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張床渡到另一張床

從一個胸膛倚到另一個臂膀

他放縱自己 盡情享樂

過著末世紀降臨的狂亂生活

今夜

今夜十二點

他將站在紐約的時代廣場

與全世界一起迎接新世紀的來臨

是世紀的新生

是他的重生

而 此時

將是末世紀最後的巴洛克戀情




末世紀之巴洛克愛情事件




La Tebaldi 激揚幽怨的高音正如穿越雲層的雀鳥節節攀昇
床上交織的軀體也緊密的糾纏在一起
喘息聲 汗流聲 混著巴洛克的樂音模糊了他的聽覺
此時 不管末世紀是否將來臨
不管生命是真還是假
只有身體的感覺是真實的

聽著男人的喘息聲 觸著彼此身軀的汗水
吻著濃蜜的雙唇 嗅著迷漫的賀爾蒙
看著用靈魂與魔鬼交換來的禮物

此刻 他真切的感覺到
原來 自己真的還活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水順著髮稍流下
穿過他的額頭 他的胸膛 順著腹部往下流竄
他虛弱的靠在牆上
讓水沖洗著他身體的污痕 沖洗著他喪失靈魂的身體
他是那與魔鬼打交道的浮士德
今夜
再次從魔鬼那裡支取他應得的禮物
反正
失去的是一個早已死去的靈魂
那麼 於他又有何損失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前初到這個國度
一切是那麼的陌生與無助
陌生的街頭 陌生的人群
擦肩而過的臉孔讓他陷入極度的孤寂
他在學校晃蕩 在城市游移 搭著地鐵 換了火車
回到空蕩蕩的屋子 煮著一桌子的菜 聽著 La Tebaldi 的歌劇選粹
與自己的寂寞共進晚餐

常常 是那麼的常常
當蝴蝶夫人自盡時 他會對著滿桌子的菜 痛哭失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失去了一段八年的戀情
台北 這個伴隨了他1/3世紀的城市再也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管他東區還是西區 陽明山 木柵 還是天母
Thomas 的魂魄如影隨形的緊跟著他
他像是中邪似的失魂落魄
他已經在這裡耗盡他所有的真元
他無力也無法在這個與Thomas 擦肩可及的空間中生存下去

這個城市 失去了它應有的色彩
他在每個過往的的人群中追逐著Thomas 的身影
他彷彿看見Thomas 的笑容
這裡 那裡 無所不在
他迷失在來往的人群中

常常 他發現自己站在路的正中央
人群 車流 在他身邊消逝而過

他環顧四周 卻不知道自己 身在何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異國的城市以它嚴謹的姿態迎接他的到來
異鄉的初秋 樹葉一夕變黃
他站在樹下看著金黃色的葉片 片片飛落
有時一陣風捲起滿地的金黃
他像是站在飄滿冥紙的風中
弔祭自己早夭的靈魂

一夜
半夜驚醒
看見窗外漫天紛飛的大雪
他穿著單薄的衣裳駐立在風雪之中
今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早
鮮少下雪的城市
以及膝的大雪向他宣告末世紀的來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從不參與這城市的的戀情
他總是一身素黑的穿梭在這個城市中
朋友們總戲稱他是”神父”
但 他是 柄棄了人間的情愛追逐
將餘生交付在與魔鬼的交易之中

看著來往的白色人種
Thomas 的靈魂已被他鎖入潘朵拉的木盒中
他將自己的五感一併藏起
他告訴自己
他將在這裡再世為人
他用靈魂與撒旦交換全新的感覺
他要重新使用五感 去聽 去聞 去觸 去嚐 去看

他就像新生的嬰兒一般
重新去感受自己的身體 放逐自己在肉慾的時空中飄流
他要餓了就吃 渴了就喝

只有身體的感覺能告訴他 他仍然還活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決定賣掉他與Thomas 共存八年的房子
這個屋子裡有太多的的回憶
他無法一一去面對這迎面襲來的苦痛
他們共同選購的沙發 他們共同喜愛的CD 他們的照片 杯子 與盤子
他無法停留在這失去生命的空間裡
他躲在酒吧裡 用酒精將自己灌醉 讓吧台用計程車送他回家

