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了,Tax season也來了,要開始過不見天日的生活了。

目前分類:心情記事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撲浪來問我吧
  • 請輸入密碼:


看完了舞台劇「紫屋魔戀」,十點半的 SOHO 依然燈火通明。

走到中國城,赫然發現竟然有一家 Bar 高掛彩虹旗,大門寫著「中西同志」酒吧!
倫敦的酒吧一般而言只開到十一點,而此時已經是十點半了,
既然它這麼的友善寫著中文,那麼就該很禮貌的進去給它喝杯酒。
我這樣告訴自己:「就只是去喝一杯吧?喝完就走!」

進到酒吧,裡面只能用磨肩擦腫形容,其擁擠程度比週末的 Funky 還擠!
我勉強的擠到吧台點了杯酒,便順著人潮在這裡浮沉。



倫敦的 Bar 跟一般的酒吧差不多。
可能是因為它關的早,所以會來這裡的人,
不是下班過來喝一杯,就是散戲了過來找人。
所以,大家的穿著都很上班族,比較看不到身著妖裝的同志。

晃的一圈酒也喝了大半,想想等下十一點打烊時,我也就該回家了。
轉身想為自己找一個容身之處時,
赫然看見一個身穿白色 T 恤的男子正看著我。
他對我笑了笑,招招手要我過去!
我看了一下身旁,確定他是在叫我後,便從踴擠的人群擠向他。

短短的頭髮、笑起來很迷人,
粗壯的手臂將 T 恤撐得鼓鼓的,更不用說那寬闊的胸膛了!
他劈頭就說:「你的頭髮很漂亮!」
「謝謝!」我對他笑了笑。
原來他是法國人,是律師,來倫敦出差談生意的。
就法國人而言,他的英文算是不錯了!



十一點,酒吧打烊了,他問我:「要去哪裡?」
「我剛來倫敦,想到 Old Comptom St. 的同志區晃晃。」
「我陪你去吧!反正順路,我就住在那附近的飯店。」

我們一路逛一路聊,果然是個律師,懂的事很多、又有自己的見解。
終於,逛完了 Old Comptom St. ,他忽然轉過身看著我,
伸手摸著我的黑髮:「跟我回飯店好嗎?」

我愣了一下。
原來,這句話可以說的如此輕鬆自在?
看著他看我的眼神,我輕輕點了點頭,隨著他繼續走在這雨夜的倫敦街頭。

過了幾條街來到他下榻的飯店,他說這飯店一個晚上要 200 鎊。
哇勒 ∼ 我在 YMCA 一個星期才 150 鎊還包早晚餐,
他一個晚上就要 200 鎊了,果然是有錢的律師!

進了飯店電梯坐到二樓,看了一下四周,所看到的全都是中國式的裝璜。
這家飯店大概是中國人開的吧?難怪這麼貴。
他的房間果然是豪華,還有自己的衛浴設備 ( 英國飯店很多都是共用的 ),
比起我那公共澡堂真是好太多了!

進了房間,他便將我一把摟住,開始狂亂的吻著我的唇,吻得我差點窒息。
但說真的,他的接吻技巧還真是不錯!
我將他的白色 T 恤脫下,露出他健壯的胸膛,
他整個胸膛被修剪整齊的毛髮棉密的覆蓋著,性感而健壯。
就這樣,我們一起躺在那舒適的大床上。



他從床頭的櫃裡,拿出一個小罐子,
自己大大的吸了一口,便遞給我。
我問他那是什麼?他說是 Rush 。
我猶豫了一下 … 是吸還是不吸?

內心的雙子邪神告訴我:
「吸就吸吧!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十七天徹底解放自己吧!看看你的極限在哪裡?
然後就算你不願意,生活一切就又回歸常態了。」

我很勇敢的大吸了一口。
不久便覺得整個人開始燥熱,很想狂烈的與人交尾!
我們就在 Rush 的催情下,狂烈的在床上撕殺 …

突然,他將我的腳趾送到他的口中吸舔著,
一種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撼動著我的腦部。
我們輪流的在對方體內進出,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他抱著我深深的喘息著,問我要不要留下來過夜?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
一夜情就只能是一夜情,若過了夜,
那種身體的情感就會顯得複雜了。

深夜走在倫敦 Soho 街頭,過往人群依然匆忙。
我只是這巨大城市的一介遊子,他只是我在千百萬人中的一次偶遇。
今生,也許我將不會再見到他。

可是在我心中,卻將永遠記得 … 在一個倫敦的雨夜裡,
我曾和一個叫傑若米的法國人,有過最親密的纏綿。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去年回台灣的時候,跟我們家一向最親的二阿姨剛好生病了,因為我是那個閒閒沒事做的人,因此很多去醫院的事就都落在我身上了。看著上一輩的親戚生病,其實很另我心驚,因為二阿姨也才小我媽媽一歲,所以任何她們那個年紀所可能發生的疾病,其實也是可能發生在我媽媽的身上的。再加上一年多前三阿姨才因為癌症過逝,而小阿姨也病的頗嚴重,這讓身為大姐的媽媽心情上更是不好。

