風格。

走下了查理橋,沿著鋪著石板的道路向前走,便可看到布拉格堡城區的入口指標─ST. Nicholas教堂,教堂為布拉格城中最具代表性的巴洛克式建築,建於一七O四年,塔高七十九公尺;其中的圓形天花板共有一千五百平方公尺,為巴洛克幻象時期之畫家-J.L. Kracker所繪的 Nicholas,由於畫作極為出色,因而教堂之名便以此命之。再往前走,隔著一大片的停車場便可看見Loreto Shrine朝聖院;朝聖院建於十七、八世紀之中,原為供旅人朝聖膜拜所用之教堂,現在吸引觀光客的則是院內貴重宗教祭器展示場所展示的聖餅匣;聖餅匣高約一公尺,整個以六千多顆鑽石鑲嵌而成,光彩奪目、眩麗耀眼令人不敢直視。往上再走,經過數個宮殿後便到Schwarzenberg Palace,宮殿位於城堡入口前之廣場的左方,這黑白相間的新藝術宮殿,曾屬於波西米亞最富有的家族,現在則為兵器展覽中心;其中展示著中世紀至今的各式兵器,因此在門口可看到穿著古裝、手拿西洋劍的俠客在比武過招,招攬遊客。

廣場的正面便是布拉格堡,布拉格堡最早建於第九世紀,原為貴族所居住之宅邸,十四世紀時,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四世以此為首都大興土木,建立了大體的形式,後又陸續興建、翻修乃至現在的規模;從廣場穿過巴洛克式的馬斯塔雅門(Matthiaa Gate)便到了第一庭院,而庭院中的Honorary Court現為總統官邸,因此馬斯塔雅門的門口有憲兵輪班守衛,每次的交接儀式都吸引了大批觀光客的拍照留念;有趣的是當總統官邸上方之國旗升起時,便表示總統現在人在首都之中。穿過總統官邸中央的拱門,便是第二庭院了;庭院的中央有一噴泉,站在噴泉前,代表布拉格市的市標聖維特(St. Vitus)教堂的雙塔已迫不及待的凌空而出,以高聳的姿態穩穩的托住波希米亞的天空。

聖維特(ST. Vitus)教堂主要的建築為查理四世時,由建築師M.V. Arras以哥德式建築建立,其後於一三五二年由建築查理橋的建築大師Peter Parler接手建築,其中以教堂長一百二十四公尺、寬六十公尺、高三十三公尺的拱形圓頂為世界建築專家所一致認同的大師經典。站在教堂、四面仰望,便被一種莊嚴肅穆的氣氛所包圍著,陽光透過四面的彩繪玻璃射入教堂,耳中傳來彌撒時的聖樂,行走其間,彷彿置身於天使的國度。教堂中有許多的側殿,其中以ST. Wenceslas 殿最為出名,全殿以金箔、珠寶裝飾,內藏著查理四世所使用的皇冠及權杖,此殿的大門有七道鎖,需用七把不同的鑰匙方能打開。教堂的下方,則埋藏著查理四世的骨骸,彷彿名君的靈魂將終世守護著這座城堡,實為這建城的帝王畫下完美的句點。

走出教堂向左走便到了聖喬治(ST. George)教堂,教堂為此區屬羅馬時期建築的代表作,建於十二世紀中期,其低矮的天花板及迴旋的石階均為羅馬式建築所特有的風格;而教堂的側堂現為國家美術館,其中收藏的多為波希米亞畫家的重要作品。沿著教堂走,旁邊便是Lobkowic Palace,一樓為登基廳名為Vladislav Hall,廳長六十二公尺、寬十六公尺、高十三公尺,廳內無任何支柱,故可以讓武士在此騎馬比武,在一五O二年建成時,是建築史上的奇蹟。從登基廳望去,許多遊客對著一個窗戶指指點點,原來、當一六一八年新舊教之爭時,三位舊皇帝的使者便是被新教貴族由此丟下王宮的,因此舉而引發了蹂躪歐洲的三十年戰爭,因此、此一窗戶別具歷史意義。

