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分類:自哀自憐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一陣子我媽媽在哥哥那邊聽到一個”八卦”
說是我嫂嫂從教會那邊聽到一個跟我很親的表姐在牧師面前說我是”同志”

當然我從來沒有跟這個表姐Come out過,因此我們都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的。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以前在台灣,我的脾氣總是很直。也許是因為其實沒有什麼後顧之憂,所以做事也就沒有什麼顧慮。像在台灣的幾個工作,要辭職要換工作,就跟喝開水一樣的自然順暢,就連其中兩個工作間休息了七個月,媽媽也都沒說什麼。

來美國越來越久,發現自己的安全感指數急速下滑。剛來的時候,找房子,找學校,百廢待舉,雖然很煩,可是也沒有到無法應付。可是最近,就這樣一個換工作。竟然就把我搞的焦頭爛額。

每天的生活只要有一點變化,就覺得是烏雲罩頂,心神不寧。

昨天,下班前跟老闆說要去醫院回診,他在電話那頭就又開始細細唸。說是我上星期五已經請半天假,星期一請兩小時去看眼睛,星期五又要再請兩小時去回診。那到底是要不要上班?

問題是,當出Interview時,我又問他一年幾天病假。他說沒有病假,反正生病就不要來,要看醫生就去看,看完再回來上班。所以我現在只是去看醫生,為什麼又會變成這樣大不了的問題勒。

昨天又收到Interview的通知,所以星期一又要去Interview。雖然他早就知道我會一直interview,不過,一想到又要被他唸一頓,就不是很敢跟他開口。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的在意,反正他又還沒要我跟別人交接,我也不是說要流落街頭沒工作做。可是那種感覺就很糟、很糟。就像是一朵烏雲懸在頭上,想趕都趕不走。

昨天下班後,頂著不佳的情緒,想找人聊聊。忽然發現其實我在美國真的沒有什麼朋友。除了Joe以外,有在通電話的就剩Tripp了。忽然很想念以前在台灣,一通電話就可以聊到天南地北的朋友。打了幾通電話回去,大家都是在上班,根本也沒有人有空聽我的抱怨。聊了幾句就只能更難過的掛上了。

我問我自己,就這樣漂洋過海的來到這邊,這樣的結局真的是我所要的嗎?

今天老闆要David去跟他談我走了以後的交接問題。我是一定要走的,問題是要走去哪勒?

之前的Interview也音訊全無,到底未來在那邊?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Linus,尋找著一條可以讓我安心的毛毯。

不想再用同樣的問題煩擾Joe了,他做的已經夠多了。

真希望可以揀到一個神燈,許三個願望,然後幸福快樂的過完一生ㄚ。


PS
謝謝Ken昨晚陪我講電話講一個多小時,讓我可以安心的入睡,希望沒有佔掉你太多的時間才好。

也希望之前的Interview能趕緊有好消息回報。或是新的Interview能有好的表現。

覺得自己很貪心,世事並非盡如人意,我又怎能奢望自己的版本可以有童話般的結局呢。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謝謝大家的留言跟鼓勵
本來照前面正文的Snoopy的情緒
今天是星期五應該是要開開心心的

可是我的情緒就好像外面要下大雷雨的陰天一樣
被壓的喘不過氣來

早上會計師派他的助理來查飯店的帳
(他沒種不敢自己來)
我壓著不悅的情緒跟她把帳一一交代清處
心理有一種玄然欲泣的感慨

我在台灣好歹也是經理級的職位
卻在這邊的小公司為著這一份實在是不怎麼樣的薪水苦蹲著
這幾個月來的煩惱跟憂慮
也早已把我跟Joe的心思磨到疲憊不堪

每每Joe到我家不到10分鐘就累到昏睡過去了
昨天那只有在壓力太大才會腫大的扁桃腺也腫的跟核桃一般
我還得半夜起來餵他吃藥幫他冰敷

我想
我們倆都已經到崩盤的臨界點了
這樣的折磨下來
倆個人的情愛也變的殘破不堪

剛剛又再上Monster.com去找工作了
其實
拋開地域關係我的選擇其實也算很多
印了幾則我覺得還算不錯的公司打算週末來寄

心理卻想著
要是要遠離南紐澤西離開Joe重新再開始另一段生活
那我還不如就回台灣算了

公司的事依然煩雜
只是我對於未來從來就沒有像現在這樣的灰心
Gary戲劇性的精神崩潰讓我不知是否要感到內疚

地球仍然不停在轉
只是我卻不知道我的下一步在哪裡
難道就在我終於以為我坎坷的愛情有了善終的同時
也是我要再次面臨離別的時刻

我知道Joe要的是一份每天能在一起的戀情
所以我的離開絕對是感情的終止

望著窗外陰沉沉的烏雲
我心理的悶雷隆隆作響

已經好幾年沒哭過了
也已經忘了要怎麼哭了

可是此時
我竟好希望好希望自己能大哭一場

也許哭過以後
我又可以跟”郝思嘉”一樣地說”Tomorrow will be another day”