二阿姨結婚十年後才有一個獨子,所以自然寵愛異常,再加上後來姨丈在表弟小學畢業前就過逝了,因此讓二阿姨對於這個兒子幾乎是予取予求。表弟自從高中考上建中後就一直都在台北住在我們家中,因此我們全家都把他當做自己家的一份子。只不過因為二阿姨很會唸,因此表弟為了避免無謂的細唸,因此多少有一點躲著他媽媽。

經過一年的化療,二阿姨的癌細胞在醫生診斷下已經消失了,可是哪知最近腹部漲水的嚴重,醫生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一說是腺癌復發,只不過是找不到在哪裡罷了,一說是化療的後遺症。醫生說如果用抽水的方式治療,雖然可以暫時讓症狀緩和,可是抽出來的全是養份,將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所以建議不要抽水,而採用運動的方式讓水份自然排出。

母親認為,在美國工作的表弟應該馬上辭職回去台灣照顧鼓勵他的母親。因為雖然母親可以照顧她自己的姐妹,但此時二阿姨需要的是來自自己的兒子的鼓勵。但表弟有自己的想法,他喜歡美國的生活,想在這邊繼續並開創他的未來。況且他已經開始申請他的綠卡,所以他除非萬不得以其實是不想就這樣放棄的。

在母親指責表弟不孝的同時,我自問我自己,如果今天生病的是我的母親,我要做怎樣的決定,是就放下Joe跟這邊要到手的職照回去,還是就讓在台灣的姐姐自己擔起這樣的責任。

我前思後想後,我竟也不怎麼樣的責怪表弟,因為他是在選擇他的後半生的路,只是剛好生不逢時罷了。

在美國,在身份沒確定前,最怕的就是這種事,今天要是我的綠卡沒問題,我就會放下手邊的工作馬上回去照顧生病親人,因為總之我還是可以再回來美國的。可是在這種妾身未名的狀況下,這一回去放棄的不只是工作,還有跟Joe的未來,所以事情就會變的很複雜。

差不多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的我,最近聽到電話那頭母親的無力以及她對自己健康的失去信心,就會很心痛的問自己,倒底這一切是否真的值得。

現在,我所能的做的,就只能夜夜祈求,希望在我綠卡拿到前,母親、父親能平安健康。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經濟學的理論裡,所有的事都有其臨界點,當商品高到一個不能再高的價格後,就一定會開始往下掉的。那麼愛情的幸福指數是否也是一種有價的商品呢?

當你幸福到一個點,你會不會開始擔心,是否所有的好運都將用盡,然後,所有的幸福就此離你遠去。

每當我到了那樣的幸福點,我總是在淚泊斑斑的惡夢中驚醒,望著床頭的他,徹夜未眠的想著,到底這樣的幸福可以持續多久?

****************************************************************

以前在台灣,每當我真的開始接受一個人的感情的時候,也就是那段感情結束的時候了。對方就好像是一個馴獸師,用盡他的力氣來馴服我的愛情,當我終於像小王子裡的狐狸一樣,開始接受他的豢養時。那馴獸師所追求的快感與刺激,便瞬間消逝,因此馴獸師便帶著他的鞭子,頭也不回的就轉身離去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理想中的戀愛模式,我當然也有我的戀愛夢。一起跟相愛的人手牽手去看電影、每天一起去喜歡的館子分食著彼此盤裡的食物、情人節的時候收到他送的Teddy Bear或是12朵玫瑰、每年一起去海邊堆沙堡、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一起在櫻花雨中漫步著、去遊樂場手牽手的在雲宵飛車上尖叫著。

說起來遺憾,25歲開始跟同性相處,竟然沒有一任男朋友真的能做到我理想的戀愛模式。也許是我的要求太高了吧。也許,在這樣茫茫的人海裡,是真的很難去找到一個可以跟你一起浪漫一生的情人吧。

Joe是特別的,從一開始認識他,他便讓我驚喜不斷。我喜歡睡覺被人從背後抱著睡,相識的第一晚,他就很認真的抱著我一覺到天亮。我喜歡Teddy Bear,他就帶我去Teddy Bear Show買了兩隻極其昂貴的熊給我。

除了他不吃的海鮮,我們總是一起分食著彼此的食物,讓同樣的養份與愛情同時在彼此的體內滋長。每逢情人節或生日,他總是捧著12朵長梗的紅玫瑰到公司給我,望著火紅的玫瑰,聞著撲鼻的香氣,我總是在特別的季節裡,覺得自己份外的幸福。

來美國五年了,每年的夏天,我總是會去遊樂園玩,每次去,看到別人總是雙雙對對的在雲宵飛車上一起尖叫,就暗自許願明年一定要跟自己心愛的人一起來,可總是年年孤單的自己坐在車上翻轉。今年,Joe知道我想去Hershey Park,他就說他會排除萬難得帶我去。生平第一次在雲宵飛車昇到最高點時,有愛人的手可以握著一起衝像那刺激起伏的未來。