從宮殿出來,沿著巷子走,便到了布拉格堡的最後一站─黃金小巷(Golden Lane);在這伸手幾可觸及對街的小巷中,有著大大小小造形鮮明可愛的十二間房子,房子原本是供皇宮的守衛及工匠所住,有一時期則全為鍊金術士所住,因此黃金巷之名便因此而傳開;而現在則多為書店、咖啡店、水晶店以及手工藝店,其中以一門牆上畫著NO.22的藍色小屋最為引人注目,原來、存在主義的作家卡夫卡(Franz Kafka)曾在此住過,而現在則為一書店,店中販賣著卡夫卡的著作及明信片,是喜愛卡夫卡的讀者不可錯過的去處。走到巷底便是城堡的盡頭,可以由巷底低矮的小梯回到主要道路,亦可由老城的石階回到廣場旁的要道,再搭地鐵回到車站旁的廣場。

從車站到老城廣場到猶太區,經由查理橋跨越維爾塔瓦(Vltava)河到布拉格堡,這樣的行程實際只須一天,但因其日、夜的景緻極不相同,因此建議遊客能以兩、三天的時間加以悠閒的賞玩;加之現值秋天,站在查理橋上望著夕陽映著布拉格堡,滿城發黃的樹葉反照著陽光,霎時間天地一片金碧輝煌;而這、就是─黃金城!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一張床渡到另一張床

從一個胸膛倚到另一個臂膀

他放縱自己 盡情享樂

過著末世紀降臨的狂亂生活

今夜

今夜十二點

他將站在紐約的時代廣場

與全世界一起迎接新世紀的來臨

是世紀的新生

是他的重生

而 此時

將是末世紀最後的巴洛克戀情




末世紀之巴洛克愛情事件




La Tebaldi 激揚幽怨的高音正如穿越雲層的雀鳥節節攀昇
床上交織的軀體也緊密的糾纏在一起
喘息聲 汗流聲 混著巴洛克的樂音模糊了他的聽覺
此時 不管末世紀是否將來臨
不管生命是真還是假
只有身體的感覺是真實的

聽著男人的喘息聲 觸著彼此身軀的汗水
吻著濃蜜的雙唇 嗅著迷漫的賀爾蒙
看著用靈魂與魔鬼交換來的禮物

此刻 他真切的感覺到
原來 自己真的還活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水順著髮稍流下
穿過他的額頭 他的胸膛 順著腹部往下流竄
他虛弱的靠在牆上
讓水沖洗著他身體的污痕 沖洗著他喪失靈魂的身體
他是那與魔鬼打交道的浮士德
今夜
再次從魔鬼那裡支取他應得的禮物
反正
失去的是一個早已死去的靈魂
那麼 於他又有何損失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前初到這個國度
一切是那麼的陌生與無助
陌生的街頭 陌生的人群
擦肩而過的臉孔讓他陷入極度的孤寂
他在學校晃蕩 在城市游移 搭著地鐵 換了火車
回到空蕩蕩的屋子 煮著一桌子的菜 聽著 La Tebaldi 的歌劇選粹
與自己的寂寞共進晚餐

常常 是那麼的常常
當蝴蝶夫人自盡時 他會對著滿桌子的菜 痛哭失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失去了一段八年的戀情
台北 這個伴隨了他1/3世紀的城市再也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管他東區還是西區 陽明山 木柵 還是天母
Thomas 的魂魄如影隨形的緊跟著他
他像是中邪似的失魂落魄
他已經在這裡耗盡他所有的真元
他無力也無法在這個與Thomas 擦肩可及的空間中生存下去

這個城市 失去了它應有的色彩
他在每個過往的的人群中追逐著Thomas 的身影
他彷彿看見Thomas 的笑容
這裡 那裡 無所不在
他迷失在來往的人群中

常常 他發現自己站在路的正中央
人群 車流 在他身邊消逝而過

他環顧四周 卻不知道自己 身在何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異國的城市以它嚴謹的姿態迎接他的到來
異鄉的初秋 樹葉一夕變黃
他站在樹下看著金黃色的葉片 片片飛落
有時一陣風捲起滿地的金黃
他像是站在飄滿冥紙的風中
弔祭自己早夭的靈魂

一夜
半夜驚醒
看見窗外漫天紛飛的大雪
他穿著單薄的衣裳駐立在風雪之中
今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早
鮮少下雪的城市
以及膝的大雪向他宣告末世紀的來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從不參與這城市的的戀情
他總是一身素黑的穿梭在這個城市中
朋友們總戲稱他是”神父”
但 他是 柄棄了人間的情愛追逐
將餘生交付在與魔鬼的交易之中

看著來往的白色人種
Thomas 的靈魂已被他鎖入潘朵拉的木盒中
他將自己的五感一併藏起
他告訴自己
他將在這裡再世為人
他用靈魂與撒旦交換全新的感覺
他要重新使用五感 去聽 去聞 去觸 去嚐 去看