PS
今天就暫時不一一回眾家朋友的留言
所有的留言就容我用這篇代替吧
謝謝大家的鼓勵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美國
通常通過會計師檢定可試後
必需要有一年(有碩士學位的)的經驗才可以拿到Certificate跟License

又因為每一州的規定不同
所以
你的經驗不見的合我用
我的經驗也不見得合你用

這就像是有人在某些鳥不拉屎州可以在9個月拿到綠卡
可是如果你在紐澤西或紐約
五年到六年的等待期都是有可能的

根據賓州(因為我考賓州的)的規定
只要是會計經驗一年
而且有會計師幫你背書
那就不成問題了

可是就因為這幾年會計師弊案過多
所以法規也就更改了

就在我送出去(2003九月)不久後
2004的法規更改了
當出想的是
反正我是2003送出去的
應該不會被影響
結果不然
一切在2004審查的案件全部比照新法處理

根據新法
這一年的經驗裡
1600小時的會計經驗中必須要包含400小時的審計經驗
可以是內部稽核可以是審計委員會
可是必需要”independence”
光是這個independence就可以殺死一堆人
因為通常私人公司是不會有這樣的單位跟組織的
必需要是上市公司有董事會的才會有這樣的單位

我的公司明顯的就不合規定的
所以縱使公司的會計師願意幫我簽名背書
可是在經歷上我是永遠不可能符合的

這樣下來
我就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了
第一
找一家會計師事務所上班
因為如果你在會計師事務所上班
委員會是連問都不會問的
第二
就是到上市公司的Internal Audit 部門上班

這兩條路對我而言都有些難
第一
通常去會計師事務所上班的
都是大學剛畢業的22歲的年輕人
我這樣一個沒有身份的外國人要打進他們是非常難的
很有可能
我所有的上司都比我還年輕

第二
每年畢業的會計系新鮮人多如過江之鯽
要公司另外傷腦筋去幫我辦身份
對他們來說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因此
當我3/10從台灣回來
拆開原本以為會是一張會計師証照的信
結果竟然是被拒絕的時候

那種心情就像是從101大樓掉下來一樣
一直掉一直掉
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

稍後雖然跟會計師商量討論是否有補救的方法
可是
我們一致認為
除非上訴時說謊
否則是不可能在這家公司拿到証照的

於是我就要求會計師幫我轉介到當地的事務所上班
可是因為會計師怕因此得罪老闆
所以說除非非不得以
否則他真的不願淌這淌渾水

這樣一來我就得上網去找工作了
可是找來找去
方圓百里內就是沒有人在徵會計師
有在找人的
不是在北紐澤西就是在北費或是紐約(不過說實在Pay還真的是好)

於是
這樣一來
我所面臨的壓力就不再只是找工作了
每次只要一提到這個話題
Joe 就開始哭的跟小孩一樣
抽抽噎噎的
說我就會跟他之前的男朋友一樣
會為了工作離開他
他說
如果我要到很遠的別州去上班
那不如回台灣去吧
至少他會好過些

打電話回台灣
不知情的父母當然是哪裡好哪裡去
否則努力了半天花了大把錢結果最後一關過不去
不是前功盡棄嗎

知情的姐姐竟然站在Joe 這邊
要我多安慰他
儘量找在附近上班



如果沒有身份問題
如果沒有限制問題
我何嚐不想安於現狀

只是此時
諸事不順的同時
我倒底可以有多少力氣兼顧到愛情呢!!!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冬天來了

這邊雖然因為海風強大
所以不像費城或紐約會下雪
可是也因為強大的海風
有時走在路上被冷風吹的無法呼吸
帽子圍巾滿天飛

也因為季節性的關係
整個城市顯的相當的安靜
相對的
生意就也相當的不好

曾經有一整晚
就只賣了$17元的酒的記錄
不過因為有夏天的積蓄
所以公司開支仍還不是問題

只是相較起夏天而來
辦公室的工作就顯得十分的無趣

一星期大概只要忙兩天半
剩下的就只要接接電話就好了

所以我的上班時間都是這樣分配的

十點的班
我都睡到九點四十才起床洗澡
然後等到十點半才大搖大擺的進公司
進公司後開始收信上網吃早餐

等到十一點
開始上新聞台
先把各家瀏覽一遍
然後在選出要回要留言的一一留言

等到這些忙完了也差不多十二點半了
於是就先把比較重要的事處理一下
然後差不多到兩點就吃個簡單的午餐

兩點到四點是重頭戲
很認真的處理一些瑣碎的事
然後把該處理的事一一完成

四點過後就可以開始上網
或是寫文章或是到處亂逛

曾經無聊到把1069貼圖區的圖通通download 下來
分類再燒成光碟

等到五點過後
公司就剩我一個人了
這時就拿出霹靂布袋戲開始看
一集大概60分鐘
所以等到看完就準備要下班回家了

慢長的冬天才要開始
還好這次帶回將近300片的布袋戲

所以一時三刻應該不會太無聊

只是
這樣的工作真的需要一個雙碩士的會計師來做麼?

是美國人太笨
還是我太聰明了呢?



PS健康教育暫停一天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