最近,他總是在夜晚半昏迷的抱著我時,喃喃的唸著”I Love You”,不管多少次,我總是感動的將他的雙手抱更緊。

有這樣情人是我的幸福,但是他對我越好,我就越心慌,擔心明天就將是我失去他的最終時刻。兩年前找不到工作時,我並沒有太多的擔心,反正那時候留在美國的主要目標是通過CPA考試。但這次卻不同,除了回台灣工作外,有著的是那一份失去Joe的恐懼感。我又再次成為被小王子豢養的狐狸,那是不是意味著我的愛情經濟Model又將在最高點往下滑落。

望著安睡在旁邊的Joe,我無法成眠。幸福的最高點,通常就是結束的臨界點。

我總告訴我的朋友,要在最高點殺出,然後享受著賺取的利潤。但愛情是不能買低賣高的,那麼,當你在不能更幸福的最高點時,到底要怎麼投資你的愛情基金呢?有沒有最好的經濟學家可以告訴我。在愛情的臨界點,是該怎樣來投資我的愛情ㄚ?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櫻花樹
一種奇怪的植物
總是在初春的時後開滿了一身的淡粉
搶著向世人宣告春天的到來

然後在一夕之間以下雨般的姿態全數落光
繼之以黝綠的新葉

古日本
許多的悲情故事總結局在吊死櫻花樹後落幕
所以在日本
站在櫻花樹下是不吉祥的

2000年的初春,我從紐約的學校轉回到費城,因為還沒開學,幾個同學擠在我剛搬進去的家,看著同學錄給我的”人間四月天”。有人突發奇想,既然閒著也是閒著,我們不如就開車去DC看櫻花吧。

說好一早要去看櫻花,結果整夜的【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搞的大家都睡到正午。從費城到DC要三個半小時,等到我們整軍出發,已經是下午一點了。好不容易上了路,半途開到巴爾迪摩,有人提議要吃海鮮,於是就又繞進城裡去吃那一筒又一筒的Mussel。等到讓大家都吃飽,到DC時已經快五點了。

因為還是初春,因此天黑的快,我們就很努力地在夕陽昏黃的狀況下,欣賞著夕陽中的櫻花。一般來說,櫻花要在清晨看最美。因為清晨的陽光亮度 最能襯出櫻花那清亮的本色。無耐在眾人的拖扯下,我們就只能在夕陽中照到不是那麼美的櫻花。因此我們相約,明年此時再來賞櫻。我還記得那晚,我們在車裡一路用徐志摩的口吻交談著,幾次,大家都笑到差點氣岔。那三個多小時的路,就也不覺得那麼長了。

2001年,櫻花又開了。當年一車去看櫻花的夥伴,卻也因為男的有女朋友,女的有男朋友,因此紛紛各自去賞櫻了。櫻花正開的那一周,正值考試,我們三個號稱最老的留學生便決定在考完後去趕那剩下的殘花。前一晚,可能因為考完了,竟然跟A聊天聊到快天亮。A在電話的那頭一邊講一邊包壽司。既然一夜未眠,我們決定清晨便起程出發。我們打電話給W,結果發現W因為跟老婆講越洋電話講了一整夜,結果也一夜未眠。

我們一路前往DC,三個都沒睡飽的老人家,便努力的聊天讓我這彆腳的司機不睡著,我們一路邊開邊吃著A包的壽司。三個大氣晚成的老留學生,藉著彼此的打氣,努力的要度過著不太容易的留學生涯。

我們當然還是晚了,多數的櫻花樹已經開始冒出綠芽了。我們努力的在幾株晚熟的櫻花前拍下假裝全數盛開的照片。這次我們無法再約明年見,因為A在六月畢業後就要回台灣了,而W也在同年的12月要回去會老婆了。我們只能在櫻花樹前祝福彼此有個美好的前程。那天,因為已是櫻花的尾季。我們走在櫻花樹下,櫻花片片飛落,那櫻花雨,竟也是另一種難忘的美。

2002年,我一心唸著要去看櫻花。可惜正在努力拼CPA考試的我,連一天放鬆的奢華都負擔不起。因此也只能望著電視報導暗自嘆息。

2003年,Joe答應我要跟我去看櫻花,可是我應該在第五年才會發作的花粉熱,竟然在第四年就巧巧地到來了。我變的跟一般的美國人一樣,雙眼紅腫,鼻涕直流。Joe比我還要慘,簡直就像是重感冒,因此,當然還是跟櫻花說明年見了。

2004年,櫻花又開了,Joe接了一個大Case所以無法陪我去DC了。我決定不管如何也要去。剛巧在紐約的表弟要來訪,當他知道我要去DC賞櫻,便要我帶他跟他女朋友一起前往。剛好他們公司星期五因為Good Friday提早下班,因此當他們到大西洋城後,我們便決定連夜開車南下,如此便能趕到清晨的櫻花。終於看到清晨的櫻花,可惜因為前一星期的冷鋒過境,多數的花苞在未開前就已被吹落,所以今年的櫻花看來仍是個殘局。我一邊找著可以拍照的櫻花樹,一邊看著跟女朋友手牽手的表弟。看著看著,我竟有些許的嫉妒了起來。原來,我所謂的櫻花夢只是希望跟有情人一起度過罷了。

每次去紐約,總不願登上帝國大廈的頂端,因為,那是留給跟我最愛的人一起要做的事。那麼,我年年看不到的完美櫻花,是否在不遠的未來,也可以跟他一起漫步走過?