有時 半夜醒來
他會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直到空氣中傳來Thomas 的氣味
他才又開始痛哭失聲 趴在廁所將自己的心肺吐盡 才又悠然睡去

他請朋友幫他將房子處理掉
並處理掉所有的東西
帶了証明他還活在世間的文件離開了他了過去
失去了Thomas
那些東西就再也沒有任何價值了

他無法在面對與Thomas 有關的一絲一毫回憶
一切都必須徹底的從生命中清除

只有這樣
只有這樣他才不會讓自己就這麼的死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開始習慣性的往來於這家咖啡廳
帶著他的課本和他的電腦
往往一整天就這樣過去了

看著進進出出的人群
他們與自己體內流竄著相同的血液
他們一樣將自己交與魔鬼 只為享受同樣溫度的男體
他在他們身上看著歲月的雕工
他知道他們都在跟歲月賽跑
爭取那永恆的容顏
青春對他們來說 比千萬年來的重要
就像這家咖啡廳的店名 Millennium
千萬年 千萬年如一秒的容顏才是他們所追求的

人的千萬年不過是上帝眼中的一秒
那麼 他在這裡所失去的這短短幾秒就又何妨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辭去了作了九年的工作
兩個月過去了 回到了公司
他知道自己無法再繼續工作下去
他一向自律甚高
與其擔誤公司的工作不如就此收手離去吧!

同事看著他的轉變
他似乎一夕之間蒼老了許多
眼中自信閃耀的神彩也消失無蹤
老闆極力的慰留 要他去渡個假休息一下
也許 回來之後便能重新充電

但他知道他失去的不是休息就能挽回的東西
他 失去的是使他的心跳動的血液
如今 他只剩下一顆乾枯垂死的心
而這世間
再也沒有任何力量可以使它重新跳動

他想
也許 也許離開這個城市
也許 也許他可以再找到一個使心跳動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開始與人交往 出賣自己的靈魂
從一張床渡到另一張床 從一個胸膛倚到另一個臂膀
放縱自己 盡情享樂
過著末世紀降臨的狂亂生活

他用著與魔鬼換來的五感 感受著生命的存在
藉著身體的極大快感
他知道自己還活著

但是 他不要自己還活著
他寧願自己隨著賣掉的靈魂一同死去

他再次打開潘朵拉的木盒
將自己與Thomas 同時放出
前世與今生雜沓而來 誰是前世? 誰是今生?

他刻意的狂亂雜交 他要致自己與死地

末世紀就快來臨了
他期待著自己的毀滅
他要與這個Thomas 同存的世紀一起消逝 一起魂飛魄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像逃難一般的逃離這個城市
挪大的行囊裡空無一物
他要重新開始
他要忘掉Thomas 他知道這是他所能為Thomas 做的最後一件事

他飛越千萬里
來到這個物換星移的國度
他要重新過著沒有Thomas 的生活
他要向世間討回最後的公道

他狂亂的做著愛
他已經分不清處到底有多少人在他身上遊移
他也不清楚他的五感在觸碰著中樞神經的哪個部份

La Tebaldi 的高音再次穿越人群到他耳中

黑暗中他看見Thomas 的笑容
他看見Thomas 伸手向他走來
他用生命向魔鬼換取的死亡 終於來臨!

他再也不要獨活了
他用這兩年的贖罪來求得Thomas 的諒解
如今 他不再是那個唯一在車禍中獨活的負心漢

末世紀的鐘聲響起
飛越了大半個地球
他終究還是與Thomas 相聚在一起了

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

至少 至少 他們將可以永不分離

至少 至少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書書 的頭像
書書

Fantastic Dreamer

書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