他就像新生的嬰兒一般
重新去感受自己的身體 放逐自己在肉慾的時空中飄流
他要餓了就吃 渴了就喝

只有身體的感覺能告訴他 他仍然還活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決定賣掉他與Thomas 共存八年的房子
這個屋子裡有太多的的回憶
他無法一一去面對這迎面襲來的苦痛
他們共同選購的沙發 他們共同喜愛的CD 他們的照片 杯子 與盤子
他無法停留在這失去生命的空間裡
他躲在酒吧裡 用酒精將自己灌醉 讓吧台用計程車送他回家

有時 半夜醒來
他會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直到空氣中傳來Thomas 的氣味
他才又開始痛哭失聲 趴在廁所將自己的心肺吐盡 才又悠然睡去

他請朋友幫他將房子處理掉
並處理掉所有的東西
帶了証明他還活在世間的文件離開了他了過去
失去了Thomas
那些東西就再也沒有任何價值了

他無法在面對與Thomas 有關的一絲一毫回憶
一切都必須徹底的從生命中清除

只有這樣
只有這樣他才不會讓自己就這麼的死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開始習慣性的往來於這家咖啡廳
帶著他的課本和他的電腦
往往一整天就這樣過去了

看著進進出出的人群
他們與自己體內流竄著相同的血液
他們一樣將自己交與魔鬼 只為享受同樣溫度的男體
他在他們身上看著歲月的雕工
他知道他們都在跟歲月賽跑
爭取那永恆的容顏
青春對他們來說 比千萬年來的重要
就像這家咖啡廳的店名 Millennium
千萬年 千萬年如一秒的容顏才是他們所追求的

人的千萬年不過是上帝眼中的一秒
那麼 他在這裡所失去的這短短幾秒就又何妨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辭去了作了九年的工作
兩個月過去了 回到了公司
他知道自己無法再繼續工作下去
他一向自律甚高
與其擔誤公司的工作不如就此收手離去吧!

同事看著他的轉變
他似乎一夕之間蒼老了許多
眼中自信閃耀的神彩也消失無蹤
老闆極力的慰留 要他去渡個假休息一下
也許 回來之後便能重新充電

但他知道他失去的不是休息就能挽回的東西
他 失去的是使他的心跳動的血液
如今 他只剩下一顆乾枯垂死的心
而這世間
再也沒有任何力量可以使它重新跳動

他想
也許 也許離開這個城市
也許 也許他可以再找到一個使心跳動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開始與人交往 出賣自己的靈魂
從一張床渡到另一張床 從一個胸膛倚到另一個臂膀
放縱自己 盡情享樂
過著末世紀降臨的狂亂生活

他用著與魔鬼換來的五感 感受著生命的存在
藉著身體的極大快感
他知道自己還活著

但是 他不要自己還活著
他寧願自己隨著賣掉的靈魂一同死去

他再次打開潘朵拉的木盒
將自己與Thomas 同時放出
前世與今生雜沓而來 誰是前世? 誰是今生?

他刻意的狂亂雜交 他要致自己與死地

末世紀就快來臨了
他期待著自己的毀滅
他要與這個Thomas 同存的世紀一起消逝 一起魂飛魄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像逃難一般的逃離這個城市
挪大的行囊裡空無一物
他要重新開始
他要忘掉Thomas 他知道這是他所能為Thomas 做的最後一件事

他飛越千萬里
來到這個物換星移的國度
他要重新過著沒有Thomas 的生活
他要向世間討回最後的公道

他狂亂的做著愛
他已經分不清處到底有多少人在他身上遊移
他也不清楚他的五感在觸碰著中樞神經的哪個部份

La Tebaldi 的高音再次穿越人群到他耳中

黑暗中他看見Thomas 的笑容
他看見Thomas 伸手向他走來
他用生命向魔鬼換取的死亡 終於來臨!