Joe 不懂我為什麼看完櫻花反而沮喪,我也不懂。但在寫完這篇文章的此時,我才知道,在奢望看到完美櫻花的糖衣下,我內心渴望的其實是一份完美的愛情。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台北的時候,是住在家裡的,如果有跟人家交往,因為怕在旅館被偷拍,所以總還是冒險帶回家過夜。而幾任男朋友下來,爸爸媽媽確也從來沒有懷疑過。唯一起疑心的就只有後來將我區打成招的姐姐(應該是哭倒長城法讓我招的)。至於為什麼他們從沒有懷疑過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要歸功於當時進出我家並借宿的”蕾絲編”女友們。

總之,在台灣進出我家的男友雖然一個換一個,但母親對他們卻一視同人,從頭到尾也沒有過問過。(不知道是不是太不關心我了)

到了美國,天高皇帝遠,他們不知情就更不用說了,可是去年夏天,爸媽來訪一個月,這一個月間我們去紐約時住在Tripp(EX-B)家中,雖然事先有交代要將照片都收起來,不過天真的父母還真的相信美國人真的就像台灣人一樣好客,自己去英國渡假然後把房子借給朋友隨意進出。也真不知道當時我是用什麼藉口說服他們的,還是他們真的不在意。

後來回大西洋城後,每天不管去哪裡,都是Joe載進載出的,餐餐陪到底,後來連爸爸看上的一塊地毯也連夜清理乾淨送到家裡給爸爸。這樣還不起疑心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可笑的是,爸爸回去後跟姐姐長談,爸爸說道,在來美國前一度有擔心我經年來都沒交女朋友,所以有可能是同性戀,可是來美國後,因為看到我都跟Joe和老闆混,而Joe跟老闆實在是太不像Gay了,所以結論是,我只是被朋友影響在享受單身生活,應該不是Gay啦。(這是哪門子的結論?)

這次回台灣更扯,不管我是回家或是去哪裡,Joe都跟在旁邊,而爸爸媽媽每次要照全家福,也都把Joe扯進來照。Joe在旁邊是感動到痛哭流涕,說是爸爸媽媽接受他了。(他在做白日夢!) 我原本也要相信他的說法了,不過就在見過美豔大方的”酪梨壽司”網友後,姐姐竟然告訴我,當時在車上偷看的爸媽一口咬定這位美女一定就是我那沒有公開的女朋友了。而我們因為長距離戀情所以無法常相廝守。(這又是哪門子的邏輯了,我應該開始限至他們不要看韓劇了。)

而最扯的是,在台北的那幾天,我都跟Joe住在晶華酒店沒回家,而且房間還只有一張床,我真的很懷疑是父母親的智商真的太低,還是他們掩耳盜鈴的功夫太過高深。

這幾天,從來不曾打電話來美國的媽媽頻頻來電,說是他們朋友上次在台灣不小心看到我,知道我尚單身,因此主動替他們在加拿大剛拿到博士學位的女兒來提親。這是什麼年代ㄚ?怎麼還有這種事情發生勒?對方說,因為唸書的關係,所以耽誤了婚事,現在年過三十了,因此有些急了。老實說,照片上看來也算是個美女,其實真的應該是不需要著急的。

但對方開的條件極佳(真的像在買女婿),首先就有紐約曼哈頓的房子一棟,再加上娶了對方就有綠卡了,害我差一點就心動起來了。媽媽要我好好考慮,也許會是個Good Match。

不過親愛的爸媽你們也幫幫忙,我的Gay氣指數雖然說沒有到九或十分,但至少也不會少過級格數六吧 !我在電話接到手軟之際,也就只能請萬能的姐姐出馬幫忙擋一擋了。姐姐笑著回我,至少這次比上次要把我賣到”匪區”去娶那個蘇州姑娘要合理多了。(上次因為還沒畢業所以逃過一劫。)唉!Gay路長漫漫,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父母親所謂的Good Match要錯過勒!

後記:

這樣吧!下次如果是像照片上一樣的可愛猛男,那我就照您佬的意思做好了!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次回台灣
想著要好好來做一次身體簡檢查
剛好乾媽從南部北上為舅舅作壽
而乾媽提及最近身體極為不適
經常腹漲無法進食

因此我便建議她與我一同去醫院做檢查
醫生聽了她的敘述後便要為她照超音波
而且安排馬上做
所以當我們拿著報告給醫生看後
醫生說要馬上住院檢查時
我便心生不好的感覺

折騰了幾天
就在我要上飛機的前一刻
報告下來了
是肺癌第三期
醫生說大約是六個月至一年

乾媽本身並不知道
因此
當我去到醫院跟她道別時
我竟有一種悲從中來的哀傷
不知此去一別是否將是我們的最後一面

在飛機上
我一直在想
以前回台灣總是能無所眷戀的回到美國
因為不是尚在就學就是在考會計師
總還有未完成的任務等著完成
因此回美國就變成天經地義的事

可是這次卻不相同
所謂在美國的階段性任務皆已完成
那麼除了在彼岸等著我回來的Joe之外
我是否真的有回美國的必要性

看著母親因著連續喪父失姐妹的悲傷而衰老
再加上她最親的妹妹也得了癌症
讓我這次回來的路上頻頻怯步
不知此去再回
又將會是哪一翻局面

出門前跟母親擁別
我們抱的好久好久
因為在這次的擁抱裡
有太多太多言語所無法表達的情感在其中

今天上網去預購Sting 明年三月的Sacred Love Tour演唱會的票
在定票的同時
我不禁想著
明年三月是否人事依舊

而我又是在台灣還是仍在美國

在這樣的想著想著的同時
忽然就覺得
這樣的預約未來真是好生大膽

因此
我閉上眼睛深深的許了個願
“希望明年此時所有我愛的及愛我的人
都能健康快樂”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台灣
如果要吃速食
除了西式的麥當勞溫蒂或是KFC外
中式的就是三商巧福

記得唸大學的時候
吉野家從日本正式登陸

每次星期天禮拜完
媽媽如果不想下廚
我們就會全家去就在教會隔壁的吉野家吃午餐

說來吉野家的東西也不算難吃
有小朋友愛吃的蒸蛋
我們大人可以吃”每一口吃起來都一樣”的牛丼

而且更好的是它開24小時
所以去吉野家吃飯是我在台灣的生活之一

去年
紐約在Time Squer附近竟然也開了一家
挪大的招排懸在42街的街頭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一方面怕它飄落異鄉變了味
一方面又怕勾起自己的鄉愁

我終於還是進去了
還是點了一份牛丼飯

吃了一口

不愧是日本人開的店
果然還是每一口都一樣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有邏輯的愛情

剛剛上完邏輯課
一路上想著剛才老師的話
老師為了要讓我們明白一到題目
他舉了個例子
他說如果有一個男生向一位女生說
我今生非卿不娶
那麼唯一能証明這件事的方法只有一個
就是那個女生不要嫁給他
然後用一生來証明這件事的真偽

當然
這個例子很可笑
可是也很發人深思

我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想起馬奎思的愛在瘟疫漫延時

小說的男主角和女主角
在年輕時偶遇而相愛了
可是女主角在父親的苦心安排下
終於還是嫁給了有錢的醫生

於是男主角從此努力賺錢
終於也算的上是富甲一方

五十年後女主角的醫生丈夫在一次意外中死亡
女主角的世界噸然失衡
子女已成家立業
而她終身依靠的伴侶卻早一步離去
女主角只有黯然的活著

而就在女主角辦完丈夫喪禮的同時
男主角卻出現在葬禮上
等到喪禮結束
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
他向女主角祈求一段遲到五十年的回應

當然
故事最後女主角答應了男主角的求婚
一起搭上遊輪結婚

就在這時
遊輪上卻開使漫延著致命的瘟疫
所以他們只能在海上飄流
永不得靠岸

船長問男主角
他們這樣飄流可以多久
男主角看著女主角
以一種愛而堅定的語氣回答
永生永世

我一路想著
這就是異性戀者最引以為豪的愛情

他們的愛情可以是五十年的等待
他們的愛情可以是超越生死的

而我們呢?
我們這些失去羽翼的天使
我們除了多愛而殘忍
還有什麼是可以拿出來誇口的

我捫心自問
原來
我不期望一段五十年相守的愛情
我所求的只是一顆真心對待的心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海市蜃樓的愛情

這是來倫敦的第一天清晨
這裡的九點是費城的清晨四點是台北的下午四點
我帶著不知道是哪個城市的時差迎接著雨霧混雜的清晨

中午過後坐了地鐵去市中心
第一站便是心宜已久的聖保羅大教堂
這座教堂與義大利的聖彼得大教堂在方位上遙遙相望
像是兩位聖者個自守住歐洲的一角向天朝拜

多年沒有出門旅行
早已忘卻自己的腳力是否能負擔這緣向天際的階梯
等到爬到半途發現手腳發軟時卻已悔之不及
這裡的階梯只有進沒有退
只有爬到最頂端時
才能由另一邊攀緣而下

我困在這羅馬式建築的階梯中
進退不得
想起我的愛情
我總覺得似逆水行舟
只是如今退就讓它退吧
但此時我卻只有前進分豪沒有商量的餘地
那麼是否我多年來僵持不下的信念也該在此時放棄而勇往直前

從教堂的頂端鳥瞰倫敦市
這一個我嚮往許久的城市
這一次會給我些什麼樣的回憶與沖擊

我在倫敦的雨霧中
彷彿看見了我從不相信的愛情
那會是真的嗎?
還是只是另外一次的海市蜃樓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飛了十九個小時
又回到了地球另一端
這個容我身之城市