他再也不要獨活了
他用這兩年的贖罪來求得Thomas 的諒解
如今 他不再是那個唯一在車禍中獨活的負心漢

末世紀的鐘聲響起
飛越了大半個地球
他終究還是與Thomas 相聚在一起了

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

至少 至少 他們將可以永不分離

至少 至少 ………………………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音響裡傳來Barbra Streisand 的I’ll be home for Christmas
據說凡我族類都喜歡 Barbra 是因為她的歌聲特別能打動我們纖細的靈魂
或是她有著一個公開的Gay son則不得而知了
而我
則是喜歡沉溺在她編織的音樂國度之中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村上春樹的小說有時候需要一點運氣。

如果你年近三十,又正好對已經做了七、八年的工作有些倦怠,而你又有一點小積蓄,這時如果不巧剛好看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運氣好的話,你有可能就辭了工作,去開一間爵士酒吧,享受一下所謂村上春樹式的人生(當然要運氣夠好,而且生意也夠好);運氣不好的話,你有可能因為某些現實的因素,或因為不夠勇敢而無法丟下無趣的工作跑去開店,這時候你就只能自怨自艾的買張「村上春樹精選爵士樂」的CD,假裝自己已經很村上春樹了。(我私下建議你趕快再看「發條鳥年代記」,你會慶幸還好沒有辭職,搞得自己妻離子散。)

如果你已經好幾天沒吃飯,又不小心看到了「麵包屋再襲擊」,你一定要克制自己不要去搶麵包店,因為在台灣不會有老闆要你聽華格納的音樂,你有可能會被迫聽一整天的劉德華(當然如果你喜歡劉德華,那你的運氣就算是不錯了)。

如果你正在戀愛,千萬不要拿「挪威的森林」給你的男人看,他會以為你在向他暗示什麼,不過如果你真想暗示什麼,那你的運氣真好,這真是最佳的催情劑了(基本上,我個人覺得那是一本色情小說)。

如果你看完「發條鳥年代記」,剛巧又在你家附近的井裡看到一個男人,不要以為你運氣好,找到發條鳥先生了,因為他如果不是挖井的工人,那就一定是一個失業後因離婚而發瘋的精神病人。(趕快打電話報警吧!正常人是不會躲在井裡面的。)

如果你正在寂寞,又看了村上春樹,那你的運氣真是不好,你有可能會因慾火焚身而活活的燒死在家裡;如果你有一點自閉,又愛看村上春樹,那你最好祈禱你的冷酷意境不是失落的世界;而如果你的工作正在低潮,那麼千萬不要看村上春樹,要不然等你辭職後,你會為了自己一時的衝動而後悔,畢竟你沒那麼討厭你的工作。嚴格來講,看村上春樹是一種極度瘋狂的冒險,雖然你只是乖乖的在家裡看。

如果你的運氣一向不好,而你又正在看村上春樹,那麼我衷心的為你祈福,祝福你有個好運氣。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看書 寫書
這個世代的同志
要用自己的筆寫出我們的同志文學
不只是色情
而是我們這事代的心路歷程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pr 09 Tue 2002 12:46
  • 書坊



一直想有一家像Friends裡的咖啡廳
一張大沙發
坐著好朋友
那麼生活似乎是圓滿的



書 坊

今天下午看了Amos的咖啡店文章
剛好在ICQ遇到我們的紅塵美眉
她問我想開什麼店

我告訴她我心目中理想的店

我的店在四面牆上的不是一幅幅的畫
而是一個個像窗戶的書櫥
每一個書櫥裡只擺一位作家的作品
而且是世界各國的各種翻譯版

一櫥擺村上春樹
一櫥擺井上靖
一櫥擺米蘭昆德拉
一櫥擺傅科
一櫥擺馬奎斯

四面的牆便以這些以坎燈打光的書櫥為裝飾

店中的音樂
早晨放著鱒魚弦樂五重奏
中午放著顧爾德彈的巴哈平均律
下午是拉赫曼尼夫或馬勒的協奏曲
晚上則放著巴哈的大提琴無伴奏組曲

吧台整天煮著香味四溢的咖啡
隨時提供著親手烘培的西點
當然我的招牌點心
提阿米蘇是一定要在內的
還有起司蛋糕和巧克力奶油泡麩

店裡呈現一種安祥和諧又優雅的氣氛
看你是要在這看書也好
打筆記型電腦也好
你是可以讓自己在這裡消磨一段時間的

店裡的咖啡杯是用我這些年來從世界各國買回來的杯子
沒有一隻杯子是和另一隻杯子相同的
桌子是用原木做的
空間的距離剛剛好
每桌有其各自的隱密性

店的中央
則有一組沙發
專門為每天都來的朋友們留著
我們可以在這裡聊天說心事

而這家店的店名就叫書坊
亦或許就叫一頁書的書坊

不知道這樣的店你是否有興趣進來一坐
亦或者這樣的店是否也能為你在心裡面留一個特殊的位子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