每次回台灣總是匆匆忙忙地
見了些人看了些電影
完了一些心願
感謝一些人
愛上一些人
然後再帶著一些遺憾離開
期待下一次的回家

-S-
登機前在機場的玫瑰唱片行買了一張楊乃文的CD
赫然發現你的名字在上面
這三年我們各自在不同的城市實踐我們的夢想
我的夢將圓了
你呢?
你在地球的另一端的巴黎
是否也找到你心目中所想的藝術天堂?
你的畫展今天在巴黎開幕了
你畫了些什麼?
是你無法言喻的寂寞?
還是老僧入定的豁達?
五月巴黎見
我一輩子的朋友

-J-
布袋戲裡
我們是無話不談的戰友
現實裡我對你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從不對我的荒唐的行逕苛責
你從來就只是靜靜地聽

每次回來你總是陪我最多的朋友
剛剛在機場的電話裡你笑著說你是捨命陪君子
我回你
捨命是真的只是陪的倒不是君子

認識你也五年多了
我只能說
同志這條路有你一路伴來我並不孤單
謝謝你
也祝你下星期的旅途平安


-D-
臨行前的那晚
你說要見見我
因為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我淡笑說
如果當年你的不告而別也能像現在這樣周到那該有多好

見到你
你跟當年離去時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你遞上一張蝴蝶夫人的CD說是你聽過最好的版本

你開著車
問我想去哪裡
我說這次回來一直想去吃民生西路的肉粽跟四神湯

吃完的路上
你問我真的覺得好吃嗎?
我滿足地笑著說真的很好吃
你搖搖頭說不知道好吃在哪
路過一家魚翅店
你說那家的魚翅才真是好吃

我知道我們漸行漸遠了
當兩條垂直線過了交錯點
我們就該放手讓對方離去了
現在留在心中的只剩蝴蝶夫人臨終漸漸微弱的歌聲了


-?-
坐在舊金山的機場聽著黃小琥的CD
聽著最後一首歌竟想起了你

想起你
想起了這次圓了一個半年前的承諾

那晚
台北雨後的午夜裡
我在電影院裡旁邊坐著看過八次的你
我感謝你如此善意的回應著我的友誼

這樣也好
朋友總是會長長久久地
有一個這樣興趣相投的朋友
也算是人生的另一項財富吧
你說是吧?


-E-
我們依舊像在美國一樣的通著電話
你說今天起你就自由了
你放下一切你放不下的
如今你換來你渴求已久的自由
你問我
你該做什麼來打發這日復一日永無休止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
只知道我為你高興因為你終於自由了
自由是很昂貴的
所以也願你有足夠的智慧享受你的自由



好多人在生命裡來來去去
好多事變化萬千
下一次
下一次再見
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祝福所有在我生命中經過的朋友
謝謝你們豐富了我的生命
下次再見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跟友台的素素交情好
所以文章總有他和他的他
這樣的友誼是來自上天的祝福


販賣的愛情

一直以來以為愛情是無價的是不可販賣的
但是最近卻不這麼覺得

以前在台灣
看著日劇精心安排的劇情長長感動的無以莫名
那種相愛又不能在一起
因誤會而分離的劇情
竟慢慢的轉成現實生活中的實況
漸漸的
我開始相信只有無法相依相守的愛情
才是刻骨銘心的愛

現在在美國
美國的社會是不販賣情緒上的愛情
所以你不會看到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這種鬼話
但是美國確實也販賣愛情
這裡販賣的愛情更是有價
愛就買東西給他
越貴就表示你越愛他

我在這種有價的愛情市場裡
漸漸地看淡愛情
原來這也就只生活的一部分
跟吃喝拉撒是一樣的
只是有的貴有的便宜
買的起的時候就買貴的
買不起的時候甚至可以不要

就這樣
愛情的價錢就這它變的越來越俗氣了

打開電視
重看著”戀人啊!”
那種精神層次的愛情販賣再一次衝擊著我的胸口
那驚嘆號的必要存在變成了愛情的最佳註解
絕望有限的愛
才是最美的愛

素素說
他望著風采玲離去時那一步一回首的身影
忍不住的掉了幾滴淚
我蚩笑他說那是因重獲自由所引發的喜極而泣之淚
但我卻知道
這樣的離別才是愛情最值得販賣的商品

麥當勞式的愛情絕對不敵那精緻法式美食
吃膩了漢飽的我
也許渴望著一頓精緻的臺式愛情吧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戀人啊!!!!!!!!!!!


鬆線的愛情




生活就像一本被數蠹侵蝕到千瘡百孔的書
所有的過去與記憶隨著時間一一被磨蝕殆盡

記得曾看過一部電視劇
裡面的女主角說了一個故事
她說她在21歲那年曾經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
對方是一位已經訂了婚的男子
因為政治與經濟的考量
男子是怎麼樣也不能退婚娶她的
所以這場戀愛不管是多麼的壯烈終也不過是個笑話

那年的聖誕前夕
女主角買了一件黑色的毛衣要送給她男朋友
可是因為分手的突來乍到這件黑毛衣就因此沒有送出去

女主角從此就將這件黑毛衣帶在身邊
只要遇到合意的對像
就將黑毛衣拿出來比對一番
希望有一天能為黑毛衣找到新的主人
就這樣這件黑毛衣跟著她四五年
一直到她漸漸忘記那男子
她才將黑毛衣收進衣櫃的深處

我自己在想
每個人的心裡其實都有一件黑毛衣

每當我們周圍的人擦身而過時
或多或少我們總忍不住地將黑毛衣拿出來比試一翻

好玩的是
總有一些被量身的人會像灰姑娘裡的試鞋者
硬是要將這不合身的毛衣穿上
或者大或是小

而毛衣在年復一年的試穿後
就也開始鬆線變形了
甚至有時候連我們自己都不記得毛衣原來長的是怎麼樣了

我時時拿出我的毛衣來比試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所有的感動都消失了
那麼
活著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失心的心

不知道你是否有這樣的經驗

有時
在來來往往的人群裡
你會忽然看到心中底層深埋的那個他

也許
他正在對街的馬路上與人談話
也許
他正在付錢買水果
或也許
他在前方你們最愛的咖啡廳裡喝咖啡

但是
等你發足狂奔往前而去時
他不是已經不知蹤影
就是你看錯人了

此時
被深埋底層的他
又再一次成功的突破了塵封的記憶

悲哀的都市戀人們
總有種無處可去的無耐
甚至在精心計劃的討論後
約會最後總是不出幾個地方
去誠品看書
去華納看電影
去陽明山洗溫泉
去九份吃竽圓
去竹子湖看夜景

去的地方越多
心裡包含的彼此的記憶也越多
等到下一段戀情來到時
你會只想待在家裡
因為
不管你走到哪裡
你們倆共同的記憶也在那裡

它如影隨行陰魂不散
將過去的快樂與現在的失落
強迫性的重疊對照一再放映
直到你衷心地不再相信愛情

不是你身邊的他不夠好
不是他不能給你快樂
而是
心裡的所有關於愛情的記憶體已經滿了
你已無法再裝進任何的感動了

幾次的戀情下來
你變的不愛出門了

你的愛人會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你除了上班或吃飯你哪裡也不想去

你無法回答
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因為
此時等愛的心已經全然被挖空了

那顆在你左胸膛跳動的心臟
只是一顆會跳動而沒有感覺的器官罷了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感之一
藉著感覺
我們活在這流動的城市裡



味覺的年代


幾乎已經忘記這個城市了
所有的記憶好像前世般的模糊不清


我在這城市遊走
不用記憶而用五感
姐姐問我
為什麼要專程的跑到一些地方去吃東西
我回答
因為
只有這城市的味道才能讓我的記憶再次復活


1996年的10月我巴黎回來
Robert到機場接我
一個月的旅行讓我足足瘦了8公斤
Robert心疼的看著我問想吃什麼
我脫口而出說想吃四神湯
他二話不說的帶我到民生西路和承德街口
去吃四神湯和肉包
往後的半年
我和他總是半夜驅車去吃那一碗料多的湯


1997年的3月
Robert告訴我
他決定還是該結婚去
那時我的嘴裡還有一口九份粉圓
我嚥下的剎那間竟有一絲的苦味
從此
每次吃到九份粉圓
那苦就在嘴裡濃的化不開


1997年的7月
川田來公司找我
他問我想吃什麼
我說就吃日本料理吧
你是日本人
你一定知道怎麼點菜的
我還記得
他是怎樣將香魚的刺全部挑盡
將苦的部份去掉
然後才送到我的碗裡
我還記得
那一次
我以為我找到了我的幸福
從此
我在找一個能幫我挑去苦味的香魚食客


1997年12月
我在羅馬(bar名)狂飲著長島冰茶
那混著六種酒的液體在我的體內四處亂竄
午夜2時我在明耀百貨的巷口
哭到跪地不起
從此
從此我愛上長島冰茶


1999年1/1
新的一年到來
剛在Funky跟小邁倒數完
跟J到林森北路的苦茶之家吃冰糖蓮子
那蓮子在一月的冬季裡冰鎮的剛好
離開時發現手機忘在店裡
趕著要回去找
J卻笑著拿了出來
那一夜我們從林森北路一路走回家
他不知他撿到的不只是我的手機
還有我那顆塵封的心


整個1998年
常吃著紅豆餅
因為素素愛吃
所以每次只要有經過紅豆餅的攤子
他就一定會買
那一年
跟著他和風采玲吃了許多的紅豆餅
2000年的春天
我在紐約驚見紅豆餅
一個賣一元美金
我站在街頭吃著屬於台北的記憶


我有一個朋友
他和他的男友立下一個目標
要睡遍台灣所有的五星級飯店
所以他們時常出遊


我靠著味覺記錄著我的過去
每每當那熟悉的味道滑下咽喉
我彷彿可以清楚的嚐道那過往的記憶
而這次
我會清楚的記著永康街的芒果冰
記得那滑下食道的剎那感動


畢竟
這是個味覺的年代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音樂
對我來說不只是音樂
是另一種形式的生命



與大師相遇


晚上
換上櫥子裡最正式的服裝
灰藍色的襯衫
暗紅色的領帶
和全套的黑色小領西裝
以及一顆高興的心
去聽
馬友友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是由六個組曲所組成的
每一個組曲則又分成六個舞曲
曲風包含
前奏曲
阿勒曼舞曲
庫朗舞曲
薩拉邦舞曲
小步舞曲
布雷舞曲
及結尾的吉格舞曲

今晚演出的是1-3號組曲
我坐的位置還算不錯
從近距離看著馬友友的演出
內心隨著音樂振動不已

第一組曲時燈光昏黃
馬友友稱此組曲為音樂花園
在馬友友魔力般的雙手下
音樂如泉湧般的花朵綻放在心靈的深處
他那認真的表情忘我的投入
以及不時展現出的半仰躺的拉法
有時會讓人以為
他是用他的意智力在操縱琴音

第二組曲一開始
全場的燈光熄滅
只剩下兩盞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
馬友友拿著許文龍借他的紅色大提琴出場
大提琴在燈光下耀眼的發亮著
這組組曲是象徵著悲劇
琴音在馬友友高超的技巧下
顯的幽揚而清越
在第三段舞曲的終末
馬友友閉目仰天而拉
琴音一直高揚
我的心隨著音符飛翔
在馬友友專注的神情中
我們一同在極悲的音樂中看見了天堂
這 應該說是神乎其技了

中場休息後
便進入了第三組曲
馬友友一坐定
便馬上褡弦而拉
登時
舞台上飛舞著各式各樣的精靈
這組樂曲馬友友稱他為跳躍的舞台
而他也真的透過琴音給了聽眾一個跳躍的舞台
他時而閉目
時而彈腳
幾次差點離了坐椅
他一次又一次的將音樂舞到最頂點
然後瞬間滑落

音樂最後在一個戲劇性的滑音下劃下句點
全場掌聲如雷
他一共謝幕九次
又拉了兩首安可曲
然後離開音樂廳到廣場向廣場數萬名的聽眾致意

我看著他的身影
一種大師的風範在他身上油然而生
溫和而飽滿
謙恭而不滿溢
我想今天他能在台上傾倒眾生
是因為他從兩歲開始的努力
是他的努力不懈使他成為大師
是他的契而不捨使他的音樂不朽

今晚能與大師相遇
我覺得十分滿足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暗戀
一種酸甜的滋味
只有當事人知道
所以永遠無法與人分享


歲月流轉的暗戀年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竟然染上了暗戀這個對人無害的壞習慣

高中時
喜歡班上一位練空手道的同學
與慘白瘦弱的我比起來
他的結實與充滿爆炸力的活力深深的吸引著我
雖然我們不應該有什麼交集
但是我卻讓自己成為他至今仍視為知己的朋友
我們一起唸書
一起回家
與他在一起沒有人敢欺負我
與我在一起也沒人能佔他任何便宜
我們就好像互補的缺角補著對方的不足
然而
等到他視我為生死至交時我對他的迷戀卻也煙消雲散

大學時的我還是抗拒成為同志的可能
可是又不由自主的又喜歡上班上一位同學
他是爛好人不懂的拒絕別人
所以總是有許多混亂的局面等他收拾
我總是安靜的幫他收好一切可能的殘局
一起修的課他總是很少出席
我總是將筆記和重點整理好
送到他住的地方然後安靜的離去
他身邊的朋友總是有求於他
但是對於這樣一個從不開口要求幫忙的朋友
他顯的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他曾跟其他的朋友說
對於我 他實在不知如何建立友誼

上班後
我認識了另一個部門的一個主任
他是大我九歲的學長
英俊挺拔幾乎是公司的形象
因為業務的往來
我們經常有機會見面
平常話多的我
每每在他面前總是大舌口吃
對於所有的人我是公事公辦
對於他
我是公私不分能幫就幫
這樣的暗戀一直到離職後再見到他時依然會臉紅心跳
甚至日前聽說年過四十的他依然未婚時竟仍會有些許的悸動

等到自己承認自己是同志後
每到一個新的環境一個新的公司一個新的團體
我便會找一個讓我心動的暗戀對象
讓他成為自己每天出門的動力
然後再慢慢的接近他們讓自己成為他們的朋友
但是
暗戀有一個重要的遊戲規則要尊守
那便是你儘可能讓對方知道你對他很好你願意為他赴湯蹈火
但是 千萬 千萬 不可以讓他知道你對他的遐想

這幾年
公司實在缺乏暗戀對象
所以也只能偷偷欣賞同大樓的帥哥
每天只要能偶遇並看到他
都會提振許多的上班士氣

最近辭職後在補習
在第一次上課便注意到一位吸引我全部目光的帥哥
於是我開始努力早到
每次挑位子總是挑黑板老師他與我成同一斜線的位子
這樣我就可以一邊上課一邊看著他看著老師
幾周下來
久練暗戀神功的我終於也跟他共進晚餐並且拿到他的電話了

不知是上天的安排與否
因為他是國際導遊所以一進入暑假後有許多時間要帶團
因此他將錯失許多的課
此時遵行暗戀守則的我便自告奮勇的幫他錄音
可是
因為上課見不到他因此也有些落寞
上周我的課程終於結束了
而這一次的暗戀史又告一段落
朋友問我
愛這種沒有回應的愛有什麼好玩的
我說

沒辦法 誰叫我是暗戀之王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